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小安子借胆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小安子借胆

   

   震旦网被封,据震旦网空间提供商、新加坡可慧网说,是被Chinanet挡住了。如果仅想开封,找有关部门疏通一下或找有关人物协调一下,这都好办。大不了另买空间再开。可老枭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已驰函征求震旦研究院顾问、专家团各位同仁的意见。并曾在《自由中国网》向同道们请教:这个Chinanet是什么,由哪儿主管?是电信还是国安?如起诉,应起诉什么部门?有网友告诉我,Chinanet就是中国互联网,你可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

   小安子嘲笑老枭绝对不敢真的起诉大陆“有关部门”,还有个叫妞妞的也“安倡妞随”曰:他只会在这里瞎嚷嚷,搞得煞有其事似的,真要他去告,借他十个胆他都不敢!立马把脖子缩回去了…云云。

   我还真有些“怕”呢。

   但不是象两位说的是怕危险。起诉Chinned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要求撤销对震旦文化网的封锁,恢复震旦文化网网站的通信网络接入服务,乃“依法(法律)讨法(说法)”,合法抗争。不能说绝对安全,但不会比我四年多来大写特写一纸风行江湖、充满“煽动”性的“反动”文章更危险。老枭的胆量不必用一个小小的官司来证明,更用不着得到小安子、妞妞两位许可。

   是一怕麻烦二怕化钱。要收集并公证有关证据(而有些重要证据并未注意保存,如公安局的注册备案文件);要找到被告方Chinned的确切地址电话负责人等有关情况;要出门,下楼,上街;要见一些不想见的人并与他们打交道等。我咨询了我当地的律师朋友,他们可以当我幕后参谋,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公开站出来。有人建议我请北京浦志强、上海郭国汀等人,相信他们敢接我案子,问题是我总得飞北京上海或请他们赴南宁几次吧。这些都要消耗我大量宝贵时间和金钱。还要交诉讼费,律师费,公证费等。而官司的结果如何,不卜可知,绝对是陪钱生意。

   我在《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中说过:世人怕露富,文人爱哭穷(枭婆亦未能免俗),老枭偏偏好炫富,实则有名无实,也不过能养家糊口、吃喝不愁而已。父母弟妹仍居浙西南穷山之沟,妻子儿子过得比一般小市民还节俭,自己饮无名酒、食无佳肴、衣无名牌、玩无小蜜、住无别墅、出无小车。有网友千里迢迢跑来看我,参观了我的住处后大失所望:想不到您老弟日子过得比我还清苦!凭自已能力智慧运气从正道上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一点小钱,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却绝对有量入为出的必要。马上要过年啦,手头几千元“私房钱”,首先要考虑的是孝敬给爹娘。所以,一遇上要化钱的事,虎胆就変鼠胆啦。

   小安子身在发达国家,个人似乎也很“发达”,对于慈善事业和中国民主事业都特别热心。俗话说,财多气自盛,有钱胆便大。如果能解决老枭打官司的经费,那我的胆子没准会大一点儿呢;如果有人志愿全部“包”下我的案子,包括“内引外联”等跑腿工作,不用我抛头露面,不浪费我时间精力,我的胆子和决心肯定又会更大一点儿。

   所以,是否起诉,要先等震旦研究院顾问、专家团各位同仁的回音,再看看小安子是否肯慷概借胆,让我的胆子早日大到敢于起诉的程度。哈哈哈

   2005、1、10(1/10/2005 5: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