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与西方人相比,东方人尤其是中国人忍耐度、麻木性高强多了,凡事能忍则忍,得过且过,做稳了奴隶就是幸运幸福,天下太平。既使统治者不得人心,只要不是逼得人民太惨太苦、走投无路,很少人愿意通过有理有节的抗争打破现存秩序。中国人整体上严重缺乏民主思想、自由精神和人权意识。身为奴隶而不觉、身在梦中不知梦啊。我把这种现象称为中国人的麻木性和愚贱性。拙作《哭神州》中有句:"盛世寻常皆恶鬼,小民十亿尽幽囚",在国内一些诗词论坛上曾受到广泛批评,认为我过甚其辞了。有一篇颇受网民追捧的帖子:《做一个正正常常的人》,堪称麻木性愚贱性的典型发作和表现。

      该帖认为"中国社会现在明明是一个太平盛世,这时候要宣传什么反抗,什么争取自由,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人,一个吃错了药的人,一个大脑神经不正常的人",因为,"大家现在都安居乐业,有自己的工作或者产业,每天上班下班,勤劳工作,假日想上哪儿玩就上哪儿玩,没有一个人被莫名其妙地关进监狱"。

      确实,人类文明在各个领域都获得了巨大进步,机械、科学的力量把大多数人类从各种辛苦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象我一样的中国大陆老百姓每天都有几个共产党员拿着皮鞭跟在我后面让我做这做那,比如顶着烈日在做苦役,稍微慢一点皮鞭子就猛烈落下,身上旧伤未好新伤又添…",诸如此类现象当然不可能发生在任何现代国家,前伊拉克、现北朝鲜的领导人够独裁残暴了吧,哪里老百姓也没惨到如此地步嘛。

      罗斯福总统早就提出四大自由的概念,即言论、信仰、免于恐惧和免于匮乏的自由。"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国人初步拥有了免于匮乏的自由-----这一自由是中国人民的勤劳勤奋所致,并非我党的恩赐----不过,鸡窝猪圈里的家畜也是不虞匮乏的。"有自己的工作或者产业,每天上班下班,勤劳工作,假日想上哪儿玩就上哪儿玩",这当然是一种自由,可这种自由对一个现代人来说未免太廉价太低级太了点。这种生存哲学,可命名为猪的哲学,这种自由可称为猪的自由。

      何况,就是这种畜生的自由,在中国也是极不完备极为落后的。作者"每月的工资人民币2500元",可他知道吗,老少边穷地区还有多少同胞置身严重的"匮乏"之境,还有多少农民、工人没有起码的保障,孩子上不起学、病了上不起医院,多少人小病硬扛、大病等死?若非落后的生产关系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若非我党几十年的倒行逆施和无穷尽的腐败无休止的浪费,中国摆脱"发展中"的头衔而进入发达行列也并非没有可能。

      在政治领域,人权和自由仍然遭到蔑视和否定。思想强求统一、言论不许越轨、媒体不是党办就是官管、宗教团体要听党的话当党的助手,人民无权监督广大公仆,无权组党结社,无权选举国家乃至所在乡镇、城市领导人,村级领导人的选举往往有名无实…,这样的人民,与猪何异?不论匮乏与否,与猪无异!

      "许多毛病和政治制度没有多少关系",但腐败绝对与政治制度有关系,关系密切之极。有专制就有特权,有特权就没有公平公正公开,就有垄断黑暗腐败,特权是滋生腐败最适宜的土壤。由于人性的贪婪,世界上那里都可能产生腐败,但论腐败范围之广、领域之多、程度之高,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相比,那就望尘莫及了。有比较完善的制度约束着,腐败现象绝不会如此全方位多层次大规模地漫延开来。

      "没有一个人被莫名其妙地关进监狱",却有大批人被"合法"地关进监狱。"江泽民政权自97年运行以来总共只判了两个人,徐文立和王有才"?我不知"公开审判"是否仅两人,也无法统计被秘密抓捕、秘密关押、秘密审判及劳教的政治犯良心犯究竟有多少。但我相信,中国的政治犯良心犯绝非少数。前不久我在网上获悉:中国政府异常罕见地公布,从1998年到2002年有3,400多人因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被逮捕(不包括被判2-3年劳教的异议人士)。危害国家安全在中国的刑法中属于最严重的刑事犯罪,具体罪名可分为颠覆、煽动颠覆、窃取国家机密等。众所周知,这些罪名大多是用来迫害政治异见者的。就算只有一个人受到政治迫害和不公平对待,那也是法律之失,国家之耻。既使只有两个政治犯良心犯,也是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那也意味着所有无辜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作者企图用"象朱熔基那样从小就是孤儿寡母什么背景也没有的人,象李瑞环那样木匠出身的人,都有机会成为国家领导人"来推翻一党专制的事实,说明中共是一个开放系统,没有一党私利,就是违反现代政治常识之言。一个政权是否专制、开放,外要看它允不允许竟争,内要看它各级官员是自上而下任命还是自下而上选举。我党的官员考察任命制,比起古代科举制度(考试任命)更为恶劣。

      作者又用自己"在亦凡论坛用真名实姓胡说了那么久,江泽民也骂了,朱隆基也骂了"却没有出事来证明言论自由,太也无知荒谬。首先言论自由是有特定内涵的概念,《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第2款:"人人享有表达自由;该权利应当包括以口头、书面或印刷物,艺术或自己选择之其他方式,不分国界地寻求、接受和传播各种信息和思想的自由"。《世界人权宣言》也作了内容差不多的规定。如果仅仅局限于田头地角茶前饭后及一些论坛角落"胡说",那叫私下里"发牢骚自由";其次,网络影响愈来愈大,渐成新兴第四媒体,政府监控渐严,网络上发牢骚也并不一定自由,据我所知就有数十位人士仅因网上言论过激被抓被关或受到警告了。作者说他江朱都骂了也平安无事,这说明不了什么,要证明言论自由是不能用举例法的。而且,作者没出事,我看主要是因为他是小骂大帮忙性质的。由于他的小骂分寸掌握得不好,时有越轨出格之嫌,大帮忙又没帮到点子上,所以尽管红遍网络,他的文字也很难走向传统媒体,而且时也常遭删帖之苦。这不也证明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吗。

      数学又叫陈必红,是个网络知名人士,曾有多位友人寄来他的一些文章,要我予以批判驳斥。我看了几篇,感觉是逻辑混乱思想肤浅东拉西扯强辞夺理荒缪不堪,大都不值一驳,就不愿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了。《做一个正正常常的人》也是错漏百出。如他将追求民主、批评政府与反共划等号,把反共与暴力革命划等号,他指责中国知识分子"对美国的现行制度顶礼膜拜,对美国政府的现行政策不敢说一句不满的话",又说什么"大陆人批评现在的国家领导人批评得最多的是心太软",这不都是胡扯蛋吗。

      此文为了"攻击"中国人的愚贱和麻木,顺便借陈必红的头一用,并非专门批陈,这种身为奴隶而不觉或为了某种原因故作不觉的下四门小角色,还不配老枭出手。

      中国人的愚贱性麻木性,乃几千年君主集权下的愚民教育和数十年一党专制下的愚民政策所致。贱与暴是国民劣根性的一体两面,前者表现为奴隶主义和犬儒哲学,后者诉诸于非理性的暴力斗争。凡事能忍则忍,得过且过(这就是某些历史时期失民心者未必立即失天下的根本原因)不怒则已,一怒过激。到了奴隶都做不稳了贱民都做不下去了的时侯,愚贱的家猪就会变为凶暴的野猪,揭杆而起,以暴制暴,杀它个血流成河尸积成山!这就是中国历史跳不出暴力革命的历史循环的深层原因。

      这方面,香港人民的表现就截然不同。都说香港人只关心经济不关心政治,乃资产阶级经济动物。然而,七一香港大游行,并非出于经济目的,而是有着明确政治诉求的大规模政治抗议。他们所强烈反对的23条立法内容,乃大陆政治生活的常态。据一篇《说服港人向政府感恩是不容易的》网文介绍:

      在港府保安局网站上,列出了一些立法条文与英美加澳相应条款的相比较,也与回归前的香港法例相比较。从条文字面上显得十分宽松。再看看该网站上列出的几个不会被定罪的具体行为,更是没法不承认其"宽松"了:任何人意图推翻中央政府 --没有作出任何实际行动 --不构成「颠覆罪」;任何人意图将中国某部分自中国的主权分离出去 --绝食 --不构成「分裂国家」罪;中国公民 --意图胁迫中央政府改变政策 --和平集会 --不构成「叛国」罪;任何人宣扬分裂国家 --没有鼓动受众发动战争,没有使用武力或类似恐怖主义行为 --不构成「煽动叛乱」罪;任何人披露关乎香港特别行政区、并由中央管理事务的文件 --不构成损害性后果,即不危害国家安全 --不构成「非法披露」罪;本地组织从属内地被取缔组织 -- 在本港没有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 --不会被取缔…。

      而上述言行,在大陆都是严惩不贷、严打不饶的重罪!港人并非看不懂这些文字。之所以奋起抗议,如该文所写,是因为港人懂得看行动比看文字重要的多。傻瓜才会相信字面上的美好就等于现实中的美好。大家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宣称要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并不少于其他国家的宪法。但中国公民基本权利受保障的情况如何,港人心里都有数;更重要的,是香港人民有着浓烈的民主思想、自由精神和人权意识。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差别是港人强烈反对23条的主要原因。50万人的街头运动居然没有任何骚乱和物品的损坏,在在都表现出香港人勇于又善于作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的文明素质。

      香港人民用实际行动反衬出大民众的愚贱、犬儒和奴性。这就是文明社会高素质的自由人与专制制度下低素质的非自由人的区别,说难听点,也就是人与猪的区别所在。奴隶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身为奴隶而不自知、而不以为耻、甚至以当奴隶和奴才为乐为荣,甚至倒打一耙,反骂敢于反抗、勇于争取自由者"吃错了药","大脑神经不正常",这才是无耻的猪。

      中国猪何其多也。经济上、政治上一时的腐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因此而造成的人心腐败、道德崩溃、思想荒漠化。我在《大家都来舔屁股》中愤怒指出:"有怎样的政府就有怎样的人民,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互相促进,相辅相成。有如此之多的愚民贱民,如果没有专制那才不可思议呢。专制培养制造愚贱,愚贱维护强化专制,在我党的英明领导下,中国已成为愚民贱民恶民暴民最茂盛的社会。这就是中国的国情"!2003、7、14

    双引号中文字凡未写明作者的,均采自《数学:做一个正正常常的人》。

      数学:做一个正正常常的人

      在网上,经常看到有反共人士持如下观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