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有mm笑我是色中饿鬼:君本豪侠,奈何作鬼?我反唇相讥:卿本佳人,奈何作贼?此贼非彼贼,不偷财物不偷国家,所偷者乃一个字,一个令多少男女生死相许、多少英雄魂断蓝桥的情字也。

    老枭的同志遍天下。温柔乡是英雄墓,古今中外,又有几个英雄或自以为英雄者,不好美色不作此鬼不愿葬身此处?俗话说,英雄爱美女,美女爱英雄,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代代一茬茬的英雄美女,不断重复上演着一曲曲丰富多彩的爱与美的喜剧、闹剧和悲剧。而赞美美人、歌咏爱情的名篇佳章何其多也。美丽的女子,对于文人诗家来说,乃美的化身、爱的象征、诗意的栖居啊。

    英雄爱美好色,当然是出于爱,但很多时候,这种爱是混和掺杂了许多杂质俗物不良成分的,有的时候,女人不过是一种道具、工具而已,或借以消除人生失意理想破灭的悲忧痛苦,表达对现实的深刻绝望,或借以逃避现实生活、人生责任、时局世事,表达对流俗、对社会的消极反抗,或借以伪装自己迷惑敌人,或干脆就是慢性自杀,以身殉色,或借以装点成功的得意和内心的兴奋,或纯粹就是及时行乐,享乐主义。

    李商隐《杜工部蜀中离席》曰: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表达的就是志士才人无所作为的悲愤——成都的美酒就足以伴人度过一生,何况当垆的还是像卓文君这样的美女呢!措辞深婉,看似赞美,实则心情沉痛之极。明末岭南诗人屈翁山,晚年耽于酒色,买得香东、墨西二妾,皆绝色也。有人赠诗给他道:匹马三边听鼓鼙,吴钩笑拂月初低。英雄末路怜红粉,销得香东山墨西。(李伯元《南亭四话》)。这都是借美色消愁的。

    据野史记载,当曾国藩兵围南京,太平天国大势已去之时,洪秀全日夜和嫔妃裸逐宫中,以那醇酒妇人之策,打算做个风流之鬼,了此余生;战国四大公子之一、“翩翩浊世佳公子”信陵君,因受国君猜忌,大才难展,日日以醇酒妇人自娱,不几年就死了;明末有位士大夫,国破后耻于仕清,就天天喝酒玩女人,希望纵欲过度死在女人胯下,却好几年都没死,成了干瘦佝偻的“人虾”;咸丰皇帝沉溺女色,“咸丰季年,天下糜烂,几于不可收拾,故文宗以醇酒妇人自戕。” ;汉惠帝刘盈在看到老妈吕后对戚夫人的酷刑后哭道:“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于是“日饮为淫乐,不听政,七年而崩”。这都是有意借美色慢性自杀的。

    古龙放浪形骸,是风月场中的高手,一生身经万战,乐此不疲。他说,朋友女人皆生平所好,但朋友可以在天边,女人却一定要在枕边。朋友要的是心,女人要的是色,就象无论多么醇美的酒也只有喝着才算受用一样;“且来享受醇酒妇人,尽情欢笑,明天再喝苏打水,听人讲道。”这是英国诗人拜伦的诗句,他一生和无数情人缱绻,留下许多风流韵事,甚至与异母姊姊也有过一段畸恋,这都是借美色享乐的。

    袁世凯很器重蔡锷的将才,想利用他,又有疑忌之心,便把他软禁在京。蔡锷反对袁世凯的称帝野心,但不敢表露,于是日夜在妓院(八大胡同),以醇酒美人自污,以表自己胸无大志。袁世凯称帝前夕,终于在美人小凤仙的掩护下,逃出魔窠,秘密到了云南,在袁世凯称帝后,首举义旗,发动反袁护国战争。这是借女色迷惑敌人的。

    当然,英雄爱美好色的原因,具体到个例,往往非常复杂,并非如上所述那么单纯,那样青菜炒豆腐,一清二白。例如蔡锷与小凤仙之间,并非纯粹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开始蔡可能是借"狎妓"以麻痹袁,才与小凤仙交往的,后来两情相悦,弄假成真。从蔡锷与小凤仙二人的对联中可见俩人的真情。蔡锷赠小凤仙:

    不信美人终薄命;由来侠女出风尘。

    其地之凤毛麟角;其人如仙露名珠。

    蔡锷死后,据传小凤仙身临蔡奠,亲挂一联:

    不幸周郎竟命短;

    早知李靖是英雄。

    英雄美人,相知相恋,成为千古佳话。

    古人曰:得天下英才教育之,不亦乐乎?老枭曰:得人间绝色恋爱之,不更乐乎。有人说世间至乐之事是玩政治和玩女人。老枭曰:女人则固然,政治则非也。政治既龌龊又危险,没见自古至今多少政坛大腕把命也玩进去了吗?美人给人带来的乐趣,比起外在的权力和富贵来,更本质也更细腻、浓烈,与生命贴得更近,与心灵息息相关。倘有红颜为知己,何必再去求权力的亲赉呢。

    做美女的情人远比做国家主席有趣,为美人服务远比为国家、为人民服务快乐。傻瓜才会自讨苦吃,天鹅想吃懒蛤蟆,去争取什么“竞选国家主席的权力”。悟己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什么人权、自由,让那些不怕死不要命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蠢才争去吧。老枭虽然没有政治自由,却有相当充分的经济自由、生活自由,除了老妻外,谁也不敢轻易干涉我醇酒妇人寻欢作乐的自由。

    “我很欣赏龚定庵,“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倘天公昏庸顽固!不听劝,那就去求田问舍打理自家小日子,“一事避君君莫笑,刘郎才气亦求田”;或者去“甘隶妆台伺眼波”,去与灵箫“小屏红烛话冬心”,去“勉求玉体长生诀,留报金闺国士知”,练武养气,以玄妙的长寿秘诀和超强的性能力,去报答红颜知己的知遇之恩。瞧这小老头活得多酣畅痛快!(《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一:众乐难求聊自乐》)”

    自今而后,改正归邪,不再虚耗弹药“攻击”政府,不再白费心机揭露时弊。做事无机会,做梦已成空,做小我不甘,做鬼我不屑,不如老老实实做人、想入非非做诗、轰轰烈烈做爱。从今后专心致志寻找两情两悦的绝色情人,聚精会神上我被翻红浪的绝妙战床,凭我十年养气、十年习武的深厚功力,做它个昏天黑地胡天胡地,做它个魂飞魄散脑袋空空。天下事,管它娘。曾有朋友劝我小心牡丹花下死,老枭大气凛然地答曰:难以超生民主国,何妨醉死牡丹花。

    同时,也奉劝广大异议分子、“反动人士”、汉奸国贼向老枭学习,向老枭看齐,与其反腐败反特权争民主尽做无用功,给政府添麻烦,给自己找麻烦,不如惜玉忴香朝欢暮乐做个大情种,让自己消魂,让美人飞天!

    没有了汉奸的破坏,爱国贼们可以更加专心窃国卖国,没有了空谈家异议者的骚扰,特权者们可以更好地实干加巧干,没有了老枭之流的胡捣蛋,社会从此稳如泰山,国家从此安如盘石,共党从此东方不败,万寿无彊。

    不过,要找到一位配得上我的优秀、值得为她她也愿意为我献身的好情人,倒非易事。“美貌女子不难找,难在我喜欢;我喜欢的不难找,难在喜欢我;情貌相悦的美人不难找,难在心有灵犀一点通,思想境界两相侔;心灵相通境界相侔也不大难,难在其富有牺牲、奉献的精神-----能容许我只负有限责任也。盖老枭为人夫为人父,已无资格再开办无限责任公司矣。”(《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但我相信,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老枭上穷碧落下黄泉,擦亮慧眼求之遍,总有成功的一天。正所谓: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哈哈哈

   

   输入时间:2003-1-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