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一年将尽,又到了单位和个人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汇报工作、展望新年的时侯了。最近,接到许多朋友以及“大龙”公司顾问的电话、信件,问及近况,我的心情很沉重,有沮丧、悲哀、歉疚,还有压抑不住的孤愤!千言万语,一团乱麻,让我不知从何说起。

    浙江,特别是杭州,自古以来为文人荟萃、名家辈出之地,文化氛围之浓郁,文化积郁之深厚,堪称天下无双。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设浙江文化名城”的口号,倒颇为有识。年初,老枭携眷移居杭州,为爱人余赵氏创办了抗州大龙文化公司。

    众所周知,中国是个官本位社会,几千年以来都是政治挂帅,什么事情,官方皆爱插上一脚,“插”得多了,就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气:啥事情没有官方的支持或参与,就搞不成,搞不好,就事伴功半。为了取得事半功倍之效,我们当然希望得到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在浙江政界,我们没有朋友、背景,更没有什么后台,但还是想试试。

    首先策划了一个关于摄制电视专题系列片的小方案:

    中国广播电视学会友人看了,大感兴趣,由学会纪录中研究委员会复函:

    经研究认为大型纪录片《东海潮》的拍摄将是一部反映浙江在改革开放大形势下,所取得的卓越成就的力作,我们纪录片研究委员会同意与浙江有关部门联合主办该项活动,由杭州大龙文化公司具体承办,并与有关部门具体协商合作事宜。

    预祝合作成功。

    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纪录片研究委员会

    2001年1月20日

    接着,找了浙江省委宣传部,宣传部以部长赴京任中宣部新职、新的部长未定为由拒绝接待。公司顾问、文化厅老厅长钱法成恳切地写了封信,让我们找某副部长。该部长以不主管宣传为由推辞了,建议找外宣办。外宣办主任接见了我们,列举了一大堆理由表示爱莫能助,推给了电视台。台总编室推给某部门,某部门推给了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时间:今年计划都排满了,明年再说吧。

    一个小小项目,既然有关部门不感兴趣,我们也没了兴趣,费力不讨好,不搞也罢。大龙公司的目标是创建大中华诗园,为历代大诗人塑像。我们向省委省府寄呈了“关于筹建中华诗园”的请示,又是泥牛入海(详情见枭眼看世之十九:《关于‘大中华诗园’》)。

    经浙江文友们的提醒和我们的切身体会,终于发现,“建设文化大省”,仅仅是一种停留在表层的造势和做秀而已,口号震天响,却只听雷声不见雨。古人曰:苏杭大守例能诗,意谓古时候苏杭地区的领导同志,自身也具备相当高的文化素质。今日浙江领导层的素质和眼光,却大有问题。例如,他们对中华诗园这一宏伟的文化工程不感兴趣,却对“宋城”关爱有加,在政策、资金、土地等方方面面给予全方位的支持,以致在美丽的西子湖边,崛起了一座不东不西、不土不洋、不古不今、不伦不类的怪物,为有识之士所讥。

    老枭下海近十年,厌倦已极,移居杭州时即决定退休隐居,因此大龙公司由爱人余赵氏经理,多数事皆由她与职员做,我并没有出面------我一介布衣,不擅交际,纵“亲自”出面,自知也是无用也。爱人呢,什么事情都是马马虎虎无可无不可,故一事无成,也有主观上的因素。

    根据老枭“指示”,公司具体业务,非特殊情况不得打扰各位顾问,因此有关项目,爱人并未向顾问和朋友们通报更未求助。因顾问大多是老同志、老将军和文化界人士,我不愿意我们之间的诗纯酒烈的友谊沾染太多的功利色彩和铜臭味。区区此情,还望谅察。今“大龙”歇业,谨将有关情况作个说明。

    我为辜负了各位的热诚期望而歉疚,为付出了时间、精力、金钱和希望而一无所获而沮丧,为这位官本位的社会悲哀,而愤怒的,是我们四不象的所谓的市场经济------权力从地面转入了地下或半地下,却依然一以惯之地操纵着市场的命运!

    我甚至有个可怕的怀疑:近年来办事总不顺利,是不是被哪个敌人或“某个部门”盯上了,在暗地里捣鬼使绊子?万一有朝一日被证实,老枭发誓:不管来头多大,必有以报答之,以直报怨,以牙还牙,绝不屈服,绝不宽恕!

    “大龙”公司虽然夭折了,但我这条潜龙却还活着,暂潜于书山酒海诗天梦乡,但并不甘心就此罢休。我很欣赏黄仲则一句诗:半生蹭蹬因能达,百样飘零只助才。我还欣赏《五灯会元》卷十四一则禅宗公案:

    “有人问缘观禅师:‘怎样才是认识了自我?’禅师答曰:‘寰中天子,塞外将军!’”。何等的自信,何等的气魄啊。命运多舛人生多坎坷,有时迫于时势和现实,不得不含垢忍耻避世隐居,且埋头再多读书、多写作,勤奋不懈,以待时机。当然我并不躲进艺术象牙塔。尼采曰:假如我倒下,我是为爱而倒下。我认为诗和自我的最后归宿是爱,一种对自然对人生对人类的大爱。爱是一盏生生不息的明灯,照我独旅长路,并终将云开日出、笑傲天下!

    对于肝胆相照的同道友人和推心置腹的长辈,谨在此道一声:谢谢。我将时时提醒自己,激励自己:不要辜负了你们的期望和厚爱!

    大龙初诞时,师友们的珍贵贺礼-----诗书画联,已集为《大龙初诞》一书出版,免费赠阅,以作留念。欢迎有关师友和网友们索取。

    注:此贴子根据写给“大龙”顾问团及有关友人的信函修改。

    2001、12、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