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东海一枭(余樟法)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文人好吹,自古而然。

    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以诗赋取土,讲学而优则仕,行政人才的选拨方式,主要是科举,考的是文才;辅之以察举,察的是品德(历史上似乎只有曹操公开过选用人才只重实才不重细节的观点)。殊不知文学之才并不等于行政之才,文章做得好并不等于官做得好工作做得好。德,更是缺乏规定性和可操作性。因此汉代有民谣曰:“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就象现在高喊以德治国,组织部门经过考察,提拔上来的往往都是最“缺德”的家伙。

    这种文才等于官才的行政人才的选拔方式,久而久之,加上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思维方式,就养成古代文人顽固的政治情结和容易自我膨胀的习惯:不论实际才干如何,具不具备办事、行政能力,不论是否担任过一官半职,有没有从政经验,都爱做“治国平天下”的大梦,都爱发怀才不遇的牢骚,都象老枭一样,喜欢大吹:如果怎么样怎么样,我就将怎么样怎么样。

    最典型的例子,当然是诗仙李白了。他不但是浪漫主义诗歌的大宗师,也是英雄主义精神的代表者。

    李白天生傲岸疏狂,“不求小官,以当世之务自负”,他的政治抱负是:“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以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他在诗文中常借历史风云人物自况。如“广张三千六百钓,风朝喑与文王亲”的姜太公,“东下齐城七十二,指挥楚汉如旋蓬”的郦食其,“为君谈笑静胡沙”的谢安石,“终与安社稷”的张良,“却秦振英声”的鲁仲连,还有管仲、苏秦、乐毅、范蠡、毛遂、李广、周瑜、诸葛亮、韩信等等。而且他笔下的英雄人物,大多出身卑微,是以贫贱之身,出为帝王之师,辅成王霸之业。

    有时狂起来,他连儒家大成立圣先师也拿来自比:“君看我才能,何似鲁仲尼”;连封建时代最受崇拜的尧舜也不在话下:“尧舜之事不足惊,自余嚣嚣直可轻”…。

    李白的英雄心态伟人情结,带有强烈的浪漫色彩,如果真让他为官一任,未必真能造福一方,弄得不好,很可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象毛泽东,以神州大地为纸,以国家大事为诗,“浪漫”起来,就成了十年浩劫。不过,对于李白而言,行政能力如何并不重要,他的英雄理想,已成就了他,成为伟大的诗歌英雄。

    诗人大都很牛,从某种意义上说,一部波浪壮阔的诗史,就是一部此伏彼起的吹牛史。诗人,就是要有“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度,有“安得推眉折要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自傲,有“我辈岂是蓬蒿人”、“长风破浪会有时”的自信,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自许,有“竟须将银河亲挽,普天一洗。麟阁才教留粉本,大笑拂衣归矣”的自豪,有“他时养健拿云爪,浪卷钱塘挟巨雷”的自期…。

    如果都象新中国的知识分子,一个个“谦虚谨慎、戒骄戒躁”,“我有罪我该死”,一个个不是奴才就是奴隶,一个个拍起马来,胆大如虎;吹起牛来,胆小如鼠,那还有什么诗,还有什么诗人!

    老枭所喜欢的喜欢吹牛的文人很多,也有不喜欢的喜欢吹牛的文人,康有为就是其中的代表。

    这位老兄一生好吹,至死不改。平心而论,他的牛,吹得确是非同凡响。

    他第一次见“两朝帝师”翁同和,大谈变法维新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居然让翁大开眼开,在日记中留下“康祖诒(康有为的字)狂甚”的评价,并向光诸力荐“大材pan.pan(此字打不出来),胜臣百倍”;才学出众的梁启超闻康一席话后,“冷水浇背,当头一棒,一旦尽失故垒,惘惘然不知所以事”(梁启超《三十自述》),…。论学问,老康儒佛皆精,中西皆博,作一个专家学者,自属一流,岂是北大复旦什么博导之流,所能望尘?

    难怪老康以圣人自称,以长素自号。孔子有素王之尊称,他居然想压过孔子。从他给五位弟子所取名号,也可见此意:

    陈千秋号超回,梁启梁号轶赐,麦孟华号驾孟,韩文举号乘参,曹泰号越级(人字旁)。比颜回、子贡、孟子、曾子、子思都要高出一头。可见为师者是何等唯我独尊目无余子。 但老枭仍然不喜欢,甚至鄙视此人。有两大原因。

    一是此人性情顽劣、胸襟狭窄、见识浅短、是个吹牛的雄才,办事的蠢才。

    公车上书之后,康圣人名声大震,朝野轰动,成为一时人望。孙中山想与他结交,他大端臭架子:“孙某如欲结交,宜先具门生帖拜师乃可”,老孙一代人豪,也是不愿居人下者,一笑置之;

    他瞧不起谭嗣同、林旭等青年英杰,搬出麻衣相法来给他们看相,说他们“鬼幽鬼躁”,非“开国功臣”相;他在北京办强学会,开始人才很旺,连一代重臣李鸿章都主动提出赞助白银二千两作入会费,他居然不同意;两江总督张之洞,是个手握实权的开明官僚,对维新变法也有兴趣,也表示要赞助强学会,只因一言不合,康圣人就跳了脚,砸了锅;…。

    “在野党”(以孙中山为代表)他瞧不起,“太子党”他不重视,实权人物他不但不会拉拢还拒之门外,这不是自我孤立吗。死抱“虚君”光绪的小腿,有什么用!

    须知政治家要有政治家的气度,要示人以广,以大,以春风栩栩明月朗朗,要“宰相肚里能撑船”,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统一战线。

    老枭这样的一介隐士,关起门来当大王,睚眦必报,小肚鸡肠,自然无妨。可康圣人是以“圣之时者”自许的,是要当“大翼垂天四万里,长松拔地三千年”的伟人的。而且历史已把一个改天换地的大机遇放在他手里了,却被这个狂而且妄的蠢材白白浪费了。变法失败,与这个领导者的愚蠢难脱干系。

    这也罢了,最让人鄙厌的是这位以圣人自居的牛皮大王,人品行止也大有问题。

    变法失败,所保之皇被囚(光绪),所共事的同事弟子们被杀(六君子),他则一逃了之;在海内向华侨蓦捐,要支持谭哥挚友唐才常鼓动武汉自立军起义。巨款到手,他却只拿出一小部分援助起义,大部分自落了腰包,致使起义一拖再拖,谋泄事败,义士们死于非命;晚年,他又加盟张勋的草台班子,大演“复辟”丑剧,自己跳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谭哥死后,康的悼联曰:“复生不复生矣,有为安有为哉”。无为也罢了,如此无行、无义、无信、无耻,怎么对得起死者啊怎么对得起!谭哥纵复生(谭字复生),也会气死的。

    有人文革时从广西博物馆“取”出一副木板联:“文章报国,诗礼传家”,联语是康有为的,后几经辗转,落入我手。现改为“文章误国,诗礼欺人”,还赠这个误君误国、欺人欺天的牛皮大王吧。

    2001、12、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