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钱老明锵最新赠诗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重复打来的下流炮
·《自由圣火》关于网站受到攻击的公告(附一枭敬告qq友人)
·小节不妨出入,思想切莫帮闲
·Qq号码被盗,谨防上当受骗
·杨川太太的感谢信
·《总有那么一天》
·是筏不是筏,不靠嘴当家---与东海居士商榷(一枭附言)
·欢迎开骂
·《操心的事》
·东海之道(修正稿)
·找一个妓女跟他做爱(枭注:这就是仁德,这就是义举,这才合乎道德)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鲁迅、李敖、柏杨、刘晓波、余杰等斗士型或自由派知识分子,是现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中出类拔萃的异类,但有一点我一直不以为然,那就是他们对传统文化的排斥仇视态度,不分青红皂白,一概骂作酱缸、斥为垃圾、视为中国腐败落后政治野蛮的罪魁祸首。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包罗宏富。中国既要实现现代民主政治,也不能舍弃文化传统中珍贵的价值系统。传统文化中至为重要的主流、孔子创派的儒家文化,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对陶冶民族精神、提升民族道德,贡献非凡。如儒家政治学方面的民本思想,儒家伦理学中的许多具体内容,义利呀、忠孝啊、信谊呀,仁义礼智信呀,等等,至今仍闪烁着思想哲理道德品格的光芒。儒家二祖孟子更是一个充满思想力量和人格光辉的人物。他的仁政、王道等政治理论,他的民本思想,具有一定的平民品格和民主色彩。他的浩然正气狂傲人格,更是影响深远,成了后来的志士仁人不畏强暴,坚持正义的道德源泉。他的“不召之臣”的倨傲形象,他独立不移的人格魅力,与今时今世独立知识分子相比,丝毫不见逊色。
   公孙衍、张仪二人游说诸候、合纵连横、权倾诸候、名振天下,乃战国时“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 “大人物”。孟子却不屑一顾,认为此二人没有仁义没有原则,无非擅长摇唇鼓舌、曲意巴结、溜须奉承等“妾妇之道”而已,根本不配大丈夫之称。
   二
   在古代,女子只是男人的玩物与附庸,不具有独立的人格。孟子说,女子出嫁时,母亲要送她到门口,告诫说:到了你丈夫家里,一定要恭敬、谨慎,不要违背你的丈夫,一切以顺从为原则,这就是妾妇之道。
   "妾妇之道"不拘于字义、不限于妾妇。如"齐人有一妻一妾"的故事中,行"妾妇之道"的恰恰是那个"良人"。在《走向共和》一剧中,孙中山评袁世凯曰:一生卖身投靠,投靠荣禄、投靠慈禧、投靠李鸿章,投靠庆王…,他的政治道德是看权吃饭,跟定一个人,就什么都有了。这就是妾妇之道的标准写照。
   孔孟的原教旨儒家,虽然尊君,却强调大丈夫人格,反对妾妇之道。他主张君臣关系应以道义为基础,体现了君臣某种程度的“对等”关系:“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加犬马,则臣视君如同国人;君之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下》)。
   孟子再三教导,不能"苟且",不能"诡迂",不能"钻穴",不能行"妾妇之道",言论、行为、手段要合乎"大丈夫之道"。他说:“有君人者,事君则为容悦者也;有安社稷臣者,以安社稷为悦者也;有天民者,达可行于天下而后行之者也;有 大人者,正己而物正者也”。孟子显然是赞赏“天民”、“大人”这样的人物,贬斥阿谈逢迎的“君人者”的。
   然而,随着封建专制的加强,君臣关系开始模拟于父子、夫妻关系,董仲舒以“阳尊阴卑”推论君臣关系,就含有以妾妇标准规范臣下之意在,儒家学说中的平民色彩、民本思想受到弱化淡化,而尊君的糟粕被片面地发扬光大起来,后来更发展到君叫臣死不得不死的地步。王与士(知识分子)、君与民上下不断恶性互动,“君人者”愈来愈多,国人只知以奴才心态尊君、以妾妇之道事君、在献媚争宠上作文章,将孟子关于大丈夫的教导丢到爪哇国去了。
   古希腊有句名言:“人在当了奴隶的那一天起就丧失了男性气概的一半”。而鲁爷说过,中国几千年来,中国只有两种时代:当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想当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从屈原以来,除了鲁迅、李敖、柏杨、刘晓波、苏晓康、胡平、老枭等一小撮超级硬骨头之外,可以说几乎所有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不论是士还是仕)都带有轻重不同的妾妇心态。那些奸臣俗吏、佞人下士不必说了,自然是蹐躬踽步趋膻附炎顺旨承欢浑身雌骨,把女子床第闺室之间邀爱固宠争风吃醋的妾妇之道搬到政界官场上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既使是一些举世共仰的正人君子、千古流芳的诗客文豪,也往往以妾妇自居,以宫女、弃妇的形象,表达忠君之思、思君之挚。
   如明朝前七子之首、文坛领袖李梦阳,以狂傲正直的气节著称,自许曰:“尝自负丈夫在世,必不以富贵死生毁誉动心,而后天下事可济也。于是义所当往,违群不恤;豪势苟加,去就以之。”(《空同先生集》《答左使王公书》)。他曾因弹劾大大监刘瑾而差点横死监狱,为此赋《去妇词》以妾妇的身份向皇上诉苦曰:“妾悲妾怨凭谁省,君歌君舞空自怜。郎君岂是会稽守,贱妾宁同会稽妇。郎乎幸爱千金躯,但愿新人故不如。”
   也是明朝,因受谗被谮坐了十年牢的内阁大臣黄淮在狱中有一诗,把这种妾妇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薄命妾,薄命妾,昔日颜如花,曷来头半雪。翻思初嫁时,朝夕承恩私。蕙兰播清馥,罗绮生辉光。夜夜庭前拜新月,衷情诉与天公知。愿同比目鱼,游泳长相遂。愿同连理枝,百岁相因依。岂料衰荣无定在,遂令始终成参差。参差良可叹,命薄分所宜。报德未及已,妾心徒然悲。愿夫慎保金石躯,好音慰妾长相思。(《省愆集》卷上《妾薄命》)。
   政治上的情感依属和男女之间的情感互相对应,这在古代乃习以为常的常理、正理。妾妇心态在古代士大夫中,极为普遍。伟大如司马迁,曾自称“绝宾客之知,忘室家之业,日夜思竭其不肖之材力,务壹心营职,以求亲媚于主上”。优秀如屈原,在楚王前也难脱奴性,成为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正面的妾妇人格的典型,其作品中常以君子喻楚怀王,而自喻为美人,被谗流放之后,被发行吟,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其表现与被谗休弃而恋恋不舍的女子毫无区别。对此,鲁迅在《帮忙到扯谈》里尖锐指出:“屈原是‘楚辞’的开山老祖,而他的《离骚》却只是不得帮忙的不平”。
   如果说上述历史上的正面人物的表现可称为正面的妾妇人格的话,等而下之,引而申之,一切 “钓人”、“揣摩”、“权谋”、“钩箝”(鬼谷子)、拍马、谋略之术,一切奉承阿谀、卑贱下流、卖身投靠、唯利是趋、唯权是附、不讲正义、不问是非的行为,一切阴冷、阴险、阴暗、阴功、阴谋诡计,皆负面的妾妇之道耳。鬼谷子就被王应麟称为“妾妇之道”、宋濂斥为“蛇鼠之智”。
   三
   《新编绘图今古奇观》中《贪淫乐须眉变弱女》中,写了一个很有象征意味的故事:一个叫李良雨的男子,“只因好嫖花哄”,结果染了毒,烂掉了男根,病好之后,竞成了女子。篇首有诗道:
    举世趋柔媚,凭谁问丈夫。
    狐颜同妾妇,猬骨似侏儒。
    巾帼满缝掖,簪笄盈道涂。
    莫嗟人异化,宇内尽模糊。
   好男儿天性本来刚强。是什么病毒,令我中华“举世趋柔媚”呢?是“刑治”与“礼治”交替互补的皇权,是暴力与欺骗双管齐下的党权,令国民丧失了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和阳刚之气,形成黄宗羲所谓“宦官妾妇之心”的心理特征:以向主人、向上司、向权势、向帝王献媚求宠为能事。鲁迅曰:中国最伟大最永久的艺术就是男人扮女人。又曰:中国向来缺少为民请命的人,缺少以身试法的人。汤显祖在400多年前就含蓄地掲露了野蛮政治对人性的异化:“此时男子多化为妇人,侧行俯立,好语巧笑,乃得立于时。不然,则如海母目虾,随人浮沉,都无眉目,方称威德。想自古如斯,非今独抚膺也”(《答马心易》)。
   100年前梁启超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几千年政治,无非愚民、柔民、涣民、驯民之术,无非使“尽人皆妾妇之容”而已。他说:“吾尝遍读二十四朝之政史,遍历现今之政界,于参伍错综之中,而考得其要领之所在。盖其治理之成绩有三:曰愚其民,柔其民,涣其民是也。而所以能收此成绩者,其持术有四:曰驯之之术,曰餂之之术,曰役之之术,曰监之之术是也。”、“遂使举国皆盲瞽之态,尽人皆妾妇之容。夫奴性也,愚昧也,为我也,好伪也,怯懦也,无动也,皆天下最可耻之事也。今不惟不耻之而已,遇有一不具奴性、不甘愚昧、不专为我、不甚好伪、不安怯懦、不乐无动者,则举国之人,视之为怪物,视之为大逆不道。是非易位,憎尚反常,人之失其本性,乃至若是”(《中国积弱溯源论》)。
   到了文革,孔孟之道之类鱼龙混杂的传统道德被打倒了,新的道德却未能建立起来,全党、全军、全国妾妇化的程度,达到了顶峰,“举国皆盲瞽之态,尽人皆妾妇之容”,一切以权力的标准为标准,以权力的需要为需要,唯权力是瞻,唯权力是附,唯利益是逐,什么人格、原则、道德,统统抛在脑后弃之脚下,国人的道德水准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四
   这种文革遗风,至今潜流暗传,不绝如缕。人们仍惯于扮演奴仆和工具的角色,乐于钻研和实践拍马术、厚黑学。没有自我,没有脊骨、没有精神,没有担当,没有思想锋芒,没有独立人格,没有自由意志,只有利益话语、权力意志,特权崇拜,只有臣妾心态、奴才主义、妾妇人格!
   
   官场是妾妇人格的重灾区。老枭有诗咏之曰:苟言苟语爱狗走,苟得苟安擅狗苟。连连苛政猛于虎,衮衮诸公不如狗。杀人如草不闻声,捣鬼有术不知丑。逼良为娼为刁民,唯权唯上成妾妇(《东海枭鸣曲》)。
   《南风窗》今年第2期有篇专题报道:《卢氏五种相———“一把手”和一个地方的命运》,描写了河南省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干,当卢氏一把手5年,对那里的政治与社会生态的影响。文章对卢氏五种相之一“奴才相”的描绘特别精彩:
   杜的继父去世,三个乡官跑数百里到他老家鄢陵县去奔丧,抢着“摔盆”比谁最像“孝子贤孙”;该县上下人等均以被杜保干骂为荣幸,并在人前卖弄;杜保干落网之后,被法庭传唤到庭作证的卢氏县公安局副局长邹某,听到杜保干不顾法庭制止、大声发表与本案无关的言论时,竟不顾法庭纪律,‘啪啪’鼓起掌来…。杜保干总结了“三个没想到”,卢氏官场中人,全都对这“三个没想到”心悦诚服,认为杜保干概括得非常准确。其中“没想到卢氏人这么听话;没想到卢氏人这么爱当官”这两个没想到,即是卢氏官场妾妇心态的具象化表现。
   官僚雌性化妾妇化,源于良知、思想、独立精神等功能的自阉和被阉,遂使诺大官场衮衮诸公,尽成小姐太监变色龙,更无一个是男儿。流风所及,许许多多党外人士,千千万万专家学者,也都希风承旨,主动自宫求进,以求为官所用、为党所宠。以致举国上下,皆成妾妇。
   专制政治是一把双刃剑,在妾妇化别人的同时也使自身行为人格妾妇化了。例如杜保干之流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是唯我独尊的土霸王,到了上级领导面前,立马就妇态毕露、妾态可掬了。小官如此,大官也一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周恩来到了毛泽东面前,就与奴婢无异了。费希特在《关于学者使命的若干演讲》中,就对压迫者本身的奴性人格予以嘲笑:“任何把自己看作是别人主人的人,他自己就是奴隶。即使他并非总是果真如此,他也毕竟确实具有奴隶的灵魂,并且在首次遇到奴役他的强者的面前,他会卑躬屈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