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桃花影落飞神剑]
东海一枭(余樟法)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桃花影落飞神剑

    网络似江湖又似官场,热衷于排排坐吃果果的游戏,常有些什么“十大高手”、“点将录”、“封神榜”、“英雄榜”之类的游戏文字出笼,大多名实乖违,荒诞不经,不值一哂。老枭就常入选“十大政论高手”、“网络诗坛一百零八将”之类,唯『关天茶舍』草鱼子《新华山论剑英雄榜》加我以东邪之号,最得我心。

   《射雕》中的东邪黄药师,乃老枭生平最心仪的武侠人物,且秉赋相似、爱好相类、性情相投、才华相匹,不知老枭是东邪现实中的化身呢,还是东邪是老枭小说中的影子?反正两人的共同点很多,且听我一一举来。

   东邪天赋极高,学识极丰,聪明绝顶,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术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老枭也是绝顶聪明,胸罗万象,举一反三,闻一知十,才艺丰富,爱好广泛,能文能武,亦诗亦拳,不论诗场文场、酒场情场,都是寡逢敌手。端得是品味高雅,风流倜傥,有鬼神莫测之机,古今无双之学也。

   东邪武功盖世,跻身五大高手之列。他的碧波神功,弹指神通、九阴白骨爪、落英神剑掌,落英神剑,还有奇门五行,皆武林绝学,一生纵横江湖,快意恩仇,视天下英雄如草芥;老枭也是武功高强,不论街头还是床头,身经千百战,欲求一败不可得。至于网战,更是举重若轻,大象无形,嘻笑怒骂,力透纸背,拈花摘叶,伤人立死,真可谓打遍天下无敌手也。

   东邪疏放不羁,狂傲自负,天上地下,唯我独高。他非黑非白、亦正亦邪、薄古非今、目空一切,率性而为,不受约束,视孔孟之道,世俗礼法如粪土,“礼教之俗岂是为吾辈所设!”。

   他说:“我黄老邪生平最恨的是仁义礼法,最恶的是圣贤节烈,这些都是欺骗愚夫愚父的东西,我黄药师偏不信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礼教,人人说我是邪魔歪道,哼!我这邪魔歪道,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混蛋,害死的人只怕还少几个呢!”,但对真的孝子贤师,他却恭敬有加;

   他独来独往,既不象北丐洪七公那般行侠仗义,也不象西毒欧阳峰那般狠毒阴险、随意杀人,就算有人侮辱他,他也只不过说一句:“我黄药师是何等样人,岂能和你一般见识”。他也不似南帝段皇爷那般宅心仁厚,他会说:“难道我黄药师当真不会杀人吗?”。他懒得与人多说废话,宁可把一切莫须有的罪名都揽到自己身上也懒得分辨;当尹志平骂他邪魔外道时,当柯镇恶吐他一口唾沫时,他反而十分高兴,因为这正合他的性格。

   老枭也是胸中有物,目中无人,独往独来,独立独行。在生活中,在网络上,我常常是休休有容的,对于无知的指责、无理的攻击、无聊的口水、无端的冒犯,大多一笑了之,但这不是与人为善,表现什么宽宏大度,雅量高致,而是不屑一顾,不屑用牛刀杀鸡也。但也并非总是如此,有时也说,“难道我老枭当真不会杀人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黑对黑以恶制恶!不予计较是我的傲,勇于报复则是我的邪。

   有人嘲笑我又想当特区长官又要争国家主席,翩然一只云中鹤,念念不忘的是功名利禄,殊不知那都是调侃,借长官主席之类道具玩玩,开开心而已。在老枭眼里,权力场,垃圾堆耳,主席书记,大俗物也,何足道哉。我对官场的厌恶,对现实政治的鄙弃,对共产党的不满不合作,大多由于我乖僻清高的个性,并非有什么私仇私怨也。

   我唯一不喜欢东邪的是他常常迁怒于人,如抓不到梅超风和陈玄风,竟挑断了门下所有弟子的脚筋赶出桃花岛;由于听信了黄蓉葬身大海的消息,便去找郭靖的师父们的晦气。不过俺老枭也缺点多多,如贪杯好色,性格暴躁等,大哥不说二哥,大家彼此彼此。

   东邪痴于夫妻爱情,重于父女亲情,老枭除此之外还珍惜友情。此外我不卖任何人任何组织的帐!看不惯朝廷,提脚就踢,看不惯草莽,提笔就扫。而那些没有武功的市井小民,无意中侮辱了我,哈哈一笑而已。

   偶尔为贫弱群体说几句话,有人说我是新左派,誉我为弱势的代言人;偶尔为草莽中人打抱不平,有人说我是自由派,誉我为什么民主斗士;偶尔开罪了民主豪杰,又被斥为“人不人鬼不鬼”的“落魄酸儒”…。某党党员就骂我曰:“某些自命不凡的才子的高谈阔论更象是匍伏在地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得到一点自由的赏赐,他们的思想对共产党来说是无害的,甚至是有益的”。

   风雨我独立,千山我独行,其实我是一个无门无派、独行独立的自由人。英-埃里-凯杜里说过,“一个人可能被囚于条件最恶劣的地牢,和经历最残酷的暴政,但是,如果他的意志是自由的,它依然是自由的;当他们意志依据绝对命令行动,它的意志便是自由的”。只要拥有高贵的心灵、自由的意志,帝力于我何有哉,国家主席、民运领袖于我何有哉!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是我自己的帝王!

   金庸不懂旧诗,所作乱七八糟,但他为东邪作的这副联:“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却是颇为精彩,既切合黄老邪的身份,又能传达黄药师的潇洒风神,特借来上联作此帖标题吧。

   2002、12、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