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东海一枭(余樟法)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今日微言(流氓就应该受到谴责和相应的惩罚)
·东海联萃(投赠联)
·从佛道之优善,尊两家为辅统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网上有贴子:《中国民谣连环句 咄咄怪事二十一》,挺耐人寻味的,如“旧中国共产党不怕杀头,新中国共产党害怕挨骂”、“国外的消息怕国内人知道,国内的消息怕国外人知道”等等。作为民谣,当然掌握不好批评的度,有其片面性,却在一定程度上附合某种社会实际,特别是开头一则:“解放前百姓怕政府说话,解放后政府怕百姓说话”,又让老枭胡思乱想、感慨万端起来。

    解放前百姓怕政府说话,政府也是怕百姓说话的。电影电视里,我党地下工作者在茶馆里接头,墙上常有“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标语。那时候学生“乱动”,当然要警察侍侯;报刊乱说,也是亟予查封!因此共产党以自由民主为号召,与国民党斗争,节节胜利,万民响应,终于驱逐了“蒋匪帮”,创建了新中国!

    几千年以来的专制独裁统治者都是怕百姓(包括知识分子[士])说话的。著名的如周厉王,严禁国人发表议论,“使卫巫以监谤者,以告,则杀之”,果然立竿见影,“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大伙见了面,只能用眼晴交流,“王喜,告邵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一副洋洋得意的民贼嘴脸,呼之欲出。可惜得意不到三年,便被驱逐了。又如秦始皇,一统六合,伟业千秋,为了不让知识分子们乱说话,干脆一坑了之。结果民不敢言而敢怒,陈胜吴广振臂一呼,天下响应,使秦家万世基业只传到二世便断了香火。又如明清诸朝,制造一个又一个文字狱,以恐怖来封住文人的嘴…

    文革时,四人帮是怕人说话的。于是,“右派”呀“现行反革命”呀“封资修”呀,大帽子满天飞,大伙儿噤若寒蝉,只会“万口哓哓颂圣恩”矣。然而机关算尽大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腐败分子邪恶势力是怕老百姓说话的,如重庆綦江县县太爷张开科有句话:管住群众的嘴,现已流传天下。当时刚建好的綦江大桥突然坍塌,几十个人死于非命,这句名言即是他反复强调的几条纪律之一。对于那些官场恶势力,老百姓的嘴如果不管紧,把他们的坏事丑事张扬出去,岂不“危害乌纱帽的安全”?奈何小小一张嘴比滔滔洪水更难防堵,张开科的乌纱帽还是被冲掉了,人也被冲进了监狱!

    解放后政府是否怕百姓说话,不好妄下结论,我宁愿看成这乃是别有用心者的“诬蔑攻击”、“纯属造谣”。然而许多事实明明白白地摆着,让我不得不相信空穴来风其来有自。 传统媒体,乃党和政府的喉舌,新闻要正面,舆论有导向,不必提了。就说有自由世界之称的互联网吧,政府发布的清规戒律之多,也是举世无双,而且动辄屏蔽、封网。老枭近来闲得发慌,学会了上网,有不少“温和”的贴子,或贴不上去,或删了下来,常搞得我百思不解、怒火满腔!许多论坛上还有类似“莫谈国事”的警告。

登坛吹牛,遐迩轰动,赞美之辞,纷至沓来。同时也收到不少友好或不太友好的关照:如“风大,保重!”,“请注意维护的形象,少提阴喑面,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切记,切记,小心,小心”,“祸从口出,多多保重”,最有趣的是一句:“风紧,扯呼”。

    这是一句历史悠久的黑话。瓦岗寨英雄陈咬金,每逢打架,三斧头之后往往继以这句话。古时盗贼作案,如对手太强,逃跑时常这般招呼同伴,意谓:危险,快跑。

    老枭非盗非贼,不偷不劫,只不过在网上说几句真话、心里话,居然“风”也会“紧”起来,未免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吧。是有关网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有关部门”神经过敏?

    老枭一介草民,胆子虽小,却也不肯就此闭嘴。该说的还得说,想写的还要写。只问事之是非,不管风之松紧。

    李寒秋在《答余杰君》中写道:“如果承认自己没兴趣或者干脆就是没有能力来建设国家,那么就不要对那些真正在建设国家的忠诚之士冷嘲热讽,或者在添乱捣蛋,至少要多做些自我批评。如果知道仕途凶险,宦海无情,自己根本就不敢去淌混水,那么就更加应该对那些国家与民族的脊梁心怀敬意与同情,同时自己就不要再抱有高人一等,唯我独醒的道理优越感了!”

    这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搅混水!对“真正在建设国家的忠诚之士”,人们(包括余杰)当然“心怀敬意与同情”,然而,对于泛滥的腐败现象、猖獗的邪恶势力、纷纭的社会弊端,真正的知识分子,不但应“抱有高人一等、唯我独醒的道理优越感”,不但要“冷嘲热讽,或者在添乱捣蛋”,而且必须痛斥、揭露他们!以期“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民”,有利于推进民主化进程。至于有没有用,那是另一回事。“仕途凶险,宦海无情”,恰恰说明官场病了,体制出问题了;而一个“祸从口出”、言论定罪的时代,绝不是一个正常的时代!

    2001、12、20《南方周末》有一篇介绍著名律师张思之的短文,文尾有一段张先生的座右铭曰:

    “真正的律师,必有赤子之心:纯正善良,扶弱济危,仗义执言,疾恶如仇。决不屈服于压力,向结脏官,绚私舞弊;决不奔于于豪门,拉拉扯扯,奴颜啤膝;决不见利忘义,礼拜赵公元帅,结缘市侩;他自始自终与人民站在一起”。

    说得多好啊。范曾先生说过,忧思难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遗传基因。知识分子就应具有这种“深深低首惟真理”的胆识和勇气。

    南薰老人有诗曰:

    宁干公卿怒,勿使天良负。不歌圣主恩,但为苍生诉。

    掷地有声的诗句,显示了一个历尽沧桑的老诗人坚持真理的铮铮风骨。谨抄下来与朋友们共勉。

    2001、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