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据香港最新一期「动向」月刊报导,胡锦涛在新一届政治局第一次扩大会议上首次提出「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胡锦涛强调,一个人民的政党、人民的政府,是不能用专政方式压制、行政措施强制社会上各种属於人民内部矛盾的反对声音和自发的反对活动,「因为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精神,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

   老枭不禁仰天长叹:危矣我党,危矣小胡。小胡真是太嫩了呀!岂不闻“从来家贼最难防”之古训乎,岂不闻自古以来,绝大多数统治集团,都是被起义造反者即家贼推翻的。少数主子被外敌打倒,也往往根源于内贼作乱。因此慈禧有“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指示,蒋委员长有“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都是十分英明的。可惜的是,他们心肠还不够硬、手段还不够辣,未能把所有的反对运动和“反动势力”扼杀在萌芽状态,最后还是亡于家贼之手。

   历代统治者无不以民为敌、防民如贼,良有以也。对此,梁启梁《中国积弱溯源论》有过精彩的论述:

   “所谓监之之术者何也?夫既得驯之、餂之、役之之术,则举国臣民入其彀者,十而八九矣。虽然,一国之大,安保无一二非常豪杰,不甘为奴隶、为妾妇、为机器者?又安保无一二不逞之徒,蹈其瑕隙,而学陈涉之辍耕陇畔,效石勒之倚啸东门者?是不可以不监。是故有官焉,有兵焉,有法律焉,皆监民之具也;取于民之租税,所以充监民之经费也;设科第,开仕途,则于民中选出若干人而使之自监其俦也。故他国之兵所以敌外侮,而中国之兵所以敌其民。昔有某西人语某亲王曰:“贵国之兵太劣,不足与列强驰骋于疆场,盍整顿之?”某亲王曰:“吾国之兵,用以防家贼而已。”呜呼!此三字者,盖将数千年民贼之肺肝,和盘托出者也!夫既以国民为家贼,则防之之道,固不得不密。伪尊六艺,屏黜百家,所以监民之心思,使不敢研究公理也;厉禁立会,相戒讲学,所以监民之结集,使不得联通声气也;仇视报馆,兴文字狱,所以监民之耳目,使不得闻见异物也;罪人则孥,邻保连坐,所以监民之举动,使不得独立无惧也。故今日文明诸国所最尊最重者,如思想之自由,信教之自由,集会之自由,言论之自由,著述之自由,行动之自由,皆一一严监而紧缚之”。

   虽然,以国民为家贼,导致了国家积弱、政治腐败、人民愚昧,然而,对于统治者而言,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维护和加强专制才是生平第一要务啊。小胡贵为党的总书记,最重要的责任和义务,就是以党的命运为自己的命运,切实保护特权集团和奴才集团的利益。身为主子,关键的一条,就是要练就厚黑功夫、铁石心肠、霹雳手段,对于任何有害或不利于党的权威和专制、有害或不利于特权奴才利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力量,对于家贼,挥动专政的铁拳,坚决斗争、无情打击!

   对于我党、对于特权集团而言,社会上任何反对声音反对力量,都是不利的,有害的,都是家贼,不存在什么“人民内部矛盾”。主张暴力革命将我党推而翻之的当然是家贼,强调和平理性非暴力、呼吁改革改良的何尝不是家贼?扬建利、魏京生、王希哲、刘晓波、王丹等民运斗士是家贼,余杰、东海一枭、刘荻、王怡、冉云飞之流何尝不是家贼?政治异议分子是家贼,越级告状者、上街闹事者、非法练功者、擅自反腐者何尝不是家贼?

   他们观点有激进保守之分、立场有右派左派之异、身份有工农士商之差、危害有轻重大小之别,但在视专制为罪恶渊薮、共党为邪恶象征这一点上是一致的,都是在挖专制主义的墙脚、坍共产党的台,都会影响社会稳定、危害国家安全,都属于敌我矛盾、阶级斗争。

   对家贼的仁慈和纵容,就是对自己、对主子集团和奴才集团的残酷和不负责任,这才“不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精神,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呢。社会主义制度精神是什么,就是一党独大、权贵专政;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准则是什么,前者就是一言堂、家长制,后夺就是党治大于法制、特权大于人权!连这种马列主义、共产意识的常识都弄不清楚,怎能当党的总书记?啧。

   如果放弃专政的手段,那就等于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自动放下屠刀解除武装,不但容易被广大家贼所伤,而且必将导致主子集团奴才集团的内斗火并,或毁党,或自毁。君不见苏东坡乎,君不见赵紫扬胡耀邦乎,殷鉴不远啊。为君之道,来不得一点点心慈手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当总书记更不能菩萨心肠。不然,不但这个位子坐不稳坐不久,只怕还会给党的事业、革命的事业造成巨大的危害乃至失败。

   在此隆重推荐马基雅维利《君王论》一书。该书深刻的剖析君王统治之术,阐明一个君王如何才可取得权力、巩固权力,并且如何运用这些权力。他提出了理想的君王必须勇猛如狮、狡诈如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强调政治无关乎个人道德。他提醒君王要懂得在必要时拋弃道德枷锁,不惜为恶。他认为让人民惧怕君王比让人民爱戴君王更使社稷安定。君王如坚持以行善为己任,不仅不能成大事,更必会被摧毁。因为他认为人性本恶,如果君王仁慈,只会让人民逐渐产生轻视之心,会不停挑战君王的容忍限度。

   传统国粹,则有韩非子以权势法术为中心内容、并为两千年来高度君主集权奠定了思想基础的“君临之术”:“杀戮谓之刑,庆赏谓之德”,君主“所导制其臣者二柄而已矣”。“君执柄以处势,故令行禁止,柄者,杀生之制也,势者,胜众之资也”。所谓法呀、刑呀、杀生之制呀,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专政和专政工具呀。

   据说小胡还指出,新班子建立後,「在会上,在工作上,都不讲假话,不讲违心的话,不讲空话和废话,不做假事,不做违心事,不做吹吹捧捧庸俗事」。这怎么可能呢,在现行体制下怎么能够“不讲假话,不讲违心的话,不讲空话和废话,不做假事,不做违心事,不做吹吹捧捧庸俗事”呢,这不是要求粪坑里的蛆虫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吗。太强人所难了,不利于班子的团结呀。小胡何其幼稚哉。

   制度不同,领导方法、治国手段也不同,千万不要照搬西方民主社会的那一套做法呀,那会害了自己也害了“党和政府”呀。老枭对小胡爱深望重,责之也切,冒昧予以指点,不恭之处,还望海涵。

   当然,“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这些话,当口头禅说说、当表面文章做做不要紧,还可以起到迷惑敌人、软化家贼、往自个脸上贴金的作用。如果小胡是在“讲假话,讲违心的话,讲空话和废话”,是表面上民主、实质上专制,口头上宽容、行动上专政,那老枭就放心啦,那说明胡总书记已深得马基雅维利、韩非子和李宗吾的精髓和真传了。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吾有厚望焉。

   不过那样一来,老枭也是家贼,迟早难逃专政的铁拳。老枭危矣。

   2002、12、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