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东海一枭(广西)
   

   
   信者,讲信用,有信誉,说话算数也,为人之基本原则也。人无信不立,做人做事做官做生意,都缺之不得。缺之,别说做“大人”做“老爷”做“龙头”做“圣上”,便是做贼做盗做流氓,也是下五门的小盗贼不入流的小流氓。君不见民国时上海滩那些大流氓,历史上那些大盗大寇,那一个不是钢牙铁齿言而有信?武侠小说中广大武林人士,纵然是邪派魔教黑道大豪大坏蛋,如金庸世界的西毒欧阳锋,采花淫贼田伯光之流,不论如何凶恶毒辣卑鄙下流,头上流脓脚底长疮,有一点却是令人由衷敬佩,那便是恪守诺言,说一不二,言出如山。
   
   信,作为一种美德,一种价值观和“道德法则”,正人君子大丈夫自然如贞洁女子之守身、勇烈将士之守城一般,重之守之,对自己人如此,对敌人也如此。历代霸主奸雄也大多守信不二,一诺千金。不过他们追求的是利非义,是“利益”而非“道德”和“正义”。但如果说霸主奸雄将“信”作为一种权谋和手段的话,那也是一种更高境界的权谋和手段。霸主奸雄,毕竟不凡。我这里讲一个著名的反派人物-----春秋时霸主齐桓公对敌人言而有信的故事吧:
   
   鲁国曹沫是勇士兼大力士,被喜爱有力气的人的鲁庄公任命为将军,与齐国交战,曹沫多次战败逃跑。鲁庄公害怕了,就献出遂邑地区求和。但还继续让曹沫任将军。
   
   齐桓公答应和鲁庄公在柯地会见立盟。桓公和庄公在盟坛上订立盟约以后,曹沫手拿匕首胁迫齐桓公,桓公的侍卫人员没有谁敢轻举妄动,桓公问:“您打算干什么?”曹沫回答说:“齐国强大,鲁国弱小,而大国侵略鲁国也太过分了。如今鲁国都城一倒塌就会压到齐国的边境了(意思是说,你们侵略鲁国已经深入到都城边缘),您考虑考虑。”于是齐桓公答应全部归还鲁国被侵占的土地。曹沫扔掉匕首,走下盟坛,回到面北的群臣的位置上,面不改色,谈笑如常。桓公大怒,想背盟毁约。管仲说:“不可。贪图小的利益用来求得一时的快意,就会在诸侯面前丧失信用,失去天下人对您的支持,不如归还他们的失地。”于是,齐桓公就归还占领的鲁国的土地,曹沫多次打仗所丢失的土地全部回归鲁国。
   
   从今天的眼光看来,齐桓公是在被曹沫暴力逼迫下许下的诺言,完全可以不遵守,不但不用归还鲁国被侵占的土地,而且还可以下令将鲁庄公和曹沫抓起来,并且发兵将鲁国一举消灭----弱小的鲁国本就是齐国手下败将,而今国君和大将一齐被俘,更加非其对手了。那样做,在道义上并没问题:毕竟鲁国“违规”在先、曹沫“施暴”在先嘛。
   
   如站在曹沫立场上考虑问题,则应挟持齐桓公作人质,撤出鲁国,等齐桓公的许诺一一兑现之后再放还。而曹沫却“投其匕首,下坛,北面就群臣之位”,万一桓公变卦,难免危及自己、庄公的生命乃至鲁国的安全。太冒险了。
   
   这个故事见于《史记-刺客列传》又见于《管子》、《吕氏春秋》、《战国策》、《鹖冠子》诸书,可见此事在战国时颇为流行。《东周列国志第十八回:曹沫手剑劫齐侯》中,故事结尾有所不同。“王子成父诸人,俱愤愤不平,请于桓公,欲劫鲁侯,以报曹沫之辱。桓公曰:寡人已许曹沫矣!匹大约言,尚不失信,况君乎?众人乃止。明日,桓公复置酒公馆,与庄公欢饮而别。即命南鄙邑宰,将原侵坟阳田,尽数交割还鲁。昔人论要盟可犯,而桓公不欺,曹子可仇,而桓公不怨,此所以服诸侯霸天下也。”
   
   但不论是主动信守誓约还是听管仲劝谏,权衡利弊之后,齐恒公都“说话算数”了。从眼前看,齐恒公似乎很傻,丢了面子又丢了土地,让曹沫名利双收,得回失地,又一“劫”成名,成了“后世侠客之祖”。但从长远看齐桓公却成了更大的赢家,蠃得了美名美德良好的信誉,从而“九霸诸侯,一匡天下”。那是多么巨大的一笔无形资产啊,“此所以服诸侯霸天下也。” 《东周列国志第十八回》有诗曰:
   
   巍巍霸气吞东鲁,尺剑如何能用武?
   要将信义服群雄,不吝汶阳一片土。
   
   从这个小故事中可见,我们的先人是多么讲究诚信,连以略谋争强的政客和“霸主”都那么践言守约。历史上正派反派人物的守信故事多如牛毛,帝王们更是出言难悔,所谓君无戏言,金口玉言。尽管历代君主没出息多戏言者不少,但明目张胆地以“说话不算数”、“失信于天下”为荣者,那是绝无仅有----仅有发明“阳谋”论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一人也。
   
   老毛以后,中共遂愈趋愈下,从最高领袖到各级领导各级政府机关,轻诺寡信,食言而肥,朝三暮四,朝令夕改,语言巨人,行动矮子,羞耻之心尽丧,狡诈之徒横行,甚至以擅于讲假大空话为能,以欺人欺世为能。党文官腔成了谎言的同义词。“恶劣的政治道德规约象瘟疫一样传染给人民,于是,人民也习惯于欺诈、残忍和不讲信义了”(法-路易斯-博洛尔),上梁不正下梁歪,广大民众自然亦纷纷效颦,自上而下,自官而民,“肛口屁言”、臭屁喧腾,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中国遂沦落成了谎言大国、骗子大国,中共则无愧于最大的以暴力服人、以假话欺人的流氓无赖党之称矣。
   
   诚信缺失已久,诚信之魂兮何时归!
   
   2005、1、16
   --------------------------
   原载《议报》第18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