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东海一枭(余樟法)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党专制比帝王专制变本加厉。如果说“仁义道德”是伪善,专政哲学则是真恶。

   历代专制王朝最后都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灭亡的形式各不相同,或亡于和平的“禅让”闹剧,或亡于激烈的战争悲剧,或亡于外敌入侵,或亡于内奸内讧内乱内战,或亡于内外夹攻双管齐下,内乱又有军阀逼宫、藩镇作乱、农民起义、借教造反等不同。但各专制王朝晚期、末期和灭亡前夕,都会呈现相似的社会症状,如官场腐败、暴政残酷、政客贪恶、政令不畅、军人干政、税赋沉重、财政危机、民生凋蔽、贫富悬殊、奸邪当道、贤良被害、治安混乱、道德败坏、阶级矛盾深化激化等。

   鲁迅读史,在??一页上都读出了两个血淋淋的大字:吃人。老枭读史籍及古代现实主义诗文,常常拍案长叹,不是为其艺术性而是因为诗文中所描绘的触目惊心的现实,古今相比,何其相似乃尔。晚唐诗人的一些作品,就反映了安史之乱和黄巢大起义期间极端黑暗的社会面貌,反映了官吏贪暴、战争灾祸和农民被沉重剥削的痛苦景象。读来仿佛在读当代中国。相隔一千多年时光,同样是“朱门酒肉臭,肉有冻死骨”,同样是“狡吏不畏刑,贪官不避赃”(皮日休),同样是“纵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同样是“去岁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口不冤声。今来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杜荀鹤),同样是“官仓老鼠大如斗,见人开仓亦不走。健儿无粮百姓饥,谁遣朝朝入君口?”…。

   参加过黄巢起义的诗人皮日休说得好:“古之置吏也,将以逐盗;今之置吏也,将以为盗。古之官人也,以天下为己累;今之官人也,以己为天下累,故人忧之。”(《鹿门隐书》)。这不正是当今警匪一家、官贼一窝、以官谋私、以党代国、官即是匪、官即是贼等丑恶现实的最好写照吗。不论是家天下还是党天下,君权党权都代表不受任何有效监督和制约的特权。古代是君权大于一切,而今是党权高于一切。古代的官效忠于朝廷,现在的官效忠于党。古今“以天下为己累”的官,不能说绝对没有,但绝对是极少数。不论是称官为父母、公祖、老爷还是人民公仆,绝大多数官都是“以己为天下累,故人忧之”的。

   尤其是现在全方位堕落了的共党领导下的全方位腐败了的官场,可谓有官皆贪,无官不恶,集古今中外厚黑邪恶无耻无赖之大成。它们名为造福一方,实为遗祸一方,名为服务人民,实为剥削压迫残害人民,名为三个代表,实为代表腐败、代表落后、代表反动

   对于君主专制之罪恶,昔人早有揭露和抨击,黄宗羲称之为“天下之大害”,郑观应后来著《盛世危言》,认为王权专制有百害而无一利,既害民亦害君,因为根本说来,君、民利益相连,“不利于民者终不利于君”。谭嗣同痛斥封建君主是独夫民贼,认为君主专制是一切罪恶的渊薮,对之予以根本否定,一千多年前,皮日休在《原谤》中写道:“呜呼!尧舜大圣也,民且谤之;后之王天下者,有不为尧舜之行者,则民扼其吭,揪其首,辱而逐之,折而族之,不为甚矣。”认为君主并不是什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是暴君,老百姓就可以将他处死并灭族。

   对于党主专制之罪恶(我曾将一党独大的制度称为党主专制,其实党主专制也属军主专制,因共产党政权是枪杆子里面出来的,党又坚持对军队的领导,党主军主,两位一体。如果两权分离,党主往往失实权而成虚位),今人也早有揭露和抨击。党主专制与君主专制相比,有共性,也有很多特性,在许多方面变本加厉、与时俱进了。例如:古代君主以儒家学说为国家意识形态,中共则信奉马列邪教。尽管在君主那?堙A仁义道德,大多是一种伪善,但比起赤裸裸宣扬斗争、专政哲学的真恶来,伪善不失为一种善;中共建立了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国家机器,从中央到地方建立了一套与国家政权机构相重迭的党组织系统,实行了“党政双重衙门”;官民比例自古未有、举世罕见。汉朝时官民比例是1:7000,唐朝时是1:3000,清朝是1:91,现在则高达1:30;我党强化了对信息的封锁、对舆论的导向、对民众的监控,开辟了焚书坑儒和思想罪、文字狱等老传统的新局面;有些朝代官衔、官职可以捐,但任何朝代举人进士的头衔都是不能买卖的,现在则研究生、硕士、博士学位都可以交易,只要有钱有权就行;古代一般而言诉冤、上访、自杀、集会不是罪,现在则很容易因“破坏社会秩序”被抓被关;古代官吏贪贿所得大都转移回老家,现今则转移到海外。还有,党主政权更加歧视、鄙视自己的同胞,更加贪婪掠夺成性不管人民死活,更加虚伪邪恶…,等等等等。

   我曾将党主政治比为僭主政治。法国邦雅曼-贡斯当在《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中总结了僭主政治比君主政治更可恶的三大特征:一是这种政治本质上不具备任何合法性,二是这种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三是它的权力是全面的、无所不在的。君主专制是对人的奴役和压迫,党主和僭主专制则是对人性的摧残,它扭曲、折磨、蹂躏人的心灵,彻底剥夺人的尊严,使人堕落为无情无义的野蛮人和无耻无德的非人,人心比铁硬,人命不值钱。于是,“社会主义”社会比起封建主义社会来,人情更为冷漠,人心更为腐败,这是因为党主专制比君主专制更为冷酷恶劣。所以,不少君主王朝还能创造数十年盛世,维持上百、数百年,而今的党主王朝仅五十几年,便天怒人怨、风雨飘摇矣。

   只要“天下”不属于全体国民,则不论属于君还是属于党,不论这个君这个党及其广大官僚口头上说得多么动听叫得多么响亮,甚至实行了什么仁政新政,吏都会变成盗,官都会“以己为天下累”,官场腐败、暴政残酷、政客贪恶、政令不畅、军人于政、税赋沉重、民生凋蔽、贫富悬殊、奸邪当道、贤良被害、治安混乱、道德败坏、阶级矛盾深化激化等病象迟早要发作。现在,又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期,连前核心都被迫承认:反腐败则亡党,不反则亡国。

   对于民众而言,如果政权不是属于人民的,有不如无,亡了更好。亡了特权阶级的国,才有人民大众的国,前苏联、东德、阿富汉、伊拉克等,先例昭昭,亡了罪恶累累的苏共、奥马尔、萨达姆政权,人民才有活路,才能活得象个人,活得更好。姜文的电影《鬼子来了》的结尾,马大三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没有死在美国人手里,竟然死在了“自己”政府的手里!如此政府,岂非比敌国更坏。几千年来,不是朕即国家就是党即国家,国家被一小撮大人物劫持了,民何尝有国?自古至今针对暴政类似“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的愤怒吼声何曾绝过?

   君主专制在历史上毕竟有过一定的进步性,创造过一定程度的辉煌,党主专制则更丑恶更反动,自诞生之日起就是落世界之后、反时代而动的。“仁义道德”吃人,社会主义、共产主人吃起人来,更是毫无顾忌,不但吃掉了天文数字般的生命,而且吃掉了中国人的思想、道德、灵魂和精神!共党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让中国人民付出的巨大的经济、社会、文化、道德、环境之代价,实非语言可以形容!党主专制,乃民之累、国之累、天下之累,乃神州大地上的灾祸之根苦难之源,乃中华民族肌体上的一大毒瘤、头上的一座大山!

   任何形式的专制政权,最后都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何时灭亡、怎样灭亡,是苏联、东德、国民党的亡法还是奥马尔、萨达姆的亡法,或者别的亡法,则存在很多变量)!没有特权才有人权,没有党权才有民权,没有专制党,才有人民的幸福、生命的尊严、国家的富强,才有民主、自由、法治、宪政的新中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与人权》网站www.renyurenquan.org 包括网络文摘和首发稿月刊两部分。本站发表的文章除特别注明外均不代表“中国人权”组织的立场观点,一律由作者自己负责。有问题请与编辑联系: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也是投稿邮箱)。

   主笔:胡平 Chief Columnist: Hu Ping 编辑:张之灵 Editor: Zhang Zhiling 研究:抱石 Research: Bao Shi 设计:Carolyn Hsu Design: Carolyn Hsu

   

   2004-06-30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