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触网之初曾扬言,能入枭眼的当代诗坛真正一流高手,不出两手之数。屡有师友追问老枭心目中的高手,究属哪几个,皆笑而不答密而不宣。曾为湖北廖国华连发数帖,隆重推介,他的诗集因此热销一时,并将被中华诗词学会列入2003年度十大优秀诗集之一。廖国华当然是我所说的十大高手之一。
   
   今天,容我擂三通金鼓、推出又一金牌高手:当代诗雄熊东遨。
   
   与熊君相识,至今五年了,一共见了三次。初次相见,于1998.8岭南诗会,其时熊君为当代诗词常务副主编,其妻周燕婷为后浪诗社社长,郎才女貌,能吟擅饮,真人中龙凤也。有诗赠之曰:

   
   南天雅集喜相逢,叱鬼忧天慷慨同。
   自古才人归草莽,当今世道弃黄钟。
   神仙眷属春常在,书酒生涯韵自浓。
   倾盖相交神已契,诗花香爱岭南红。
            
   人之相知贵相知心。熊君为人坦荡豪爽,热诚实在,与我颇为投契,上午相识,午后倾谈,下午便脱离大队伍携手上酒楼战斗去也。对此熊君在为逍遥山庄续集所作序言中有描述:
   
   “古贤论交,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之说,盖人生遇合,各有机缘,缘投则时空不为隔阻,不投则对面难交一言。余与萧君,相识于今年七月岭南诗会,不意投缘之初,竟不以诗而以酒也。君饮颇豪,杯底不容余滴,座中尚有未沾唇者,而先生已个数杯下肚矣。余亦自负能饮,然如此之豪,前所未见,心折之余,遂共酩酊。于是交情乃订”。
   
   熊君人品既佳,经历又富,遭遇十分坎坷,还曾蒙冤入狱。老枭若是早识熊君,早知此事,如不能奋我私智,助其脱狱,也当常往探望,解君寂寞牢愁也。人生之千般感慨百样飘零,在其诗中多有反映和流露,以而形成了凝重深沉、豪中有婉的独特风格。同时其诗境界高阔,新意迭出,意象并重,情理双至,无论思想性还是艺术性,皆臻极至。老枭有诗咏之曰:读东遨兄诗作有感
   
       一
   
   刀刀见血招无巧,字字铭心笔有魔。
   读一诗浮一大白:平庸时代大风歌。
   
          二
   
   魂凝泪血忧家园,笔挟风云走霹雷。
   读罢君诗频击节,老怀青眼为君开。
   
   同时,熊君诗词理论造诣颇深,被海内外媒体誉为中国新一代著名诗评家,曾任中华诗词编委,高级研修班导师,中外文化书院、常德师范学院兼职教授等职务,著有《瓜棚豆话》、《边防诗趣》、《诗词曲联入门》、《诗词医案拾例》、《新狱中杂记》等二十余种著作。其夫人周燕婷擅长填词,词风自然淡雅,有当代李清照之誉,著有《小梅窗吟稿》等,夫唱妇和,其乐何如。
   
   九年来,与熊君互有唱和。如《马年忆萧君》曰:
   
   三五之交去住遥,每从人海觅萧瑶。
   神龙首尾俱难见,友谊心头未一抛。
   此际独驰云汉马,何时同看浙江潮。
   寰中扫罢漫天雪,村酒还来喝几瓢。
   
   老枭次韵酬之曰:怅立高楼一望遥,劫逢五浊几琼瑶?金黄岁月成虚掷,铁黑头颅忍浪抛!蘸血曾挥驱鬼笔,悲天共抗拜金潮。冷风挟雨晚来急,诗谊飘香佐酒瓢。
   
   熊君《沁园春》:
   “闻道南宁,有个萧瑶,既狂且痴。把家财散去,不图生利;人才聚拢,只为编诗。独眼搜奇,双肩负重,博采兼容念在兹。糊涂世,靠这般傻气,赢得相知。 从来艺苑参差,欲剪尽春光恐费时。但殷勤种得,风前小草;何须更折,月下高枝。莫拟蘅塘,莫追河岳,一寸心空任尔驰。推窗望,正江山万里,红日迟迟。”
   
   老枭次韵酬曰:笑你熊哥,一样清狂,一样大痴。纵荒原旷漠,入眸成画;牛溲马勃①,触手成诗。热血传薪,金针度世,大雅沉沦某在兹。安心竞,便自娱自乐,不必人知。  冷看世事参差,是真正诗人不合时。愿斜阳小倚,轻弹古调;奇花共赏,细护新枝。到处鸡虫,无边风雨,幸有书疆供骋驰。东南望,怅别时何早,会日何迟。
   
   熊君待余,推心置腹,极其热诚。他在为《逍遥山庄续集》作序时,一字不遗地读了拙稿,主动作了大量修改、校对,用红笔一一标明。通电通信时,每以我性情忼爽直率为忧,有友如此,此生不白来也。日前又收其函,殷殷嘱曰:“兄血性男儿,可敬可爱,然人心险恶,世道多艰,解牛刀之锋芒,宜有稍敛,勿为小人所乘是幸”。切切之心,拳拳之意,扑面而来。对于人心险恶,老枭一向相信邪不胜正,倒也坦然无惧,不相信什么阴险小人敢轻易招惹我。我所惧者,国家机器也,人民民主专政也。这可是正不压邪哪。呜呼。
   
   随信寄来两本书,一是熊夫妇诗词合集,一为百家诗词选评,都是人间难得的好书,连夜翻读,太白数浮。点评一书,不但选才精严,而且法眼独具,或析疑义,或引申之,或发挥开掘,无不庖丁解牛,砉然中节,只是不免牛刀杀鸡,大才小用了。
   
   独乐乐,何如众乐乐,敬将书讯发到网上来,向天下文朋诗友隆隆重推介。凡邮购者,于附言栏注明老枭二字,不论几本皆按八折优惠吧。熊君尚未上网,无法差谴伊妹儿征求意见,打电话一时无人接,老枭不耐烦多等,且容我先斩后奏,叨在知爱,谅不责我擅作主張也。同时,老熊现兼《禅吟》主编,欢迎同道们惠稿哈。
   
   东海一枭2002、12、21
   
   附:新书推荐
   
   《画眉深浅》,熊东遨、周燕婷著。袁第锐、马祖熙作序,李锐题签。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袁序认为“东遨诗词,慷慨激昂或如坡仙;而燕婷倚声之清丽俊逸,则直逼漱玉”。其夫妻联吟之作,妙趣横生,高潮迭起,为当代一大绝唱。该书大三十二开,精美彩印,定价每册二十五元,十册以上每册二十元。均免邮资。
   
   《我选百家诗词漫评》,熊东遨、晏西征选评。徐续作序。银河出版社出版。收当代中青年诗人一百三十八家,作品近五百手。徐续认为“每篇所附评语为编撰者心力所聚。类能揭示诗作主旨所在,往往一语中的,触类引申,有画龙点睛之效。时复妙语横生,读之如饮醇醪。或见有不足处,亦婉为指陈,使作者与读者同获启示。该书大32开精美印刷,订价每册三十二元,十册以上二十五元,均免邮资。上述二书欲购者款寄:510420广州市白云大道云泉居泉水街十二号503室熊东遨收。
   
   
   输入时间:2002-12-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