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东海一枭(余樟法)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狂者与乡愿
·梦中说梦两重虚----驳斥不绣钢老鼠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我的人生、文化及政治之态度--我不是儒家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两项基本道德原则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近年来,《南方周末》已经越来越失去锋芒让人失望了,如平民色彩淡了小资情调浓了,如奴性多了公正性客观性弱了,但是,既使是这样,她依然是出类拔萃的,她的精神高度,依然是众多媒体无法企及的------这就是俗话说的:山中无强者,猴子称大王的道理吧。
   
   众所周知,这位传媒界良知犹存、正气未绝的美猴王已被侮辱过多次了,在月黑灯灭的荒芜之夜。侮辱者还以为偷偷下手手段高明,把大伙蒙在鼓里呢。前几天,她又被粗暴地强奸了一回:
   
   因刊登一篇揭露青基会挪用希望工程捐款弊案,《南方周末》被勒令换稿。「南方周末」接到指令,立即封存已印好的三十多万份刊物,并且抽换「有问题」报导,另行补上其他文字重新印刷。

   
   有网友问我:习惯了,麻木了,还是过于悲愤?面对新闻界如此奇耻大辱,为何不见你说话?
   
   确实已习惯了众多真善美的事物被侮辱、奸杀,但听说了这重公案,依然悲愤莫名:为自缚手脚、自蒙耳目的民族,为铁屋子里不许了解真相不许说真话的草民-----据说他们猪狗一样只配享有生存权,而且是残缺不全的!
   
   悲到极至,往往无泪;愤到极至,往往无语。我不敢太匆忙下笔,怕一开口,会地出一大口气,或迸出一大串脏话!还是静一静,平和地说吧:
   
   我们是一个废除了新闻检查制度的国家,根据新闻出版署1988年11月9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对报纸、期刊、图书审读工作的通知》的规定,我国新闻出版行政管理部门对报纸的内容,只能在出版后组织审读,而不能进行出版前检查。如果是造谣、诬蔑,或者报道与事实有出入,稿件见报后,报道中被批评的单位可以提起法律诉讼,新闻出版管理部门也可以对报社进行行政处罚,就是无权在报纸出版前勒令撤换稿件。然而事实是宣传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及“有关部门”勒令撤稿已成家常便饭。
   
   可惜这次下手不够利索,仍有少量「有问题」的版本的流入市面,现已涨到每份一百多元人民币了。
   
   网上看到青基会发布声明,称这次事件是“犯罪分子”搞的一次恐怖袭击。但是,消息的来源是根据青基会的内部文件,无论提供者是什么身份,都抹杀不了这些证据的效力。真金不怕火炼,遮遮掩掩搞鬼,反而给人以做贼心虚、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
   
   鲁迅爷说过,焦大醉酒骂贾府,说到底是为了主子家的好。南方周末揭青基会的弊,其实也就指出了老爷身上衣物的污点。如果指错了,不妨事后罚几句恶骂甚至一顿鞭子;如真有污点,脱下衣洗洗或干脆换一件,又有何妨?何须强行捂人的嘴呢。正如某网友质疑:“如果某家的恶犬患了疯狗病,我们也知道,请众人把狗打死是一个办法。以希望工程丑闻而言,作为主子,只要把这只疯狗的病症公诸于众,邀请各方代表确症,证明这病与主人无关,再将其依法击毙或送监,国家信用虽有损失,希望工程形象有所恶化,毕竟未至绝地。而现在,主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这疯狗牵到屋内,关紧院门,并对围观者大加喝斥,谁议论拿谁法办,这就不能不使人浮想联翩……?”
   
   “暗箱里的接管,比明令的封杀更为可怕,同时也更加无耻!明令的封杀,尚可见执行者的“勇气”与“自信”,而暗箱里的封杀,一切都在偷偷摸摸中——用不着任何理由、借口,就像暗夜里的谋杀;而血迹,则是天亮之前就可以洗得干干净净的。——于是又是可怖的平安。(《陈璧生:我们不能再沉默》)
   
   呜呼!这是一个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时代,这是一个无边落木萧萧下的中国!
   
   上周以来,辽宁省的辽阳市每天都发生国企工人大规模示威事件。工人们要求补发拖欠的工资,保证退休金的发放,并且撤换当地政府领导人。在黑龙江的大庆油田,自从三月一号以来,除了周末以外,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工人在大庆石油管理局外面示威,抗议当局欺骗工人,对工人的解职买断补偿不合理。辽宁省的抚顺煤矿工人曾阻断了公路和铁路,四川的纺织工人曾举行罢工……。但我们所有的报刊、电视、广播全部聋子了,哑巴了!有人骂新闻界的堕落和可耻,我却感觉到了媒体背后黑手黑刀子的闪闪寒光!
   
   真实的声音消失了,良知和正义沉默了,而一群被阉了的奴才们声嘶力竭地高唱起盛世的欢歌、辉煌的颂歌、缠绵的媚歌来了。
   
   然而,在这鬼影幢幢、妖气腾腾的深夜里,我分明听见了一种另类的声音隐隐传来,从网上、从民间、从理想远方和我心深处,那是悲愤的泪、是滚沸呼啸的岩浆、是血火交融的呐喊、是不尽长江滚滚来……。谨附小词一阕,向《南方周末》致敬:
   
   贺新郎•题《南方周末》
   
   满眼奴才骨。竟纷纷,新闻媒体,也甘臣妾。抹粉涂脂摇其尾,争取官人大悦。真不愧,神州一绝。马屁牛皮帮闲罢,更帮忙,专制当喉舌。借口唱,主旋律。  迎风广派英雄帖。喜南方,驱邪扶正,一杆高揭。揭露疮疤阴暗面,欲解愁肠千结。原不惧,重敲高压。假相丛丛求真理,羡冰心铁面心何热。太史简,董狐笔。
   
   失语是暂时的,表层无声的中国,正酝酿着惊天动地的愤怒之声和巨大力量!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