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开放以来,由于外交的需要,熊猫开始成了国之宝。随着国人眼界的拓展,加入国宝行列的文物风起云涌,大凡古代的陶瓷壁画、瓦当石器、玉器漆器、钱币铜镜、金器银器、丝织绣品、竹木牙角、符节玺印、文房四宝、石雕砖刻、铭刻碑贴、古籍善本、古典家俱、宗教雕像…,等等等等,都成了值钱的县宝、省宝乃至无价的国宝。

   各种国宝展览,此伏彼起;各种有关国宝的故事、传奇,连篇累牍;各种流失民间或海外的国宝,不断被找到、被迎回。较早前,中国保利集团在拍卖会上用三千多万港币投得三件国宝,即牛首青铜像、猴首青铜像及铜虎头,轰动一时、广受赞扬。据报道,为庆祝上海博物馆50周年馆庆,72年倾城倾国的书画国宝将惊艳上海,并将是建国以来级别最高的一次古代书画展示,防范措施之严、保卫规格之高,不亚于上海apec会议。

   这都是振奋人心的好事,了不起的进步。历史上,尤其是近百年来,多少文物、国宝毁于战争年代的兵火、毁于和平年代的“战争”、毁于无知残暴之手,多少国宝受尽磨难流失海外。1860年的英法联军抢掠、焚烧了“万园之园”圆明园。1900年,八国联军洗劫了包括《四库全书》、《永乐大典》在内的宫廷收藏的珍贵文物和古籍。北京“自元明以来之积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国宝奇珍,扫地遂尽”。中国的文物界专家说过:初步估算,在全球47个国家的200多个博物馆中,收藏着上百万件中国文物。国宝流失的高峰期,一是清朝末期,二是民国初年;而文物毁损的高峰期,则属十年浩劫了。

   然而我这里想说的是另一种国宝:人才。人才对于国家的重要性,古人早有认识,古文观止中有一篇著名的《王孙圉论楚宝》:楚国的王孙圉出使晋国,赵简子迎接时故意鸣其佩玉,问:“楚国以白珩为国宝,已经多少代了?”王孙圉回答说,楚人并不以白珩为宝,而是以人才为宝。

   古诗古谚中歌咏人才的,何止千万,如“士者国之宝,儒为席上珍”;“古称国之宝,贤才与谷米”;“归国宝不若献贤而进士” -(战国)墨子;“间于天地之间,莫贵于人” ---(春秋)孙膑 ;“贤才出,国将昌” -(北宋)王安石;“材之用,国之栋梁也,得之则安以荣,失之则亡以辱。”-----《王文公文集 材论》;“何世无奇才,遗之在草泽” ---(晋)左思 …。

   传统文化中,以用人为题的典籍不计其数,历代思想家、政治家在用人之道、识人之策、选人之法、育人之途等方面的论述和实践都有大量记载。周公躬吐握,刘备顾茅庐,燕王聚黄金之台,光武下求贤之诏…,无数求贤故事,千古传唱。

   古时君主访贤重才,是为了争夺和维护家天下,而在现代国家中,人才(知识分子)则是文明的根基,思想的先锋,百家争鸣的主力,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主导力量,更是人中瑰宝、国之重宝矣。睡狮亟待醒来,巨龙渴望腾飞,民族需要振兴,人民希望幸福!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民主的建立,自由的弘扬,在在都离不开知识精英的努力和奉献。

   然而,“解放”以来,“国宝”们的遭遇何其悲惨,所受的迫害何其深重、所受的打击何其沉重!多少人被贬为臭老九,被打成右派关进牛棚,被封了笔,被剥夺了自由和尊严,被迫写那永远写不完的检查、作那永远作不尽的忏悔,甚至被逼至死!

   “改革”了,开放了,肉体上的迫害和摧残告一段落了,但精神上的凌辱、思想上的压制依然如故,依然将他们关闭在无形的黑屋子里。只许老老实实,跟着主旋律的节奏起舞,不许乱说乱动,立向思想的潮头弄潮。不然,轻则在生活、工作、事业上百般刁难千般卡压,重则抓进牢门或干脆赶出国门,逼得他们有家难归报国无门,甚至如刘宾雁一样老死于异乡!

   有人说驱出国门的都是颠覆分子、抓进牢门的都是“反动”人士,那好,不说国外说国内、不说政治说科学吧。多少与六四、民运无关的知识分子,不一样被捆绑了手脚、剥夺了“发展权”?高耀洁、万延海两位民间爱滋病研究者的遭遇就非常典型。

   高耀洁是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退休大夫,1996年,她得知河南农村大批农民感染艾滋病是因为非法卖血造成的以后,全力以赴投入教育农民预防艾滋病的工作。但是,高耀洁的行动和业绩,不但没有得到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反而处处受到刁难。她收到了世界卫生理事会的[健康人权奖]的奖牌、奖金和路费,政府却不准她亲自去领奖。政府还一直禁止或阻拦她去各地做预防爱滋病的演讲,理由是她有政治问题。地方官员多方阻挠她的工作,在海外媒体报道河南艾滋病问题以后,还指责她和敌对势利勾结。

   万延海的爱知行动项目进入有组织活动以来,项目人员相继受到各种调查和滋扰,1993年5月10日,卫生部党组下达指令,要求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解除万延海负责的"艾滋病求助热线"工作职位,万延海和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被批评为鼓吹人权、鼓吹同性恋和同情妓女。同年8月10日,陈秉中退休。一年后,万延海被迫辞职。1994年3月,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立,挂靠在某学院健康人类学系。2002年7月1日,政府要求该学院停办健康人类学系和调离万延海,从而爱知行动项目失去组织合法性。万先生个人还曾被北京国家安全局关押了一个月!

   最近,迫于联合国的压力和面临爱滋病局势的异常严重性,政府才不得不羞羞搭搭地公开一些爱滋真相并略予关注。如果早几年听取高、万二位的呼吁和建议,加大关注和投入的力度,或者就算不要故意隐瞒爱滋蔓延真相,不要去阻止民间义士的自觉行动,不要去诬蔑他们、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打击迫害他们,甚至说他们“和敌对势利勾结”,中国艾滋局面也不至于面临如此巨大危机!

   对于人才的尊重和爱护,当今政府别说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相比,乃云壤之别,便是与古代一些开明君主相比,与近代军阀、国民党政府相比,也是望尘莫及。

   《孟子》曰“诸侯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其实,不仅仅是人才,所有的国民,都应该是国之宝,都应该得到国家的重视、关爱、尊重和保护。创造自由宽松的环境、提供力所能及的必要条件,让每一个的个性、才华、能力得到最大最好的发展,展其所长、尽其所能,这乃是政府份所当为的责任。

   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却恰恰相反。仍以爱滋病防治方面的投入为例,据业内人士介绍,美国政府提供给中国疾病中心1500万美元,就相当于过去中国政府一年给予爱滋病领域的总投入。1993---1998年,卫生部投入的艾滋病防治经费为5490元,而1993---2001年,国际组织援助的艾滋病控制经费却近6200万元。近年在国内外巨大压力下,才获得每年1亿的中央拨款专项经费,而要达到全国范围内有效干预(干预人群达目标人群百分之六十),这点钱是远远不敷的(见2002、12、2《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

   在人权领域,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更是一直扮演着慈善和侠义的角色。不论西方国家和美国政府出于何种目的,他们的人权攻势,客观上毕竟有利于减轻中国统治者的专制和中国人民的苦难。居然要别的国家为中国人民争人权,思之令人齿冷而心寒!民主把鬼变成人,专制将人变成鬼;西方国家把中国人当人,中国政府却把中国人当牛马、当垃圾!

   国之宝还有其它种种,“信,国之宝也,民之所凭也”;“亲仁善邻,国之宝也”,都是教导统治者如何以民为本、以仁为本的。今不如昔,思之令人黯然。什么时候,中国人才、中国人民能有熊猫、文物的亿万分之一幸运,能得到自己政府亿万分之一的爱护和尊重?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象迎回流失的文物一样,恳迎逃亡海外政治、文化精英归国,共商国是?什么时候,象老枭这样百年不遇的鸿儒异士能自由发言、一倾所有?呜呼!首发新世纪网址:http://www.ncn.org/zwgInfo/index.asp东海一枭2002、1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