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王八蛋代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八蛋代表!

   近日 "两会"的报道连篇累牍,歌功颂德之声充斥传媒,纵不想看不想听,只要打开报纸或电视,还是免不了有"两会"方面的文字或声音强行钻进眼晴耳朵。电视上,曾有一位代表无比真挚地说:"我来的时候乡亲们拉著我的手说'你一定要把我们的想法带上去'"。听到这里,我想,有戏,乡亲们的话,来自民间最底层,多少有一句半句真吧。可我马上绝望了,这个代表接下去说:"'这个想法',在我听来就是说乡亲们的生活特别的好,不把这种好日子的情形带到大会上说一说,大家心里就会很不好过"。

    几十年来,听过多少排山倒海的无耻之言,感觉神经都己经麻木了,懒得耻笑更懒得愤怒了。可听了这个代表的话,我还是忍不住大骂出声来。

    不用提前乡党委书记李昌平给朱熔基上书为农民鼓与呼"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不用提官方媒体偶尔透露的农民受剥削受压迫的种种苦难事例,不用提作为一个中国人免不了耳闻目睹及亲身经历的农民因看不起病、交不起孩子学费和各种税费而发生的种种悲剧,不用提户□制度、社保制度及种种政策法规对农民明目张胆的岐视,不用提近几年来农民反抗事件愈来愈多、愈演愈烈, 这一切都不用提了,就说最忌真情实况最爱自吹自擂的党和政府及其领导人吧,也已经认识到对农民的歧视性体制和政策已经越来越难以为继了。2003年元月上旬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做了几个重大的决策:

    对来自农村的一亿二千万进城农工采取开放政策,允许农民工可以留城工作,在就业、户口、小孩教育和社会保险等方面不再继续受歧视;决定在5~7年内逐步取消乡村两级政权机构,实行农民选举"自治"管理;实行新《农村土地承包制》,其中承包权可以私人占有、使用、转让、继承等;计划将积极财政政策的投资重点从工业和城市向农业和农村转移;农村9年制义务教育经费改由中央和省级政府预算负担

    上述改革计划能否善始善终、实际执行,是另一回事,毕竟中央已认识到三农问题的严峻性和迫切性。据某报记者李兆清报道,农业部的一位官员说,近年来,中国农村经济、社会的基本面的状态正处在每况愈下的境地。农业收益明显下降,农民增收停滞不前,乡镇企业开始萎缩,"民工现象"处境艰难。最让人痛心的是,乡村两级的腐败以及对农民的横征暴敛,把农民种田的微薄收入搜刮一空,农民的不合理负担之重前所未有。但是,指望农产品补贴来保护农民利益是不现实的,在现行体制下,对农产品的补贴最终将落到垄断型国有商业系统的口袋里,实际上是养肥了供销社、粮食等系统。

    然而我们这位农民代表,却还在代表农民向上报喜:"这五年是农民得实惠最多的五年"!对此,有位自称【我是农民】的网友说得好:"或许有人会说,人家的发言虽然有炫耀成绩的意思,但却代表了他所在地的真实情况。也许是的。但我仍然要问:为什么代表都是富裕地方的人呢?有人会说,我们的代表也有很多来自贫困地区。那么我又问:他们又为什么不说真实的农民问题呢?总之,"三农问题"是很严峻的,没有人或极少数人能够提出问题,是不正常的。也可以说这些选出的代表并没有真正代表民意"。

    老共自称是工农民众的代表,但8个花瓶党没有一个是代表农民利益的。在中央、省县各级政府及人民代表大会中,农民代表只占极少数,而这极少数所谓的农民代表,客观上既不是农民自己选举出来的,主观上又毫无代表农民阶级利益、为农民讲话的意愿,而且也不具备反映真实民意的能力。他们和其它各界代表,与高唱"这五年是农民得实惠最多的五年"的代表一样,本质上皆属一丘之,都是无知无德之辈,只是这个代表表现过了火,成了三无之尤而已。

    对于这些吃人饭不说人话的代表,还有什么可说的呢。骂吧,骂了也白骂,白骂也要骂:垃圾、狗屁、王八蛋。

    ——原载《新世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