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李寒秋此名,是从余杰的一个贴子中初知的。后陆续看到他几篇文章,印象不深,也没弄清楚究竞属民族主义还是自由主文阵营,只知他是个反美勇士,笔下文采颇佳。余杰将他与李敖等排名一起,尽管余大少对他们颇为鄙薄,但我敬佩李敖的斗志,想必李寒秋也是位豪侠吧。

    昨夜上网闲逛,在大学中文网偶阅《克明俊德,慎终追远-----李寒秋致吕加平先生》一文,大呼上当。

    吕加平 现年59岁,上海嘉定人,曾经是军人,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 自由撰稿人,是个自力从事战略学术研究的无党派人士,已退休.著作有《阴谋与抗争——肯尼迪总统被剌案起因剖析:猪湾事件》,还写过一些评论中美台三角关系的战略文章,交给他的儿子上网。除了网站,也通过email散发。为此,他的儿子被拘捕。我读过他《为国家民族说真话实话我们全家要遭难》的贴子,其思想给人以激进的、左派的、爱国者印象,我一直闹不明白公安局为何会找这类左派人士的麻烦。

    李寒秋此信,落款二00一年八月四日,当是于吕家出事不久写给吕加平的慰问函吧。

    正如李寒秋自己所说,他的信写得“罗里罗嗦,颠三倒四”,尽是些“庸俗浅薄”之见。从头到尾几千字,没有一句对造成吕家不幸、以言入论的有关部门的谴责,唠唠叨叨尽是劝吕汲取教训,“谨慎为人,谨慎为人”。全信前言不搭后语,见识庸腐幼稚,本不值一驳,但这种明哲保身、自命超然的思想,这种普遍的逃避和放弃,在当今知识分子群体中颇为流行,却有唾上一口的必要。

    他信中写道:“对于知识分子来说,讷于言而敏于行,或者行而不言,这才是最安全的选择。只管埋头苦干,嘴里什么都不说,说出来的都是些假话、大话与空话。如果忍不住要发言,尤其是说些心里话,最好就是赶快继之以行,做出点成就,获得较大的权力让他知难而退,是为中策。如果毫无行动能力,言而不行再加上说出来的又是些得罪人的话,那么有什么结局就可想而知了”。

    知识分子安全的选择,就是行而不言,都当锯嘴葫芦。坐不言而起行,当然更令人敬佩,可他所说的行,是去“获取较大的权力让他人佩服与敬畏,乖乖地闭嘴”。原来知识分子只有去争权抓权,才算具备了“行动能力”!这简直是对知识分子这四个字的极大嘲弄!你知道什么才是知识分子吗?

    “作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是要付出代价的,有时得付出生命的代价。苏格拉底就是一个典型。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必须“只问是非,不管一切”。他只对他的思想和见解负责。他根本不考虑一个时候流行的意见,当然更不考虑时尚的口头禅;不考虑别人对他的思想言论的好恶情绪反应;必要时也不考虑他的思想言论所引起的结果是否对他有利。一个知识分子为了真理而与整个时代背离不算希奇。旁人对他的恭维,他不当作“精神食粮”。旁人对他的诽谤,也不足以动摇他的见解。世间的荣华富贵,不足以夺去他对真理追求的热爱。世间对他的侮辱迫害,他知道这是人间难免的事。依这推论,凡属说话务求迎合流俗的读书人,凡属立言存心哗众取宠的读书人,凡属因不耐寂寞而不能抱真理到底的读书人,充其量只是读读书的人,并非知识分子”(殷海光《什么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本来就应是“言说者”、“思想者”、“呐喊议论”者。笔就是他们手中的枪,呐喊议论,就是他们的工作和行动。

    当希特勒纵横欧洲时,波普尔在新西兰写出《开放社会和它的敌人》,笔锋直指极权主义的这个人类生活的万毒之王。他说:“崇拜权势是人类最坏的一种偶像崇拜,是牢狱和奴隶时代的遗迹。”

    而李寒秋居然说:“知识分子就是这样,掌握了较常人丰富的文化知识,就忍不住要卖弄。一开始就希望得到当权者的赏识,得不到所希望的赏识就要指桑骂槐,希望引起更多的注意。实在还不能如愿以偿就要破罐子破摔,就要掀翻桌子,让所有的人都不能安稳地吃饭了。当然,那些掌勺的师傅们,自己也要对此负责任,谁叫他们不一碗水端平呢?不过就为了自己的欲望,将绝大多数人的安稳生活打乱,到底也是太自私太无情了”。

    在他看来,那些思想独立、精神自由、仗义敢言、持正不屈的知识分子,竟成了邀宠不得、拍马不成、自暴自弃、害人误国的害人虫!这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势利之眼看天下英雄,更是对正义和良知的侮辱和亵渎!亏他还好意思大言炎炎:“仁者不惧,只有自觉自愿将天下兴亡,人类幸福的责任都承担起来,被任何国家的任何阶级所需要,这才无所畏惧,这才是最高尚、最有意义同时最安全的选择”。痴人说梦,可发一笑。

    信中关于知识分子以及中美关系、腐败问题的胡言梦话还很多,关于“世事洞明,人情练达”,进一退三,自作聪明的话还有更多,老枭已没兴趣引更没兴趣批驳了,大函附后,有兴致者自己欣赏吧

    不论观点正误,思想深浅,见识高低,只要良知不泯,正义不倒,正义不衰,只要做到“为人能葆三分傻,处世唯持一点真”,就不愧为一个知识分子。不然,独善其身,超然世外,甚至只会当政策的传声筒和吹鼓手,纵才华出众,也不过帮闲清客、御用文人耳。

    呜呼哀哉!面对邪恶和黑暗,号称社会的良心的知识分子的自我缺席自我放逐,对于民族精神的侵残,是致命的呀。

    有人在北大论坛我的《英雄自古都痴绝》文后跟贴曰:“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在提那个所谓吸喜欢装深沉的余某,实在是令人作呕”。老枭答曰:“我与余大少素不相识。之所以将其列为敬佩对象,是矮子里拨高子而已。无论如何,余大少敢于挑战强权、嘲弄xx,比北大盛产的缩头乌龟强多了”

    不错,余大少喜欢装深沉,还喜欢居高临下,自视不凡,而且迷信老美只崇西方,轻贱民族传统文化,老枭以前就看他不惯。但他那敢言敢怒、亦狂亦侠、抨击强权的勇气,那追求民主、同情弱小、直面现实的精神,却是矫矫不群、愈挫愈奋,凭这一点,就令老枭既佩服,又惭愧。自愧不及啊。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何况一个战士,在他向前猛冲莽打时,露出来的破绽必多。但鲁爷说得好,有缺点的战士毕竞是战士,没有缺点的懦夫终究是懦夫。灵魂的平庸、怯懦、丑陋,就是最大的缺点!

    例如他在《台湾的选择》一贴中写道:“我在电视中看到过连战的讲话,既没有激情也没有内容,平庸乏味之极。如果从大陆的高层领导中选一个连战的“双胞胎”的话,显然就是李鹏。李鹏是大陆高层领导中最保守、最愚昧的一个,民间关于他的笑话也最多。大陆的老百姓一看到李鹏在电视上出现,都有深受侮辱、“痛不欲生”之感。连战虽然没有李鹏那样明显的“弱智”言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他们都无法让老百姓尊重和喜爱。在极权主义社会,一个无能的领袖可以以靠威权和惯性来维持自己的地位。所以,像李鹏这样智力在平均水平以下的人,也能担任总理和人大委员长长达十余年之久”。

    这几句话,就非那些懦夫和乡愿说得出来!

    当代中国,谁不知道腐败泛滥、道德滑波、分配不平、百弊丛生的症结在那里,谁不知道腐朽僵化的政治体制已成为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拦路虎。缺少的,只是皇帝的新衣的童话中那个孩子的勇气啊。大多数知识分子或躲进书斋噤若寒蝉,或甘为帮闲推波助浪,至多只敢旁敲侧击一下、指桑骂槐一番。在这种众人皆醉、举世皆浊的情况下,胆敢说破假象、说出常识,就显得尤其难能可贵了。

    李寒秋在军事、外交方面经常发表高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文笔相当老练,而且骂起美国来,慷慨激昂、大义凛然,无疑很有才华,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太聪明,大圆滑,太功利,大乡愿,太缺乏灵魂的热度、质感和份量,与挨过老枭一脚的滑头李国文一样,充其量,只能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小才子,如此而已。

    话说回来,比起那些卖身投靠、卖魂求荣、唯权唯上、为虎作伥者,比起一味为权力舔屁股、抬轿子的御用文人来,李寒秋、李国文他们“毕竟不愿意参加某个组织,服从严格的纪律,按照指挥行事”,毕竞高出不止一筹哩。

    2001、12、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