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
东海一枭(余樟法)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草庵居士主办了一个网络演讲辩论会,邀请了众多名人主讲。安魂曲,民运大帅、网络大虾也,有胆有识,有情有义,有文才有口才,其演讲也,慷慨激昂,声情并茂,姑不论其观点正误、思想深浅,单论其感情之真诚与投入,就十分难得。但也有听众嫌其占时过久,迭有嘘声,还有个别人出言不恭。老安为此对着全体听众大发雷霆之怒,偏离主题,不依不饶,在主办人一再道歉、听众们纷纷劝慰的情况下,拂袖而去。老枭喝了瓶啤酒撒了泡尿回来,见他换了马甲又回到会场,还在为此事刺刺不休,肝火何其盛也、雅量未免缺哉。

   雅量者,雅人之量也。我们赞美一个人有雅量,多是指这个人在待人接物方面能休休有容,不斤斤计较。其实雅量一词的内涵外延甚为深广。《世说》中的《雅量》篇,就多层次纪述了魏晋名士们的开朗、豁达、旷达、率真、忠厚等,这种种言行举止胸襟气度,皆雅量也。心胸开阔、大肚能量、气度恢宏、豁达大度、宽宏大量、包容万物等词语,都是雅量的阐释。雅量之人,不仅受得了有理批评,而且经得起无理取闹,对于前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于后者,事虽关己高高挂起。

   雅量,表现在人际关系方面,是春风化雨的友好态度,是化解阴霾的温暖阳光,化干戈为玉帛、化冲突为祥和、化消极为积极的力量;表现在思想、学术方面,以俞平伯的“三不”原则为最高境界:“不苟同”,对别人的见解不轻易附和;“不固执”,不固执己见,一切服从真理;“不苛求”,对不同的观点要宽容;表现在政治胸襟上,就是在事不关大局、言不关原则的情况下,兼容并蓄,细大不捐,示人以诚,与人为善,从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吸纳一切可以吸纳的力量。

   20世纪30年代,沈尹默被称书诗“双绝”,陈独秀却当面对沈说:“你的诗很好,字却其俗在骨”。沈虽难堪,却表示感谢并从此更为努力钻研,终成一代大书家;萧伯纳知道有人骂他足驴子的时候,并不生气,反而当成一种赞美并以驴子自勉,他说:“驴子有谦逊,质朴,勤勉和知足的特性,对粗食和轻视都泰然处之。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这样的特质而动怒的”。此乃大方之家的雅量。

   鲍叔牙与管仲合伙做生意,鲍叔牙本钱出得多,管仲出得少,但在分配时却总是管仲多要,鲍叔牙少要。鲍叔牙并没有怨管仲贪财,而是认为管仲家里穷,理应多分。后来鲍叔牙还把管仲推荐给齐桓公。这是朋友和同志之间的雅量。

   有人批评林肯有两张面孔。他指着自己不怎幺好看的脸说:“如果 我有另外一张脸的话,你想我还会戴着这张脸吗”;英国首相邱吉尔在出席一次质询会议中,有位女议员指着邱吉尔大骂:“如果我是你太太,我一定会在你的咖啡里下毒!”。邱吉尔不忙不慌的答道:“如果你 是我太太,我一定将此咖啡一饮而尽。”,这是政治家的雅量。

   这种政治人物的雅量,中国古代也很多,如廉颇负荆向閵相如请罪、子产不毁乡校等。刘邦在总结自己成功经验时说:“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安国家,抚百姓、给饷银,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统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所以取天下也!”;齐桓公不计管仲一箭之仇,任用管仲为大夫管理国政;魏征曾劝李建成早日杀掉秦王李世民,后来李世民当了皇帝,不计前嫌,重用魏征。这些都是古代君主的雅量,刘邦能容人之长,齐恒公李世民能容己之仇,他们或打败项羽一统天下,或成就了一代霸业和贞观之治,良有以也,岂侥幸哉。

   特权使人腐败、使人堕落、使人变态、使人疯狂。而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莫非奴仆,古代帝王手中之权,堪称特中之特矣。然而仍有偶尔的仁政,仍会出现少数雅量宽宏的开明君主,在血迹斑斑、垃圾成堆的史册中闪光。汉文帝废除“诽谤”罪,下诏曰:“今法有诽谤妖言之罪,使众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史记》)。这是容忍“诽谤”的雅量;明朝徐树丕《识小录》中,就记载了一个挺有意思的小故事:“仁宗时,有士子献诗于蜀帅,谓烧绝栈道,可霸一方。蜀帅械其人并将上之。仁宗曰:此不过寒士急于得官,故为此言耳。命授以司户参军”。策动谋反,在封建时代,乃十恶不赦的大罪,仁宗不但不追究,反封之以官,这种度量,确是“冠绝千古”。这是容忍“反叛”的雅量。

   当然,帝王的雅量是靠不住的。只有制度才可靠,才能真正赋予下级监督上级,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力,才能保障各种自由和人权。

   某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在第二期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学习邓小平理论和十五大精神研讨班结业式上的讲话》中教导我们:“眼界开阔,心胸宽广,对于领导干部来说极为重要。中国古语中有“雅量”这个词,就是倡导人们特别是从政为官的人,要有容人容事的大气量。我们共产党人是为人民服务的,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应该具有心胸宽广的“雅量”,这样才能善于吸收各种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善于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也才能使自己不断地长本事、长智慧”。

   说的比唱的还动听,可惜的是在现实政治中,共产党人、党和政府都是最最缺乏雅量的,比起一些封建开明君主都差得远。记者因据实写了一篇负面的报道被开除甚互被判刑、农民因批评当地政府乱收费或反映腐朽问题被关押被割舌、知识分子以及学生因上网抨击政府被套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种种怪象,我们耳闻目睹得还少吗。

   文化界文艺圈名人大腕们也不甘落后。赵忠祥的一本畅销书里病句太多,受到几位中学教师批评后,怒斥他们是“多管闲事”的“苍蝇”;著名音乐家谭盾先生在北京电视台录制节目时,因受到同为嘉宾的国内著名指挥家卞祖善先生的批评,置现场观众、编播人员于不顾,拂袖而去;冯小刚扬言要让批评他的报社编辑“满地找牙”;某歌星因未带齐证件被拦在央视演播厅外,大发脾气大打出手;某明星扬言要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某作者及报社告上法庭,因为该作者发表文章批评其演技上有缺陷……。

   一个缺乏雅量的人,往往不受欢迎,对于政治人物而言,更是致命的性格缺陷。例如康有为,本是学富才高的一代国士,可他妄自尊大心胸狭窄,毫无容人之量。维新事业的失败,与他这方面的缺陷不无关系。他要主动求见的孙中山具门生帖拜师,以致两位近代史上的政治名家缘悭一面;他把主动要求加入强学会的李鸿章拒之门外;他嘲笑谭嗣同、林旭等鬼幽鬼躁、不类开国功臣。狂狷傲慢、到处树敌。如此性格,象老枭一样当个诗词家思想家无大碍,当政治家则万万不可。

   具体到安魂曲先生,可能是那晚酒喝多了,或者是遇到别的什么不愉快,遂借机一起发作,也未可知。一时一事一处的失态,并不意味著时时事事处处都无雅量。我只不过把他当作文章的引子,借机教训教训当今那些鼠目寸光、鼠肚鸡肠的领导领袖们罢了。

   其实老枭又有什么资格对老安指手画脚呢。我自己更是个霹雳性子、斗筲之器,得理不饶人、不得理也不饶人。年轻与一位大名家宴聚时,一言不合,大起争执。双方始而唇枪舌剑,继而拳来脚往,最后该大名家落荒而逃。第二天命女友致电道歉,该大名家怒气勃然未消也,从此虽居同城,视同陌路。

   在此我还要特别感谢出尘公子和种桃道人。他们因与我观点不合,或被我嗤为帮闲,或被我斥为犬儒,他们却将军头上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一个仍以我为友,一个助我ip解封,令我惭惶无已。

   东海一枭2002、1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