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党专制比帝王专制变本加厉。如果说“仁义道德”是伪善,专政哲学则是真恶。

   历代专制王朝最后都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灭亡的形式各不相同,或亡于和平的“禅让”闹剧,或亡于激烈的战争悲剧,或亡于外敌入侵,或亡于内奸内讧内乱内战,或亡于内外夹攻双管齐下,内乱又有军阀逼宫、藩镇作乱、农民起义、借教造反等不同。但各专制王朝晚期、末期和灭亡前夕,都会呈现相似的社会症状,如官场腐败、暴政残酷、政客贪恶、政令不畅、军人干政、税赋沉重、财政危机、民生凋蔽、贫富悬殊、奸邪当道、贤良被害、治安混乱、道德败坏、阶级矛盾深化激化等。

   鲁迅读史,在??一页上都读出了两个血淋淋的大字:吃人。老枭读史籍及古代现实主义诗文,常常拍案长叹,不是为其艺术性而是因为诗文中所描绘的触目惊心的现实,古今相比,何其相似乃尔。晚唐诗人的一些作品,就反映了安史之乱和黄巢大起义期间极端黑暗的社会面貌,反映了官吏贪暴、战争灾祸和农民被沉重剥削的痛苦景象。读来仿佛在读当代中国。相隔一千多年时光,同样是“朱门酒肉臭,肉有冻死骨”,同样是“狡吏不畏刑,贪官不避赃”(皮日休),同样是“纵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同样是“去岁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口不冤声。今来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杜荀鹤),同样是“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

   参加过黄巢起义的诗人皮日休说得好:“古之置吏也,将以逐盗;今之置吏也,将以为盗。古之官人也,以天下为己累;今之官人也,以己为天下累,故人忧之。”(《鹿门隐书》)。这不正是当今警匪一家、官贼一窝、以官谋私、以党代国、官即是匪、官即是贼等丑恶现实的最好写照吗。不论是家天下还是党天下,君权党权都代表不受任何有效监督和制约的特权。古代是君权大于一切,而今是党权高于一切。古代的官效忠于朝廷,现在的官效忠于党。古今“以天下为己累”的官,不能说绝对没有,但绝对是极少数。不论是称官为父母、公祖、老爷还是人民公仆,绝大多数官都是“以己为天下累,故人忧之”的。

   尤其是现在全方位堕落了的共党领导下的全方位腐败了的官场,可谓有官皆贪,无官不恶,集古今中外厚黑邪恶无耻无赖之大成。它们名为造福一方,实为遗祸一方,名为服务人民,实为剥削压迫残害人民,名为三个代表,实为代表腐败、代表落后、代表反动

   对于君主专制之罪恶,昔人早有揭露和抨击,黄宗羲称之为“天下之大害”,郑观应后来著《盛世危言》,认为王权专制有百害而无一利,既害民亦害君,因为根本说来,君、民利益相连,“不利于民者终不利于君”。谭嗣同痛斥封建君主是独夫民贼,认为君主专制是一切罪恶的渊薮,对之予以根本否定,一千多年前,皮日休在《原谤》中写道:“呜呼!尧舜大圣也,民且谤之;后之王天下者,有不为尧舜之行者,则民扼其吭,揪其首,辱而逐之,折而族之,不为甚矣。”认为君主并不是什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是暴君,老百姓就可以将他处死并灭族。

   对于党主专制之罪恶(我曾将一党独大的制度称为党主专制,其实党主专制也属军主专制,因共产党政权是枪杆子里面出来的,党又坚持对军队的领导,党主军主,两位一体。如果两权分离,党主往往失实权而成虚位),今人也早有揭露和抨击。党主专制与君主专制相比,有共性,也有很多特性,在许多方面变本加厉、与时俱进了。例如:古代君主以儒家学说为国家意识形态,中共则信奉马列邪教。尽管在君主那?堙A仁义道德,大多是一种伪善,但比起赤裸裸宣扬斗争、专政哲学的真恶来,伪善不失为一种善;中共建立了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国家机器,从中央到地方建立了一套与国家政权机构相重迭的党组织系统,实行了“党政双重衙门”;官民比例自古未有、举世罕见。汉朝时官民比例是1:7000,唐朝时是1:3000,清朝是1:91,现在则高达1:30;我党强化了对信息的封锁、对舆论的导向、对民众的监控,开辟了焚书坑儒和思想罪、文字狱等老传统的新局面;有些朝代官衔、官职可以捐,但任何朝代举人进士的头衔都是不能买卖的,现在则研究生、硕士、博士学位都可以交易,只要有钱有权就行;古代一般而言诉冤、上访、自杀、集会不是罪,现在则很容易因“破坏社会秩序”被抓被关;古代官吏贪贿所得大都转移回老家,现今则转移到海外。还有,党主政权更加歧视、鄙视自己的同胞,更加贪婪掠夺成性不管人民死活,更加虚伪邪恶…,等等等等。

   我曾将党主政治比为僭主政治。法国邦雅曼-贡斯当在《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中总结了僭主政治比君主政治更可恶的三大特征:一是这种政治本质上不具备任何合法性,二是这种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三是它的权力是全面的、无所不在的。君主专制是对人的奴役和压迫,党主和僭主专制则是对人性的摧残,它扭曲、折磨、蹂躏人的心灵,彻底剥夺人的尊严,使人堕落为无情无义的野蛮人和无耻无德的非人,人心比铁硬,人命不值钱。于是,“社会主义”社会比起封建主义社会来,人情更为冷漠,人心更为腐败,这是因为党主专制比君主专制更为冷酷恶劣。所以,不少君主王朝还能创造数十年盛世,维持上百、数百年,而今的党主王朝仅五十几年,便天怒人怨、风雨飘摇矣。

   只要“天下”不属于全体国民,则不论属于君还是属于党,不论这个君这个党及其广大官僚口头上说得多么动听叫得多么响亮,甚至实行了什么仁政新政,吏都会变成盗,官都会“以己为天下累”,官场腐败、暴政残酷、政客贪恶、政令不畅、军人于政、税赋沉重、民生凋蔽、贫富悬殊、奸邪当道、贤良被害、治安混乱、道德败坏、阶级矛盾深化激化等病象迟早要发作。现在,又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期,连前核心都被迫承认:反腐败则亡党,不反则亡国。

   对于民众而言,如果政权不是属于人民的,有不如无,亡了更好。亡了特权阶级的国,才有人民大众的国,前苏联、东德、阿富汉、伊拉克等,先例昭昭,亡了罪恶累累的苏共、奥马尔、萨达姆政权,人民才有活路,才能活得象个人,活得更好。姜文的电影《鬼子来了》的结尾,马大三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没有死在美国人手里,竟然死在了“自己”政府的手里!如此政府,岂非比敌国更坏。几千年来,不是朕即国家就是党即国家,国家被一小撮大人物劫持了,民何尝有国?自古至今针对暴政类似“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的愤怒吼声何曾绝过?

   君主专制在历史上毕竟有过一定的进步性,创造过一定程度的辉煌,党主专制则更丑恶更反动,自诞生之日起就是落世界之后、反时代而动的。“仁义道德”吃人,社会主义、共产主人吃起人来,更是毫无顾忌,不但吃掉了天文数字般的生命,而且吃掉了中国人的思想、道德、灵魂和精神!共党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让中国人民付出的巨大的经济、社会、文化、道德、环境之代价,实非语言可以形容!党主专制,乃民之累、国之累、天下之累,乃神州大地上的灾祸之根苦难之源,乃中华民族肌体上的一大毒瘤、头上的一座大山!

   任何形式的专制政权,最后都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何时灭亡、怎样灭亡,是苏联、东德、国民党的亡法还是奥马尔、萨达姆的亡法,或者别的亡法,则存在很多变量)!没有特权才有人权,没有党权才有民权,没有专制党,才有人民的幸福、生命的尊严、国家的富强,才有民主、自由、法治、宪政的新中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与人权》网站www.renyurenquan.org 包括网络文摘和首发稿月刊两部分。本站发表的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不代表“中国人权”组织的立场观点,一律由作者自己负责。有问题请与编辑联系: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也是投稿邮箱)。

   主笔:胡平 Chief Columnist: Hu Ping 编辑:张之灵 Editor: Zhang Zhiling 研究:抱石 Research: Bao Shi 设计:Carolyn Hsu Design: Carolyn Hsu

   

   2004-06-30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