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在与老芦的野徒出尘公子的网战中我说过,民运中难免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有品行败坏者,有挟私怨泄私愤者,有忙于分赃内斗混水摸鱼者,有野心家大小骗子,其私德人品、战略战术有各种可议之处,这都不奇怪。我也不相信海外民运能成什么大气候。但是我相信他们中大多数人是好的或比较好的,是忧我人民爱我中华的思想精英、民族精英。

   可在芦眼里,所有海外民运组织、民运人士整体上都是伪民运(即使海外民运人士中有个别真的,那又便如何?反正这些人的努力对中国民主事业的作用可以忽略不计),而《伪民运比现代中共更反动》。老芦说过,“扫荡伪民运”是严肃的理性批判,是中国民主事业理论建设的一部份,可实际上,这已不是什么“理性的批评”了,而是昧了最基本的事实,犯了以点代面、以偏盖全的错误,将民运缺点或错误无限扩大化恣意妖魔化,就象说受害者比强奸犯凶手更邪恶一样,“不幸堕落为纠缠于个人私怨的闹剧,就完全失去了它本来应该体现出来的教育作用。”

   纵使所有有组织的团体民运、职业性的民运人士都是别有用心的,“全TMD 假的,觉悟比一般群众还低,不懂民主为何物,甚至专门破坏民主事业的”的,也不至于比现代中共更反动吧?中国民生如此之困、国事如此之坏、政治如此之黑,无论如何他们不是罪魁祸首吧?古人云,豺狼当道,莫问狐狸,何况民运并非狐狸,而是受豺狼迫害、与豺狼斗争的牛羊?

   海外民运以及与老芦观点有异、不为老芦所喜者,动辄遭受“不懂民主的真谛”、“对古今东西民主理论一窍不通”、“伪民主伪民运”的斥责,连老枭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连许多投身民运大半辈子、为民主事业躹躬尽瘁的仁人志士都是不知民主为何物的伪民运。民主成了武侠小说中高深神秘的武学秘笈,只有老芦这样空前绝后的高智商才能领略民主内涵、掌握民主真谛,天上地下,唯我民主。俨然成了民主的化身、民运的教主。

   老芦喜欢骂海外民运为毛共遗孽,在神秘化“有关概念”并垄断其解释权方面,老芦自己倒颇有毛共遗风。毛共高倡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革命之类大旗,却垄断了这些大词的解释权,把一切不利于自己集权统治的人物或势力斥为不懂马列、伪马列,反对社会主义,打为反革命。现共(现代中共)在这方面也继承了毛共衣钵,如在《刑法》中设定造谣诽谤煽动颠覆罪,却没有相对清哳的法律表述,缺乏相应的条文和“原则”予以必要约束,等于由党垄断了“造谣、诽谤、煽动”的解释权,可以根据现实需要随意阐释。

   民主就真的那么神秘吗?

   确实,古今中外,关于民主的书籍汗牛允栋,民主作为一个理论体系非常庞大,内涵十分丰富而歧异,但其基础则是一些常识性的东西,如古人所言,真法大道,只在日用平常之间。第二次大战之后,国际社会主要根据选举来界定民主,以选举为民主的本质。即:政府是建立在公民同意基础之的,政府的权威或合法性来自公民同意(表现在自由选择中的连续性同意)。熊彼特认为,如果一个国家每个成年公民都有投票权,其决策者多数是通过公平、公开、公正、定期、候选人可以自由竞争的选举产生,这个国家的政体就是民主的。不过选举民主仅仅是民主的初级阶段,大多数民主国家早已发展为自由民主,除了选举,民主还包括对政权的限制、对公民权的保障。简而言之,作为一种现代社会制度,民主的三大要素为定期选举、有效限权(宪政、三权分立)和维权(保障公民人权和自由)。

   经过中共持之以恒地愚化和误导,确有许多国民不懂民主为何物,把民主简单地理解为一种工作作风、工作方法或领导艺术,把一党独大的“社会主义民主”等同于民主政治。但是,如果中华民族只剩了老芦才懂真民主,才是真民运,那就太可怕了。老芦一边以“致力于中国社会进步”的独知、真民运自许,一边却致力于神秘化民主之概念,忙着把自己抬上民主教主之位,不知目的何在。这样做,岂非有悖于知识分子的启蒙之责?按某西哲的说法,启蒙意味着理性之光对任何被掩蔽的、神秘化的事物的照亮,而不是妖魔化同道中人,神化自己和某种“概念”。这样做,不论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都为他曾严批狠揭的专制主义帮了小闲乃至大忙。难道我素所钦重的芦爷真的走火入魔了吗。

   老芦在《莫牵老枭手,自作逍遥游》中说:“你不必因我堕入魔道而叹息扼腕。老实跟你说吧,枭弟,本人当腻了大汉奸,准备改作‘四大爱国贼’之一,所以业已投共了,yqy 先生早就在约一年前作了揭发。这就是我扫荡那些“民运”匪类的初衷──拿他们的项上人头去给我党作见面礼阿”。老芦一向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莫测高深,这段话,但愿只是他“好久未见,免不得嘲谑一番”。可拿这么严肃的话题开玩笑,令我这一代大豪竟心惊胆战、忧心忡忡起来。

   2004、4、21(4/21/2004 3:41)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