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一年将尽,又到了单位和个人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汇报工作、展望新年的时侯了。最近,接到许多朋友以及“大龙”公司顾问的电话、信件,问及近况,我的心情很沉重,有沮丧、悲哀、歉疚,还有压抑不住的孤愤!千言万语,一团乱麻,让我不知从何说起。

    浙江,特别是杭州,自古以来为文人荟萃、名家辈出之地,文化氛围之浓郁,文化积郁之深厚,堪称天下无双。省委省政府提出“建设浙江文化名城”的口号,倒颇为有识。年初,老枭携眷移居杭州,为爱人余赵氏创办了抗州大龙文化公司。

    众所周知,中国是个官本位社会,几千年以来都是政治挂帅,什么事情,官方皆爱插上一脚,“插”得多了,就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习气:啥事情没有官方的支持或参与,就搞不成,搞不好,就事伴功半。为了取得事半功倍之效,我们当然希望得到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在浙江政界,我们没有朋友、背景,更没有什么后台,但还是想试试。

    首先策划了一个关于摄制电视专题系列片的小方案:

    中国广播电视学会友人看了,大感兴趣,由学会纪录中研究委员会复函:

    经研究认为大型纪录片《东海潮》的拍摄将是一部反映浙江在改革开放大形势下,所取得的卓越成就的力作,我们纪录片研究委员会同意与浙江有关部门联合主办该项活动,由杭州大龙文化公司具体承办,并与有关部门具体协商合作事宜。

    预祝合作成功。

    中国广播电视学会纪录片研究委员会

    2001年1月20日

    接着,找了浙江省委宣传部,宣传部以部长赴京任中宣部新职、新的部长未定为由拒绝接待。公司顾问、文化厅老厅长钱法成恳切地写了封信,让我们找某副部长。该部长以不主管宣传为由推辞了,建议找外宣办。外宣办主任接见了我们,列举了一大堆理由表示爱莫能助,推给了电视台。台总编室推给某部门,某部门推给了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时间:今年计划都排满了,明年再说吧。

    一个小小项目,既然有关部门不感兴趣,我们也没了兴趣,费力不讨好,不搞也罢。大龙公司的目标是创建大中华诗园,为历代大诗人塑像。我们向省委省府寄呈了“关于筹建中华诗园”的请示,又是泥牛入海(详情见枭眼看世之十九:《关于‘大中华诗园’》)。

    经浙江文友们的提醒和我们的切身体会,终于发现,“建设文化大省”,仅仅是一种停留在表层的造势和做秀而已,口号震天响,却只听雷声不见雨。古人曰:苏杭大守例能诗,意谓古时候苏杭地区的领导同志,自身也具备相当高的文化素质。今日浙江领导层的素质和眼光,却大有问题。例如,他们对中华诗园这一宏伟的文化工程不感兴趣,却对“宋城”关爱有加,在政策、资金、土地等方方面面给予全方位的支持,以致在美丽的西子湖边,崛起了一座不东不西、不土不洋、不古不今、不伦不类的怪物,为有识之士所讥。

    老枭下海近十年,厌倦已极,移居杭州时即决定退休隐居,因此大龙公司由爱人余赵氏经理,多数事皆由她与职员做,我并没有出面------我一介布衣,不擅交际,纵“亲自”出面,自知也是无用也。爱人呢,什么事情都是马马虎虎无可无不可,故一事无成,也有主观上的因素。

    根据老枭“指示”,公司具体业务,非特殊情况不得打扰各位顾问,因此有关项目,爱人并未向顾问和朋友们通报更未求助。因顾问大多是老同志、老将军和文化界人士,我不愿意我们之间的诗纯酒烈的友谊沾染太多的功利色彩和铜臭味。区区此情,还望谅察。今“大龙”歇业,谨将有关情况作个说明。

    我为辜负了各位的热诚期望而歉疚,为付出了时间、精力、金钱和希望而一无所获而沮丧,为这位官本位的社会悲哀,而愤怒的,是我们四不象的所谓的市场经济------权力从地面转入了地下或半地下,却依然一以惯之地操纵着市场的命运!

    我甚至有个可怕的怀疑:近年来办事总不顺利,是不是被哪个敌人或“某个部门”盯上了,在暗地里捣鬼使绊子?万一有朝一日被证实,老枭发誓:不管来头多大,必有以报答之,以直报怨,以牙还牙,绝不屈服,绝不宽恕!

    “大龙”公司虽然夭折了,但我这条潜龙却还活着,暂潜于书山酒海诗天梦乡,但并不甘心就此罢休。我很欣赏黄仲则一句诗:半生蹭蹬因能达,百样飘零只助才。我还欣赏《五灯会元》卷十四一则禅宗公案:

    “有人问缘观禅师:‘怎样才是认识了自我?’禅师答曰:‘寰中天子,塞外将军!’”。何等的自信,何等的气魄啊。命运多舛人生多坎坷,有时迫于时势和现实,不得不含垢忍耻避世隐居,且埋头再多读书、多写作,勤奋不懈,以待时机。当然我并不躲进艺术象牙塔。尼采曰:假如我倒下,我是为爱而倒下。我认为诗和自我的最后归宿是爱,一种对自然对人生对人类的大爱。爱是一盏生生不息的明灯,照我独旅长路,并终将云开日出、笑傲天下!

    对于肝胆相照的同道友人和推心置腹的长辈,谨在此道一声:谢谢。我将时时提醒自己,激励自己:不要辜负了你们的期望和厚爱!

    大龙初诞时,师友们的珍贵贺礼-----诗书画联,已集为《大龙初诞》一书出版,免费赠阅,以作留念。欢迎有关师友和网友们索取。

    注:此贴子根据写给“大龙”顾问团及有关友人的信函修改。

    2001、12、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