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引子

   我说过,老芦文字功力深厚,文章花团锦簇,十分好看,颇能镇住一些有知无识的分子,只憾此君技胜乎道,擅于小技拙于大道,明于小理而昧于大理,无法从洞微察幽的枭眼下蒙混过去。但出于爱才敬才之念,一向下手留情。岂料此君螺丝壳里做道场、夜郎国里做大王,不断自我膨胀,渐渐对老枭冷嘲热讽放肆了起来,连出过一趟国都成了贬我和自吹的素材,说什么“老枭在国内,这就决定了他的视界受到限制,不可能如西方写手那样信息灵通,也没有咱们这种第一手考察研究西方民主社会的宝贵机会。”说什么“你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对它的模糊概念不超出‘人民当家作主’的儿语…我还有什么施教余地?”简直连做他徒弟都不配了。又大吹法螺:“老枭最不了解我的是,他不知道我的拳脚厉害,总以为他可以给我两拳,危险的幻觉阿”,还向我下战书:

   楼下鲁肃网友正好写了篇谈论民主概念导出过程的精彩文章。老芦上网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深入的讨论。现在你来得正好,请用文章搜索将那个帖子找出来(只需在“作者”栏中打入“鲁肃”,然后点击“搜索”即可,因为鲁先生的帖子并不多),拿去仔细看看,再写篇读后感,或赞或批由你,让网人共评一下你对民主的理解如何,行不行?我本来早就想写《我们的民主和他们的民主》系列,此文使得我的思想更加明晰。等你大作出来了,我再把那文章写出来,看你能否领略萧峰那平平淡淡的太祖长拳的妙处,嘿嘿。

   既已打上门来,老枭岂甘示弱?应战曰:

   如果连视通万里、思贯千秋的老枭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这民主未免过于高深神秘了罢。看来,狭义及广义的民运及老枭之流都得拜老芦为师,不然,就有沦为“伪民运”之虞呀,世间只有老芦等一小撮独知才掌握了民主真谛,也也。即然老哥有兴致,咱俩老战友就来再战一场吧。与高手一斗,生平快事也。还请老哥先回答我你一直不曾正面回答的问题。在下问你海外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中究竟有没有"真"的?别王顾左右用广义民运来唐塞好不好?

   老芦啊老芦,借你的话回答你:你最不了解我的是,不知道我内功厉害,见我外示谦逊,便以为你花里胡骚的拳脚天下无敌了,危险的幻觉啊。

   老芦要我在旧海川查找鲁肃文,一搜,就出现"请在本网站提交网页!返回首页"字样。我可懒得烦了。见首页有一篇鲁肃的《西方现代文明构成介绍(提纲)》,与老芦无限推崇的哪篇是姐妹篇,草草一扫,不禁冷笑。反正老芦的雄文《我们的民主和他们的民主》还没出来,我先拿鲁肃这篇练练拳,就算隔山打牛吧。

   正文

   鲁肃曰:西方的民主制度是西方现代文明之必然产物,也是整个文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方现代文明是古代四种文明的结果:犹太-基督教的宗教思想,古希腊之哲学艺术科学,罗马政治法律军事行政,条顿拉丁民族的刻苦认真知耻好学精神。经中世纪1000余年消化,通过宗教改革、文艺复兴、科学技术革命、产业革命、政治改革和革命,四大极至熔于一炉,酿成西方现代文明。民主是其中一环,必然产生…。这些话大多正确,但他得出的结论却是错误的:民主是其中不可分割的一环,单要做民主制度移植,难。

   且听我细细道来。

   按亨廷顿的分类,现世界还有七、八种文明,即西方基督教文明,中华文明、日本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教文明、东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加上可能还有的非洲文明(亨廷顿定义文明是:文化的实体,在行文中文明与文化常混用。文明与文化两者亦无实质区别)。西方现代文明,是世界七、八种尚存的文明之一。

   确实,民主作为一种历史现象,最初出现于西方,是西方文明的核心内容。但作为一种精神和制度,却是全人类的。当人类设计、实验并普遍成功地落实了民主制度之后,由一人、一家、一党垄断整个社会的政治权力的制度,就永远成了非现代、反文明、不道德的制度了。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观念就成了各个国家、各个社会、各种信仰、各类文明所普遍承认的价值,成了制度和政治文明的象征。

   不论信仰何种宗教,推崇何种文化,接受何种文明的浇灌,人性都要求人按照人的样子来做人,“把人当人看”。一切违反、压抑、桎梏、扭曲人性的东西,都必将为符合、维护、尊重、解放人性的事物所取代,现代人都承认,人是世界的中心、天地间最高的存在,是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思想、学术、道德的出发点和终极目的。人的价值和权力高于一切。天上地下,唯“人”独尊。我说过,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各专制政权纷纷倒闭,共产集团濒临破产,这是民主自由价值观的胜利,也是人性、常识、本能、自然力的胜利。

   民主制作为一种政治文明,与各种不同的宗教系统和文化价值系统(文明)完全可以并驾齐驱,并且已成为各种文明共同认可的“基本文明”,被大多数国家接纳为政府的组成方式。罗尔斯把最高的善、道德的根源之类宗教或形而上学问题从政治概念中分离出去,以“交叠共识”之概念,来沟通和凝聚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人的政治共识。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英国剑桥大学三一学院院长、哈佛大学退休教授)说过:

   “在整个的十九世纪里,民主思想的理论家们觉得,议论一个国家或另一个国家是否“适合于民主制度”是十分自然的事情。直到二十世纪,这一看法才发生了变化,人们开始承认,这样提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根本不需要去判定一个国家是否适合于民主制度,相反,每个国家都必然在民主化的过程中变成适应民主制度的社会。这一变化的确是个重大的变化,它把民主理念潜在的影响扩展到了历史和文化各不相同、富裕程度千差万别的数十亿人当中。”(《阿玛蒂亚.森:民主的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

   现代化不等于文化全方位西方,但现代化包括政治现代化,其标志就是民主化。民主制度不仅能够更好地维护国民的人权、自由和尊严,也有利于更好地继承、发展、振兴中华文明。

   综上所述可知,民主不是洋人的专用品。

   顺便提一下:中国民主自由在文化上、意识形态上的真正障碍,不是传统儒家文化,而是属于亚西方文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马克思加秦始皇的毛泽东思想。斗争、专政学说,是极端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的,这才是与民主自由理念格格不入的现代专制主义的文化总后台。而“五·四”运动以来一直被“反”、文革期间被彻底打倒践踏的儒家文化,不但不是民主自由的阻碍,而且其中浓厚的民本思想,与民主款曲暗通。民本与民主大异,却不为敌。台湾先于大陆步入民主社会,或与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在台湾未太受摧残有关。

   2004、4、20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4/20/2004 14: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