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吐你们一口浓痰!]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吐你们一口浓痰!

   
   
   东海一枭(广西)
   
   

   1月6日午时开始,震旦文化网站http://www.zhendan.cn/无法打开, 7日,国外网友亦无法登陆,从《罕见论坛》、《北京之春》的友情链接登陆震旦,进入的却是可慧网主页。向新加坡服务器提供商、可慧网站负责人反映,答复曰:“是你们的网站中的内容原因。而且把我和其他用户也害了,我的一个IP被国内封了。…已确定被封锁,你网站使用的IP是203.81.41.216 ,他们封的是IP。至于哪里干的还搞不清楚。由于涉及到政治类内容,你的网站必须转移”云云。
   
   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事到临头,我还是按耐不住心头悲怒!它毕竟耗费了我大量时间精力和钱财,凝聚着我、震旦网管理层和网友们的心血。震旦网是向广西电信、公安部门备案登记过的(桂ICP备040054号、公安备案:2004018),经向两部门咨询,均表示不知情。不知哪里伸来的黑手搞的鬼?纵然犯了什么法,罪有应得,怎么也得有个罪名、给个说法吧。我早预料,“它虽按‘恶法’作了登记,也未必能存在多久,迟早要被中共的鹰爪黑手找借口封杀。”但没想到下手这么快,而且采取打闷棍的黑手段,借口也不找一个。如此鬼鬼崇祟的下三烂行径,便是黑手党黑社会也望尘莫及了!
   
   尽管垄断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绝大部分资源,窃据国家公器拥有国家暴力,豢养了无数专家学者党用文人,你们,中共及其鹰爪孙们,却不敢让老枭们说话,更不敢站出来与老枭们就有关意识形态问题、各种理论、现实问题和中国的走向等问题进行公开辨论和争鸣。是的,你们不敢。你们一边高喊以法治国的口号,一边却不断地践踏宪法和法律,你们执政了五十多年依然采取批示指示通知会议乃至“打招呼”方式、以黑手党黑社会方式治国。你们连法西斯都不如。你们的理论、信誉早已破产了,你们在精神上早已死了,只能依赖破绽百出的谎言和下流无耻的暴力,依赖对自由主义的攻击、对言论自由的钳制和对异议人士的迫害维持摇摇欲坠的特权统治!
   
   “明明是男盗女娼,偏说是圣贤礼义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政治,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偏说一点病都没有!”(《胡适全集》第一卷,600页)可是,你们自己也清楚,你们的政治独裁、文化专制行为是反人民反文明反社会反动透顶的,是极其不得人心的,你们一手遮天的时代永远地过去了;你们自己也清楚,你们防范封杀的言论,乃是利民利国的正确理论先进文化,你们抓捕迫害的人,乃是忧民爱国的人民英难!所以你们害怕一切真话、真相、真人、真理,害怕饱受剥削压迫的民众的广泛觉醒,你们要偷偷摸摸地防口、抓人、封网,你们是一群见不得光的丑类!
   
   对互联网严封密堵乃一大中国特色。与在现实世界一样,在网络江湖,我和网民们受够了监控、封堵和侮辱。我散布于各网站的数十个专栏、我曾经的“东海一枭工作室”都早已蒸发了,震旦文化网站也被封过两次了。封吧,封吧,你们封了我的网封不了我的笔,纵然把我关起来封了我的笔,也封不了天下悠悠之口,封不死愈来愈多的先觉者的正义之声和烈焰般燎原的民怨民愤,封不住滚滚而来民主自由的时代大潮!你们试图用封网来以示预警让我屈服么?你有国家机器无耻手段,我有百万雄文三千同道一腔正气。老枭平时好酒好色贪图享受嘻皮笑脸,关键时刻却硬得起来豁得出去的。还是让我警告你们吧: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或曰公共知识分子和平理性声音的封杀,恰恰是为非理性的个体和群体暴力行动开辟道路,封死了改良之路也就封死了你们自己的路,等到“山中之民,有大音声起,天地为之钟鼓,神人为之波涛”(龚自珍),则悔之晚矣。
   
   对于你们---中共及其鹰爪孙们----的下流行径,老枭只有强烈的厌恶和鄙视!---我不抗议,也不恳求你们手下留情网开一面,因为那都是对你们的抬举。你们配得到的只是老枭的一口浓痰!附《岁暮感怀》七绝数首写怀抒愤:
   
   得失安危早置之,横眉冷对法西斯。
   不知狗腿鹰之爪,容我猖狂到几时?
   
   狂来酒虎怒诗龙,更向刀山试侠锋。
   养得堂堂浩然气,魔窝鬼穴亦从容。
   
   频惊网上筑长城,惯看焚坑事业新。
   铁聚九州心早散,楚虽三户亦亡秦。
   
   2005、1、7
   --------------------------
   原载《议报》第18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