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老枭严重欠缺“智力容忍度”(不怕人骂,只怕人骂得太没水平),胸中有物,目中无人,对于酱糊脑袋者,不论如何纠缠都不屑理踩。例如小安子提出要赞助我打维权官司,或以我的名义捐助独立中文笔会,得到的答复是:赞助我?你先跪下叩三个响头叫三声枭爷再说吧。你的钱爱乍花乍花,关我屁事,只是别整天捐呀捐呀地拿出来恶心人好吗。

   倘遇能在手下走个三五招的人物,则大喜过望,怜才惜才之念大炽。因此,在“银河”初出山邂逅老芦以来,不论其对老枭是谀词潮涌还是尖酸刻薄,不论对枭文是赞美有加(有大量芦文和跟帖为证,可不仅仅是一篇序枭书之言哦)还是痛骂“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是肾上腺分泌出来而不是大脑制造出来的产物。”(却也不得不承认老枭“帖子贴出来,但见一片喝彩之声”,哈),我都一样尊之敬之。他应该明白,老枭与之斗思斗诗,对其思想之瑕疵和错误不吝攻击,都是尊重的表现。

   遗憾老芦太无知人之明,驴眼看人,总是怀疑或臆断我“不快”了、“大为光火”了、跟他“翻脸”了。太也小眉眼小心眼小家子气矣。还说什么“该同志受党教育多年,阶级立场很坚定,大义灭亲之类的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老枭出儒入佛,乃著名的中华文化卫道士,赞同孔老夫子有差等的爱以及父为子讳子为父讳直在其中矣等等“迂腐说教”,最反感什么“大义灭亲”之类“共产主义精神”了。什么狗屁大义,灭亲就是最大的不义!

   拜读《东海一枭的网络存在价值何在?》,发觉老芦的智力真是愈趋愈下矣,不禁好笑。枭文《击芦笛一掌,为胡平一辨》平和理性地与其探讨问题,芦眼看去却成了“及时出来和我划清界限,痛打落水狗”,"老百姓"说了句枭文是难得的理性的文章,就成了“伪学者真文盲”,而且上纲上线到离奇的地步:“证明并凸显了伪民运确实比现代中共更反动、更邪恶、更可怕的铁的事实。”

   我提醒过他:“千万别把观点之争鸣、网络之戏谑当成什么下流辱骂、攻击、诬陷、骚扰以及花样百出的政治诽谤”、“思想批评与暴力镇压更是风马牛不相及,批评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乃批判的武器,镇压则是古今专制统治者擅长的武器的批判。”可他在同一个地方又摔倒了:“如果中共领袖更聪明些,应该从老芦和老枭的榜样中得到启发,放开言论管制,废除以言治罪,停止迫害异议人士,让以言治罪成为伪民运的专利。”

   以言治罪的专利从来只有专制统治者才有权享受,不知即未掌握国家机器又无武力为后盾的“伪民运”是怎么治言者罪的。哦,据说是“在网上兴大狱,实行红色恐怖”,听起来倒怪恐怖的,不知情者还以为老芦遭到了什么政治迫害了呢,其实不就是一些网民对老芦进行了“批评与反批评”么,即使是“辱骂和人身攻击”,也与以言治罪、红色恐怖上溯八辈子沾不了边呀。请问,老枭对你的批评或反击,对你而言不知属于什么颜色的恐怖?

   打不过就臆断动机、上纲上线、强辞夺理、胡搅蛮缠、转移阵地、故作清高,甚至贬人自吹一通蒙混过关,皆老芦惯技。老枭曾著有反芦系列雄文八、九篇,写到第四篇时,老芦无言可答,乃祭出芦爷特色之大话:“其实跟你说实话,你的反扫荡政论我一篇都没看,因为觉得你根本不够档次”,“要去睡了,懒得跟你多说,”…

   罕见论坛的看一看网友忍不住多次冷笑:芦笛言不由衷,此地无银三百两,老枭的反扫荡四篇,当真没有看过?档次高低岂是阿Q之精神胜利法所决定?芦笛难免让人感觉到黔驴技穷啦!一枭看不出来?芦笛免战牌已经挂出来啦!真是叫人失望,堂堂芦笛大师,原来是个银样腊枪头。原本以为芦能抵挡一气,谁想竟然是如此不堪一击,更有甚者,竟然正路不走走邪道,放风“出尘说他费了9牛2虎之力才绕过了政府几亿美元的防火墙钻了进来,你也在国内,还是个电脑盲,怎么就能天天在这儿泡着阿?”,岂不下作?这仗,我看是打不起来啦!老枭VS芦笛,高下立分!老枭不过四招,已是打得芦笛蒙头转向满地找牙,只能哇呀哇呀说English,转战旧诗古战场…云云。

   我制止了看一看网友插嘴。猫抓到一个大老鼠,得好好逗逗不是?吓跑了他,我没了对手玩儿,岂不寂寞?遍江湖爬来爬去尽是些小毛毛虫,象老芦这样的大老鼠毕竟不多见。哈哈。老芦乃提出转移阵地,与我斗诗。结果撕了三五首又撕不动了。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网英名,几乎毁在老枭手上。危乎险哉。老芦呀,要挣回一点面子,靠不断重复骂对手“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靠演染“网上大狱”、“网上红色恐怖”的恐怖扮演受害者,无用无用耳。再这么笑熬酱糊下去,只怕要落到老枭“智力容忍度”的底线之下了。

   不作无聊之逗,何以遣有涯之生?可惜,配让我垂以青眼挺身一逗的"斗士"太少了。老芦老矣,芦郎才尽,武功渐废,非复当年矛头直指毛共及其党文化的勇不可挡的豪士,非复老枭对手。安得德才兼备的美人或高手出山与我惊世一斗,以慰江湖寂寞?

   东海一枭2005、1、13

   附一:芦笛:东海一枭的网络存在价值何在?- 2005-1-12 21:20 (19 reads)

   老枭曾是我的朋友,但他现在还认不认我这共特为友,就很难说了,因为该同志受党教育多年,阶级立场很坚定,大义灭亲之类的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不管他怎么看我,这次老芦给戴了特务帽子,有一点感触很深,便是终于悟出了老枭的网络存在意义。

   以前老枭不听我的婉言劝止,非要和我过招,逼着我不能不把心里话说出来,告诉他其实我从来认为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让这家伙大为光火,把我过去为他的书作的序抬出来,实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殊不知我跟他说,我写那序言并没说谎,但也没有完全把真话讲出来,不过是有选择地说真话罢了。其所以如此,是因为自幼秉承儒家庭训,在关系到人家的切身利益时一定要以忠厚为本,人家那书是要卖的,我岂能坏了人家财路?此言一出,老枭更是不快,几乎跟我翻了脸。

   不过这小子还是有点气量的。后来他当了研究院院长,给我开了个专栏不说,还弄上一堆谀词,什么"网络之帝,思想之王",让我看了不禁起鸡皮疙瘩。

   可惜老芦乃是"圈不熟"的倔驴,并不会因为人家的好话就改变基本看法,依然觉得他写的东西毫无价值,是肾上腺分泌出来而不是大脑制造出来的产物。现在老芦成了网特,恐怕他那谀词得改成"网络之特,思想万恶"了吧,嘿嘿。

   闲言少说,却说老芦自被革命群众戴上帽子后,感慨万千,老枭还及时出来和我划清界限,痛打落水狗,伪学者真文盲"老百姓"女士还出来大声喝彩,当下就让我悟出了老枭的网络存在价值,那就是他作为生动的人证,证明并凸显了伪民运确实比现代中共更反动、更邪恶、更可怕的铁的事实。

   老枭在网上扬名立万,诀窍很简单,便是敢指名道姓地痛骂我党最高领导人,哪怕是表扬他都要用什么"大儿""小儿"的辱称,深得伟大领袖"粪土当年万户侯"的神韵。这当然是应该的,其实是现代文明社会任何普通公民都该享受的基本人权。只是因为中国是个病态社会,所以老枭才显得卓尔不群。

   可笑的是,老枭骂胡锦涛,骂温家宝,什么话都骂过来了,却嘛事没有。帖子贴出来,但见一片喝彩之声,从未见到他遭到什么辱骂和人身攻击。与此相反,老芦只对胡平作了点理性批判,立刻就捅了马蜂窝,不但什么都让人侮辱过来,而且倒共壮士们居然群策群力在网上兴大狱,造谣诬蔑无所不至,生生把老芦这个批判中共最力的独知打成共特。就连老芦的网上相知也给逼迫着一个个表态,拒绝和我划清界限地便及时受到革命群众的铁拳痛击。

   凡此种种,其实只证明了老枭的网上价值,便是从反面证明两条事实:

   第一,比起伪民运来,现代中共领袖更有容忍力。

   第二,比起倒共派来,拥共派的平均素质似乎还要高一些,起码我没看见人家在网上兴大狱,实行红色恐怖,甚至红口白牙地捏造故事,绘声绘色地描述特务头子是如何宴请老芦的(可笑的是他们却竟然忘记了真和共特大头目有勾结的草庵居士,这其实毫不奇怪,因为草先生不敢得罪这些人。有分教:顺我者真是特务也不是,逆我者不是特务也得是)。

   我想,这就是老枭的网络存在意义。如果中共领袖更聪明些,应该从老芦和老枭的榜样中得到启发,放开言论管制,废除以言治罪,停止迫害异议人士,让以言治罪成为伪民运的专利。这么做不但不会招致天下大乱,只会更让四海归心,让伪民运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早上泉路去追随他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附二:所跟帖: 击芦笛一掌,为胡平一辨 -- 东海一枭作者:老百姓

   东海一枭的“击芦笛一掌,为胡平一辨”是网上难得的理性的文章。观点是一回事,如何表达观点深化讨论不仅仅是方法问题,它与与人交往的态度和心态有关(但有多大的相关性还有待于相关的实证研究)。在一个理性社会,再好的观点或再漂亮的文采如果不考虑表达方式,在这种意义上后者有时起决定作用。而所谓表达方式即对持异议观点的一方的人格的尊重,无论他或她的知识水准、政治立场、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抑或自然条件等等都与讨论的观点本身无关。通俗的说即“对事不对人”,如果上述胡平的文章的落款是杨小楷,芦笛是否也要跟这样的贴?芦笛不同意胡平的什么观点或请撰文讲来,有兴趣者参可与问题的讨论,而不涉及对人的褒贬。

   在一个理性社会,再好的观点或再漂亮的文采如果不考虑表达方式就没有市场,干脆进不了市场。芦笛说他是千面人--跟洋人不得不用洋人的方式交往,而在这坛子里惟有拼命厮杀才能生存。胡平此文并没有影响你在坛子里的生存权,您这个不容人的跟贴倒是有碍于他人在此坛子里生存。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1/14/2005 1:42)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