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东海一枭(余樟法)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中华工商时报》1 月9 日刊登汤安中教授的文章认为:剥削同阶级压迫联系在一起,任何分割必导致荒唐。哪里有阶级压迫,哪里就有剥削,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阶级压迫。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决不能分开。今天中国早已消灭了阶级压迫,那么又何谈剥削呢?难道今天中国仍然存在压迫阶级,那么这个压迫阶级是谁?

    我只赞同半句话:哪里有阶级压迫,哪里就有剥削。其余的观点大违常识,错谬百出。本不值得老枭出手指误批谬。但我想借此机会谈谈对剥削概念的理解,并对当今剥削现象作个透视。

    关于剥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定义是:“剥削是社会上一部分人或集团凭借他们对生产资料的占有,无偿地占有另一部分人或集团的剩余劳动。”,但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主要是认为这个定义有缺陷,涵盖面太狭窄,没有把流通领域的剥削包括进去,没能把社会经济生活中广泛存在的、法律上没有所有权而凭借对生产资料、流通资料的经营权无偿占有他人劳动成果的剥削现象和剥削行为包括进去。还有一些学者提出超经济剥削的概念,认为这种超经济剥削是由于权力、体制、政策引起的对他人劳动的无偿占有。

    综合而言,剥削是指社会上一部分人或集团凭借他们对生产资料、社会资源或公共权力的垄断,无偿地占有另一部分人或集团的剩余劳动。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存在过两种基本的剥削形式,即权力剥削和资本剥削。奴隶社会、封建社会是建立在君主、帝王私有制基础上的君权剥削,社会主义剥削是建立在政党私有制基础上的党权剥削,资本主义剥削是建立在平民私有制基础上的资本剥削。

    君王私有制和政党私有制都是一种建立在人身权利不平等基础上的财产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有权就有钱,当官就发财。平民私有制则是一种建立在人身权利平等基础上的财产制度,经济关系与政治权利无关。资本主义存在着资本剥削,但消灭了政治压迫,推翻了阶级压迫。比起特权剥削来,资本剥削更为文明化、人性化、理性化,更为温柔敦厚、温文尔雅。

    同为特权剥削,论剥削量的深度、广度、高度和严重程度,党权剥削又比皇权剥削更进了一步,更为内在丑陋惨酷而又外表不露痕迹,堪称史无前例,后无来者。

    在所谓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代,党控制经济领域中的一切,形成了一套极为高明潜隐的剥削制度。一是控制工人的工资收入。工人工资之低与工人所创造的财富不成比例;二是控制消费;三是节省劳动保护开支。中国工人工作条件往往极为恶劣和危险,事故和职业病的发生率几十年来居高不下。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为国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实为市长经济)时期,特权剥削浮上水面,官僚私有化撕开堂皇宏大的面纱,渐渐露出了丑恶的面目。全民所有变成了国有,国有就是党有,党有就是权有。庞大的全民所有的财富,成了一小撮公仆予取予求、随意挥霍的私房钱。百分之八十的社会财富集中到了百分之二十的人手中,这百分之二十,主要由权力所有者及公仆围绕在权力周围的“资产阶级”组成。三位著名中国问题学者王绍光、胡鞍钢、丁元竹在题为《最严重的警告: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中指出:

    “改革开放廿多年来,尤其是近六、七年来,愈来愈成为「零和博奕」 (zero-sum game) ,即:在少数人暴富同时,另一些社会群体成了绝对输家。这些输家群体得不到照顾,不满自然增加。据他们估计,城镇居民对生活状况不满的占全国城镇人口百分之二十二点四五,约一、二亿人,其中非常不满的在百分之七至八,约三千二百到三千六百万人之间(此数不计农村人口)”。

    是什么导致了如此严重的两极分化,导致中国社会成为金字塔结抅?是分配制度的极端不公,是对非法暴富行为的元耻纵容,问题的根子在于一党独大不受監督的社会主义制度。本来从理论上讲,社会主义不允许也不会出现两极分化的。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决定了按劳分配原则在分配领域的主体地位。实行按劳分配,本来意味着社会财富的大部分为国家、集体和广大劳动者所占有,然而,按劳分配是假,按权分配才是真,有效监督的缺失,使少数人垄断了社会财富。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共产党领导,实质上成了坚持专制主义,坚持特权剥削。

    当前劳动阶级,所受到的剥削之重、所承受的税负之高、所遭遇的苦难之深,比许多封建朝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如当今农民要供养世界上最为庞大而且流氓化严重的官员队伍,受教育机会少,缺乏迁徙自由,缺乏社会保障,遭受政府岐视和“公家人”、城里人凌辱等。总不能把这些苦难的根源,全都推给历史吧?

    单说官民比例,据有关资料记载:我国西汉时期,官民之比为1∶7945;唐高宗时已增加一倍:1∶3927;元成宗时,全国人口与西汉相差无几,官民之比为1∶2613;清唐熙时已高达1∶911。当代情况,据《南方周末》1998年1月23日报道,建国初期官民之比为1∶600, 1991年为1∶34。现在肯定与时俱进了。横向看看,官与民之比,在日本是1:150;在法国是1:164;在美国是1:187。纵看撗看,我国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的五大班子都堪称世界上最为庞大的官僚机构。这些官僚机构的运行费行和人员工资从哪里来?税费耳。再加上这支世界上最为腐败堕落的队伍每年恣肆地贪污受贿外逃挥霍浪费的天文数字的资金,中国人民的负担能不重吗!

    农民负担太重,是中央国务院早就承认的,故年年发减负文件,可惜尽是表面文章。李昌平在《我向总理说实话》写道:农民的负担重如泰山,农民无论种不种地都必须缴纳人头税、宅基费、自留地费,80岁的老人和刚出生的婴儿也不能例外。经常有老人跪在他面前求个说法:“李书记,你说说看,中国有哪朝哪代,要我们80多岁的老人交税的?”。中国历代多数王朝,对60岁以上的老人都是免税的。

    用汤安中教授話讲,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阶级压迫。“今天中国早已消灭了阶级压迫”云云,无异于痴人说梦。恰恰相反,今天中国的阶级压迫特别严重惨酷。一切独立于现政权之外的工会、农会、商会、宗教团体、媒体,都被坚决取缔,一切异己力量都被全部镇压。这还不是阶级压迫?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对当前中国社会阶层变化作了总体分析,以组织资源、经济资源、文化资源占有状况作为划分社会阶层的标准,把当今中国的群体划分为十个阶层:国家与社会管理阶层;经理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人员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城乡无业、失业和半失业人员阶层。其中国家与社会管理阶层和经理阶层就属于垄断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实施压迫剥削的特权官僚阶级。其余阶层虽所受压迫剥削程度不同(依次递增),但都属于受压迫受剥削的劳动阶级。

    当今中国的主要矛盾,就是官僚特权阶级与全体劳动阶级之间的矛盾。相对于特权阶级对广大民众无微不至、无远弗届的压迫剥削,某些工商业主与工人、民工之间的矛盾,就属次要矛盾矣。

    特权压迫官僚剥削已是当前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和中国人民痛苦的总根源。在无比美好的共产主义大同社会到来之前,是无法消灭剥削的,但是人民有权选择一种更为合理和文明的剥削:资本主义剥削,至少自由、人权、公民权能够得到一定的保障。

    日前朋友宴娶,一位教音乐的老教授哼了一支歌,是改《社会主义好》的,形象地传达了社会主义大家庭里广大“主人”的惨痛,录此为本文殿后吧:

    社会主义好吗?社会主义好吗?

    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好吗?

    反动派,没打倒,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

    全国人民大分裂,掀起了专制主义迫害高潮剥削高潮…

   

   输入时间:2003-1-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