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梟眼看世之五十二:怕死者說]
东海一枭(余樟法)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梟眼看世之五十二:怕死者說

    感謝中國哲學網的億鷹兄,爲我製作了精美的主頁《東海一梟文集》,消息發出後,特別是在“我來剝東海一梟的皮”貼中亮出真實身份後,來函紛紛,或予以謬贊或爲我耽憂乃至提出警告。

    如無名氏函:“朋友,你好

    我看了你的網頁,感觸很深。你的網頁極具思想性,儘管一些觀點我不一定贊同,但我覺得你的精神很了不起。在當今物欲橫流的時代,很多人在爲擁有豐厚物資生活而不擇手段的時候,你卻在爲一種精神而活著,甚至不顧自由和生命。

    我是一名法律碩士畢業生,更多的時候我願意從法治的角度看問題。但當法律被人用雙手制訂下來並供奉與額頭之上卻又被無情地踐踏於雙腳之下的時候,法律還有什麽意義呢?我似乎感覺到有些問題並不是法律的問題了。

    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 ,我很願自己能成爲七十年代真正活著的一員,不爲別的,只爲心中那份信念。

    你的網頁使我開闊了眼界,也堅定了一種信念。所以,我衷心的謝謝你。非常希望你能提供更多的能啓迪更多人的精彩文章。”

    如某壇斑主:“xx地處傳媒控制嚴格的中國大陸,在公安網路部門的監控之下,輕則關版,重則關站。------以後也請兄長小心點好,不要輕易暴露自己的行蹤否則可能有危險。”

    如某網友:“------你這樣做,無異自找麻煩,甚至找死!你不怕嗎?”

    不,我怕。我有父母兄弟、妻兒家室,只是個略有些書生狂氣、傻氣和書呆氣的普通草民。怕麻煩,怕危險,更怕死。

    平平安安地活著是美好的。有美酒可品,有美景可賞,有美人可愛,有奇書可讀,有奇人可友,有奇石可玩,有牛可吹有架可打有江湖可闖蕩有榮華富貴可追求可享受…,活著,苦亦甜,憂亦樂,貧亦好,賤何妨!既使痛苦艱難,憂患重重,也是美好的呀。

    未知生,焉知死。死亡,那個神秘的國度,又是多麽可怕。正如莎士比亞《一報還一報》中所描繪的:“(克勞狄奧)是的,可是死了,到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去,長眠在陰寒的囚牢裏發黴腐爛,讓這有知覺有溫暖的、活躍的生命化爲泥土;一個追求著歡樂的靈魂,沐浴在火焰一樣的熱流裏,或者幽禁在寒氣砭骨的冰山,無形的飈風把它吞卷,回繞著上下八方肆意狂吹;也許還有比一切無稽的想像所能臆測的更大的慘痛,那太可怕了!只要活在這世上,無論衰老、病痛、窮困和監禁給人怎樣的煩惱苦難,比起死的恐怖來,也就像天堂一樣幸福了。”

    我喜歡莊禪哲學,卻無法達到生死爲一、視死爲休息和解脫的高妙境界;我研習佛典道藏,卻不相信佛教的靈魂不滅和西天極樂,也不相信道教的神仙世界。

    我推崇儒家立德、立功、立言的三不朽之說。但我自知,這三方面皆非平凡如我所能辦到,我更明白,人事如燈滅,縱大德空前、豐功蓋世、出語成經,於個人而言毫無意義。“但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萬載名”呀。

    我怕麻煩,怕危險,怕坐牢,怕刑訊,怕死,但我更怕當懦夫和縮頭烏龜。面對人世的苦難、黑喑和不平,我無法逍遙自適,獨善其身,當一個自了漢。我要說,要寫,要呐喊、要控訴!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要爲弱者、受難者吐一口冤憤之氣!

    爲了正氣,97年老梟就孤身奮鬥勢頭正猛的“法輪大法”(但我不贊成邪教的定性及“嚴打”,且對有關信徒的“不畏死”精神十分欽佩);爲了尊嚴,老梟闖蕩天涯時,多次冒險痛斥黑道大佬;

    而今,爲何清連、爲羊子等四位愛國青年呼籲,痛擊時弊、怒斥不平,面對的,不是區區黑道,也不是一個氣功門派,我當然害怕。然而,爲了正義的旗幟不倒,爲了知識份子的尊嚴不滅,爲了自己良心的安寧,我無法高雅地沈默下去。

    在梟眼看詩之十六中,我曾說過:“十年磨筆如磨劍,欲向人間問不平”(拙作組詩《笑憶》)。縱牢騷無用,我還是要發,要把內心的真實想法、把不滿、不平表達出來,至少讓那些無辜冤情者知道,人心還有良知、人間還有正義在;至少讓“有關部門”知道,思想尚未統一、輿論尚未一律,並非大夥兒只會發出一種聲音:皇上聖明,奴才該死!縱然從此自絕於所謂的主流或上流社會,給自己惹來麻煩,甚至牢獄之災、殺身之禍,老梟也無悔無憾無愧,無愧於詩人這頂神聖的棘冠!

    我貪生,但我怕象狗一樣苟活和偷生,怕惹古今壯烈之士嘲笑。如果不能作爲一個人活著,如果真有那麽一天,大辱臨頭,我當勉勵自己:從容些再從容些。他們在看著呢:

    魯迅、胡適、陳獨秀、夏明翰、陳天華、續範亭他們;

    東林黨人和複社諸君子他們;

    文天祥、稽康、司馬遷、屈原他們…

    還有蘇格拉底。當他被雅典法庭判處死刑時,有許多逃生的機會,但他說:“我不肯背義而屈服任何人,我不怕死,寧死不屈”,他宣稱“男子漢應該在平靜中死去”,爲了真理,平靜地喝下了致命的毒酒;

    還有譚嗣同。變法失敗,也有許多逃生的機會,但他說:“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日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爲了國家,從容就義;

    他們爲了正義的事業,爲了心目中那個理想,奮不顧身,公而忘私,甘願牲犧一切,乃至生命。

    民國十六年,大學者王國維于頤和園自沈。對於他的死因,衆說紛紜。我以爲其遺書中的頭四句,深刻揭示了他的巨大隱痛和自殺的原因:“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世變,義無再辱!”。

    好一個義無再辱!誰不貪生,誰不怕死?但尊嚴有其底線。“人,不能低下高貴的頭”(陳然)。當“爲人進出的門緊閉著,爲狗進出的洞暢開著”的時候,是選擇做一條狗呢還是做一個人?古今中外,許許多多成仁取義、爲義敢死的真英雄大丈夫,以實際行動作出了驚天泣地的回答,以轟轟烈烈的死,向邪惡強權、黑暗勢力發出最後的抗議!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臧克家)。這個平庸得近乎卑賤肮髒的時代,大多的不義和無恥,大多的行屍走肉!“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顧炎武)。睜眼看看現在,無恥的何止是士大夫?上上下下,似乎都喪盡了廉恥!比起先烈昔賢,我們這些蠅營狗苟的苟活者,寧不愧死?

    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民間詩人和思想家,如果因爲詩和思,因爲講了幾句真話,競會惹來麻煩(如深圳何清漣),帶來危險(如北京羊子等四人),那不僅是國恥,而且是整個時代的恥辱!

    卻是熱血男兒的榮幸和驕傲!

    昔遊天臺,賞石梁飛瀑,得詩三首,詠瀑布,蘊哲理,涵禪意,似乎還可象徵死亡觀之一種。詩曰:

    其一

    山高林密出清流,質最清純性最柔。 豈料臨危豪氣湧,淩空一躍壯千秋。

    其二

    路轉峰回志不回,每逢坎坷更花開。 群雄刮目相看處,千尺懸崖撒手來。

    2001、1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