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当今中国,炒风猛刮。从邮票到股票,从歌星影星到球星脱星,从书籍中药纳米到官司官员高考状元,从影视娱乐广告行业商业的领域到文化、科技、政治领域,从物质的层面到概念、精神乃至意识形态的层次,无论什么事物,什么问题,都可以成为炒家的锅中物。只要有利可图,都可以大炒特炒,炒个不亦乐乎。民间有顺口溜曰:
   
    小报经常炒明星,形象生动演艺精,
    摇头摆臀乱做态,嘴尖皮厚腹中空;
    广告经常炒大款,乐善好施心肠软,

    表面一副君子相,心狠手辣只弄钱;
    文坛经常炒作家,人家不夸自己夸,
    互相吹嘘连环捧,你炒我来我炒他;;
    国企经常炒经理,回天有术力无比,
    肥了方丈垮了庙,屁股一拍溜之急;;
    书商经常炒学者,著书立说成果多,
    写书实为求职称,脱离实际话空说。
   
    一年多来,“东海一枭”红遍海内外中文网络,受花受捧无数,挨砖挨棒也无数。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永,凡有论坛处,即曾见老枭。有不少网友怀疑有一个东海一枭工作室或写作班子,甚至有什么特殊的背景“来头”或什么“政治阴谋”,更有网友向我求教“超级成名术”讥嘲我炒功深厚!《新青年》网站有个叫且人的网民在拙帖《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后开骂:“我就明白着说了,东海一枭,别无耻了。如果你如自己所说的那样伟大,为什么你在网上混了这么多年了(一年多点而已),还没被关进去(我也奇怪),与不锈钢老鼠比起来,你这老大不小的人,又能算老几呢?老是写点给滥人看的烂文章,居心叵测也。你的思维里有一个基本的调调:先把自己炒“火”了再说。这不要紧,但问题的关键是:没有纯真底蕴的人,其文字之龌龊,是于国无用的。”
    我无意成为世俗眼里“伟大、纯洁”的人,我曾一再暴露我的俗、我的坏、我的江湖和草莽,一再声明我好酒、好斗、好色、好强、好佯狂、好报复,不论街上酒桌上床上,干起来都是一把好手。但我俗也俗得坦坦荡荡,坏也坏得堂堂正正,邪也邪得光明正大。用我自己的标准衡量,我就是比当今中国绝大多数人纯洁一万倍,伟大一万倍!
    不知西施之美者,无目者也。说老枭的文字“烂”、“龌龊”,这不仅是对我、更是对广大网友的智商和道德的侮辱!众所周知,真正烂而龌龊“与国无用”,乃至殃民祸国、遗毒人间的,是官方媒体上的八股文章、官样文章,是书刊市场上新华书店里的媚俗、媚官的垃圾作品,是反对自由思想民主理念并斥之为反动的下流心态!
    世间炒手炒家,往往喜欢弄虚作假,无中生有,以名搏利,唯利是图。而没有质量支持,没有真善美作后台的恶意炒作,纵红一时,终乏后劲,往往成为一触即灭的肥皀泡。炒红东海一枭的,除了我的诗词就是我的文章,是我的文字自身,说明我的文字纯度密度大、硬度温度高,一点就火,一燃就红,说明市场需要这样的文字,中国需要这样的文字。
    我自认优秀,何必故作谦虚?我认为我的思想有硬度、见识有高度,为什么要芷着掖着,为什么不大肆宣扬?我痛恨特权强权威权,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为什么不能奋起抗争?
    想起《全唐诗》中一个颇为经典的自我炒作故事:唐大诗人陈子昂初到京城时,籍籍无名。某日有人当街卖古琴,要百万高价,无人买得起,陈子昂却运来一车现钱,当场买下。旁观者惊问买琴的原因,陈子昂说“因为我擅弹古琴”。人们又问“能不能演奏一曲呢?”陈子昂说“明天请大家来我家一听”。众人如期而至,陈子昂已备好了美酒佳肴了,捧出琴来说:“我陈子昂有文章上百篇,不为人知。这种乐工的小技,算得了什么”,说完便把琴砸碎了,并将文章分送给大家。于是他一天之中名满京城。
    这不愧为一次非常成功的自我炒作。古人犹能如此做,何况我辈现代人?只要不违心,不造假,只要我锅里有真货、手底见真章,只要有利于人民国家和民主事业,我就没有理由不炒作一番。没有理由不理直气壮地告诉全体中国人:不监控威权,就没有法权,不打倒特权,就没有人权,不监督党权,就没有民权。只有向强权、特权、党权说不的声音,才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才有利于人民幸福、社会进步,才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先进文化发展方向…
    我不但要理直气壮地炒红东海一枭,而且还要尽我所能,炒红与我志同道合的朋友,炒红我心目中的时代先锋、人民英雄!相对于官方的腐朽黑恶势力,东海一枭们所代表的是一股健康、光明、正义的力量,这一股力量,在民间在江湖,也在体制内党内,虽然还不够强大,还受尽压制摧残,还处于坚冰之下暗潮起伏的阶段,但得到多助,它代表了民主和自由,代表了新生和未来,必将大潮汹湧,席卷中国!社会的进步,共产党的改良,都离不开这股力量的推动。老枭没被骚扰和逮捕,说明共产党比起文革时期来确是开明进步了,但只要还有人,还有不锈钢老鼠们因“反动言论”被入罪,就表明这个党、这个制度的反动本质依旧。
    在《致广大网警的一封公开信》中,我写道:“我之所以这么自发自觉地、夜以继日地疯狂写作,疯狂地呐喊、鼓呼、批评政府、抨击时弊,不排除好名之心作崇,但更深层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难忍的心疼和难咽的耻辱啊。
    我心疼接二连三地有处女被人民警察强逼成嫖娼案犯,我心疼农民上访告状、工人上街游行被拘留被逮捕,我心疼民工因为领不到工资而跳楼,我心疼当下乡收税的乡镇干村被称为“鬼子进村”…
    我耻辱假冒伪劣现象已从官场蔓延到全社会、从经济领域泛滥到思想、精神、意识形态领域,我耻辱买官卖官贪污受贿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已成为官场常态,我耻辱历史成了当权者任意打扮的小姑娘、民意成了可以肆意强奸的妓女,我耻辱法规、法律成了压迫、凌辱人民的工具,宪法成了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我耻辱中国领导人被评为全球新闻公敌,…
    当我知道几十年来数以万亿计的资金被用来喂养一个个白眼狼一样的独裁政权的时候,当我听说数以千亿计的资金被贪污被卷逃海外的时候,我心疼如焚!我们还有多少自己的同胞交不起学费看不起病在贫困线上挣扎啊;当我知道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不断加强的人权攻势下步步退让、不断出让经济、外交利益的时候,当我听说中国驻伊大使任期数年内都无机会正式见到萨达姆的时候,当我听说中国与北韩并列为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的时候,我耻辱难当!一个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泱泱大国,一个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尊严何在?”
    这一切国内祸国殃民、国际丧权辱国的丑恶阴黑的现象,并非老枭独具法眼,见人所不能见,而是人们已司空见惯了,或因麻木不仁感觉不到心疼耻辱,或因明哲保身不敢宣之于口、笔之成文。我老枭言人所不能言,骂人所不敢骂,说出了真话和常识,骂出了大丈夫的威风。说到底,炒红东海一枭的,是这个公仆不许说真话、主人不敢说真话的可悲的时代!
    恨只恨网络在中国还太狭窄,容不了我平凡的伟大;恨只恨传统媒体被一党独大垄断了,见不得我真实的纯洁…。不过,老枭向以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民间诗词家思想家自许,以开一代风气、领万世风流的大宗师自期,互联网角落里些些微名,何足道哉.
   
   输入时间:2003-1-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