[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兽化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兽化中国

   
   
   东海一枭(广西)
   
   

   老枭曾骂中国人为《中国猪》,骂知识分子为《知猪文犬》,大触一些网友之怒,认为我丑化、侮辱中国人,殊不知我已是笔下留情。当今中国人岂但猪化犬化范围广,而且兽化者亦唯我独多。猪无尊严,犬多奴性,固然可耻,比起豺狼般凶残恶毒丧尽人性的“两足兽”来,已是佼佼者了。且来看看兽化者的兽性兽行吧:
   
   一大学生因同学嘲他打牌作弊,也杀四人;一男子只因为女儿尿床不敢说实话就活活把女儿给打死;一男子因夫妻矛盾,不仅杀妻,而且炸了一座茶馆泄愤,导致14人死亡,29人重伤;一女白领将千里迢迢登门探病的女友设计杀死,盗走存款,并将尸体煮烂以图灭迹…。类似灭绝人性的人物、血腥残酷的故事,到处都在上演。婚姻家庭纠纷、邻里矛盾的小事往往演变成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的刑事犯,十几年来凶案不断增多,凶手们手段之毒辣,用心之邪恶,往往出人意料,触目惊心。
   
   杀人、爆炸、投毒、放火、绑架、强奸、抢劫等六类手段致人死亡的命案层出不穷,仅已破案、被媒体曝光的,就巳数不胜数。据报道,打击重大杀人犯罪尤其系列杀人犯罪是全国公安机关2004年开展的一项重要专项斗争。北大高科承担了全国系列杀人案件信息系统的建设工作。该系统2002年4月正式开始运行。各地公安机关积极进行杀人案件信息数据采集工作,截止到9月,信息库已收录案件立案记录47363条,破案记录18229条,犯罪嫌疑人23691名。短短5个月立案近两万起,还有因各种原因未被立案的呢?
   
   又据新华网北京2004年8月24日电,公安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了专项行动取得的几大战绩:1至7月,全国共破获故意杀人、以爆炸、投毒、放火为手段和以抢劫、强奸、绑架为目的的命案15287起;1至7月,全国共抓获网上命案逃犯5386名;1至7月,全国共破获2004年前的命案积案3353起;1月1日至8月16日,全国共破获跨国、跨省、跨县市区的系列杀人案件50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59人…。报道是正面表扬稿,但几个数据无意中泄露了命案发生率之高。
   
   杀人的动机原因千奇百怪,有的干脆就没什么明显的原因,就是杀人为乐,杀人上瘾。有关媒体报道过一系列变态杀人的恶性刑事案件,著名的如: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犯罪嫌疑人黄勇,从网吧和游戏机室内先后骗出并杀害了20多名中学男生;河南省另一名“杀人狂魔”,从2001年起在安徽、河南、山东和河北4省连续作案,先后杀死65人,重伤5人,强奸23人;广东一对男女先后劫杀10余名女青年等等。
   
   2004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建明向媒体介绍,2004年以来,一些地方火灾、危险化学品泄漏、爆炸等重大公共安全事故连续发生,危害社会治安的严重暴力犯罪、尤其是校园、幼儿园的暴力抢劫、杀人案件在全国各地不断出现。最高法院将把校园、幼儿园杀人案件作为审判重点。可见相对安全的校园、幼儿园也飘荡着血腥味,成了“两足兽”出没的场所。
   
   为什么中国人素质越来越低下,厚了脸皮黑了心肠,普遍地兽化魔变?为什么当今社会会涌现那么多暴力、凶杀和变态杀人狂,凶案发案率持续十几年居高不下?有专家解释,社会从低水平向高水平进步时,犯罪率必然增加。结论是:社会越前进,经济越发展,就越要抓好人的道德教育。这是在胡扯。抓思想工作道德教育不正是中共的绝活吗;又有专家分析,主要是在当前社会转型期,因为社会分层和分配差异而导致的各种社会矛盾和积怨有所上升,一些人的心理发生变化,甚至扭曲、变态。心理和社会是导致变态的两大因素。中国精神病的患病率名列世界前茅。去年十月,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对媒体说,全国各类精神病的患病率已达千分之十三点四七,共有精神病患者一千六百万人。这当然说的不错。只是对于社会因素过于轻描淡写,而且放过了最重要最根本的主因。
   
   法国的路易斯-博洛尔指出,在一个国家里,政府的品质总是影响并成为该民族性格品质的模型。恶劣政府造成的后果是人民道德水平的普遍降低。恶劣的政治道德象瘟疫一样传染给人民,于是,人民也慢慢地习惯于冷漠、残忍和不讲正义了(路易斯-博洛尔《政治的罪恶》)。暴力、凶杀和变态杀人狂等丧失人性的冷血恶行,则是残忍的极至。英国塞缪尔-斯迈尔斯则说得更直捷:暴力政策往往招致更大的抵抗。人们一旦被暴就会滋生抵触情绪,时不时以凶残、憎恨、邪恶、犯罪等方式爆发出来。这就是暴力政策在一切国家、任何时候所产生的结果。(塞缪尔-斯迈尔斯《人生的职责》)。
   
   中共政策和意识形态之暴力程度是空前的,其残忍血腥草芥人命为任何凶手杀手变态杀人狂所望尘莫及。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四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在“三反五反”中,有32万3千1百余人被逮捕,280余人自杀或失踪;在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有5千余人被牵连,5百余人被逮捕,60余人自杀身亡,12人非正常死亡;在随后的“肃反”运动中,有2万1千3百余人被判死刑,4千3百余人自杀或失踪。”、“文革,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万1千2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 六、四血案全球震惊。法轮功学员至今还在遭受迫害…。据世界权威资料统计,从1949年以后,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过中共的直接迫害,因镇压、迫害、和饥荒而死亡的中国人,高达6,500万,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的总和,创下了历史之最和世界之最。大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内斗不断、自相残杀的历史。
   
   在这样抑善扬恶、与人为敌、滥杀无辜、涂炭生灵的野兽组织豺狼集团的领导下,在这样的“国内霸权主义、国内恐怖主义” 统治下,人命如牛马,如草芥,如泥土,邪恶自上而下漫延,渗透每一个阶级,渗进社会的角落,所有道德规则都已失效,一切原则都被废除,人生只有利益,社会成了战场,厚黑哲学横空出世,仁义礼智信等传统美德成了笑柄。同时,经济发展的成果被特权集团无耻掠夺,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各种社会矛盾、官民矛盾不断激化,怨气戾气弥漫。生趣太寡,死志易盟,自己都不想活了,还会珍惜别人的生命么。于是,中国人在家畜化野兽化的道路上飞奔前进,轻则猪犬,重则豺狼。任何社会皆有豺狼般的恶棍,中国特别多。豺狼中的强者昂首成了公仆款爷成功人士,弱者隐形于江湖草莽,一旦张口向更弱者,报复社会,杀人、爆炸、投毒、放火、绑架、强奸、抢劫,便是凶手杀手变态杀人狂。呜呼。
   
   这是一个恶兽特多、凶魔出没、天灾人祸、层出不穷的社会,毫无安全感可言。除了遭受公仆公安、国家机器的压迫乃至镇压之外,人们还要防范来自于因饱受剥削迫害而灾难深重的弱者的变态疯狂:谁知道下一个兽化魔变的是谁、下一个遭受飞来横祸无妄之灾的又是谁呢?
   
   (作者原名余樟法,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
   --------------------------
   原载《议报》第18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