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猪狗般的幸福]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猪狗般的幸福

     如果小偷大偷一场又留下一小笔钱,强盗抢走大块肉又回送一小碗汤,恶棍恣意强奸后赐以温柔一笑,如果被偷被抢被奸者不怒反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定是脑子有病。这个“如果”,是我读了《人民日报》上陈明福的《是否意识到生活在幸福中》一文之后,忽然想到的。

     此类御用文奴的垃圾文章,本不值一看,更不值一驳。可我不小心已经过目了,而且类似看法,在各界精英以及城市小资、中资和农村干部、富户中,颇为流行,他们中许多人脑子都病了,“意识到生活在幸福中”了,故有加以医疗的必要。

     文章大意是,毛泽东缔造了和平的生活环境,邓小平解决了温饱问题,“三个代表”指明了小康道路。因此人们“纵向地比一比,横向地比一比,就不难认识到,我们真是生活在幸福之中。这是客观事实,也是一句公道话”。

     好一个客观事实,好一句公道话。作者忘了吗?三年灾难,名为天灾,实为人祸,饿死人数达几千万之多;十年浩劫,多少人被打成地富反坏右,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文革,被评为二十世纪最大的灾难;六四惨案,一群群莘莘学子、热血青年以及无辜市民倒在人民子弟兵的枪口下!这种种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都是在党的英明领导下上演的!

     党要求不要纠缠过去,一切向前看。那么好,看看十三年来的景象吧。确实,“商品短缺基本结束”,人民生活有所提高,经济发展步子加大了。但是,随著共产意识形态在全球范围内的破产和民主自由价值观的全面普及,经济发展成了共产党执政唯一的合法支撑。而经济的发展是以牺牲环境保护、公民道德、社会正义、法律公正、政治民主等等来换取的,是畸型的。这样一支脚的发展,无持续性可言,随著社会压力愈来愈大,社会矛盾愈来愈尖锐,如无民主体制加以合理疏导,普遍的动荡乃至动乱迟早要发生。

     而且,贫弱群体未能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据经济专家分析,在我国八万亿元的银行存款中,有80%的存款属于20%的储户。这拥有80%存款的20%的储户都是些什么人呢?专家说,既不是普通百姓,也不是私营企业主(因为他们绝对不会让资金躺在银行里睡大觉),而是一些官员们的“灰色收入”,而且这种“灰色收入”还在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这还不包括他们私自转移、藏匿在外国银行里的那部分。

     而广大农民依然没有起码的社会保障,还有多少农民看不起病,小病熬著,大病等死,多少农村孩子上不起学,多少下岗工人辛苦谋生、艰难挣扎!然而问题的实质还不在这里。贫富与否是物质问题,幸福与否是心灵问题。贫富与否可以影响人的幸福,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幸福是一种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单纯吃饱喝足玩够,如果也可以称之为幸福的话,也是极其肤浅、粗糙、短暂的,是一种伪幸福或小幸福。

     鲍尔吉原野《两种幸福》将幸福可分为两种:大的幸福与小的幸福。生活在一个和平与民主的国度是大的幸福;大幸福,像空气,见不到又离不开,是小幸福的基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中国,思想被强行统一、舆论被强行导向、异议被强行钳制、精神被强行阉割、网络被强封、国家被强制、民意被强奸、自由被强暴、人权被强夺!别说贪富极端悬殊、社会严重不公,既使全国人民全过上了小康甚至大康生活,没有自由、人权和尊严的生活,依然离真正的大幸福千山万水。

     中国人民被强奸得太多太多、太久太久,心灵已经麻木,已经习惯了下跪、下贱、下流,已经普遍丧失了羞耻心、是非心、正义感,甚至把奴役当宠幸,把强奸当恩惠,把罪恶当光明,有的人反而从被奴役、被虐待、被强奸中寻找出快感、卖弄起风骚来!许多人所谓的事业、所谓的理想,只不过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爬上去,从而有机全享受奴役、虐待、强奸别人的“幸福”,如此而已。

     于是,在强奸与被奸者、奴役与被奴役者高度一致的“幸福感”中,信仰全方位崩溃了,道德大规模滑坡了,中国正经历著历史上最腐败、最黑暗的时期,经历著贫富最悬殊、分配制度最不合理的时期,也经历著牛皮吹得最大、画皮画得最美的时期!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山河在哭泣,五千年文明在哭泣,历代先贤先烈在哭泣!而铺天盖地的锣鼓颂歌声中,一小撮小偷强盗骗子恶棍不断地装神捣鬼、粉墨登场啦。

     瞧那些奴隶和奴才们热闹地庆祝著欢呼著多么幸福啊。可惜那不是具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的现代人的幸福,那是自慰式的幸福、只要肚子不要脸的幸福,是吃饱喝足就行的猪的幸福,是摇头摆尾为主人舔屁股的狗的幸福,是被牧的羊、被耍的猴、被压迫的牛马的幸福!老枭忍不住大叫:无耻啊无耻啊。笼子无耻,在笼子里乐不可支的也无耻;高歌颂圣的无耻,接受歌颂的更无耻!

     对于高尚者而言,幸福与尊严有关。知道“嗟来之食”这个成语吧,这个成语来自一个关于人的尊严故事:齐国大荒年。齐人黔敖在路上设置食物,来等待饥饿的人给他们吃。有一个饿人,用袖子遮著脸,拖拉著鞋,昏昏沉沉地走来。黔敖左后拿著食物,右手端著汤粥,说:“喂,来吃!”饿人抬起眼睛看看,说:“我只因为不吃'嗟来之食'才落到这样困境!”黔敖跟著他表示歉意。饿人最终不吃而饿死。

     这个饥民的行动难免迂腐,曾子听说这件事后就说:“何必这样固执呢?当不客气地招呼时,自然可以走开,但人家已经道歉,这就应该吃了”,但是,这个饥民重视人格尊严的精神,却值得弘扬。那些陶醉于猪狗幸福之中的人们,不如作何感想。

     最后我还要指出的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中国人民辛辛苦苦实实在在干出来的,不是官腔高调唱出来的,更不是某党的恩赐!如果没有三年人祸、十年浩劫、六四惨案,如果没有马列主义、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四项基本原则,如果没有为所欲为、胡作非为、不断用全国人民的血汗钱交学费的特权阶层,如果不是要养活古今外人数最多、道德最次、腐败最烈的官僚集团,如果不是他们前腐后继、继往开来的腐败,不是他们把大量民脂民蒿交了学费、塞入腰包和转向国外,总而言之一句话,如果没有自命伟光正自封三代表的共产党的一党独裁,毫无疑问,中国经济的步子将迈得更快、人民的生活水平一定更高,而且,中国人民一定生活得更有品位、更有尊严、更加自由、更加平等、更加心情舒畅,从而拥有真正的幸福,包括大幸福和小幸福!  ——转自《争鸣-动向》2003年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