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老枭上网以来,怒斥腐败,痛击时弊,引起了一些亲朋好友的担忧,忧我的发言,不但成为无效劳动,反而因言致祸,因“骂”招罪。我却不认为自已是在骂,对于人民的政府和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党,民众有权力对其失误进行批评。党和政府,包括国家领导人,是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不是至尊无上的皇权、强权,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在封建专制社会里,帝玉是一种碰不得的庞然大物!其权力和威严是绝对的,他不仅是国家这个大家庭的父亲和家长,而且是神是圣是天子,是上天派来管理万民的绝对主宰,任何人在他或与他有关的东西面前,都必须作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状。为了维护帝王权威,古代统治者设立了许多罪名,如大不敬罪。这种罪的范围很大,包括辱骂与批评皇帝、对皇帝无礼、偷盗皇帝宗庙、陵墓的物品,甚至正面直视皇帝,直呼皇帝之名,都属“大不敬”的范围。任何人犯了这项罪名,轻者处死,重者抄家灭族,并且是被列为不赦的“十恶”大罪之中;如秦法有“妖言诽谤”罪,犯此罪者处死刑,严重的诛灭三族; 有“以古非今”罪,指借用前代实事讽喻非议当朝统治的行为,“以古非今者,族”;有“妄言与非所宜言”罪,指煽动反动对或推翻秦朝统治的行为,“秦法,不可妄言,妄言者无类”。“无类”者即灭绝族类也。等等。

   皇帝不但轻易批评不得,有时拍马屁拍歪了,也会惹来滔天大祸。<<朝野异闻录>>记载,明太祖朱洪武时:三司卫所进表笺,皆令教官为之,当时以嫌疑见法者,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为海门卫 作<<谢增俸表>>,以表内有“作则垂宪”句诛。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作<<长寿 表>>,以表内有“垂子孙而作则”句诛。福州府学训导林伯憬为按察使作<<贺冬表>>, 以表内有“仪则天下”句诛。桂林府学训导蒋质为布按作<<正旦贺表>>以表内有“ 建中作则”句诛。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作<<正旦贺表>>以表内有“睿性生知”句 诛。邓州学正孟清为本府作<<贺冬表>>,以表内有“圣德作则”句诛。陈州府学训导 周冕为本州作<<万寿表>>,以表内有“寿域千秋”句诛。怀庆府学训导吕睿为本府作 <<谢赐马表>>,以表内有“遥瞻帝扉”句诛。德州府学训导吴宪为本府作<<贺立太孙 表>>,以表内有“永绍亿年,天下有道”句诛。以“则”音嫌于“贼”也,“生知”嫌于“僧智”也,“帝扉”嫌于“帝非”也,“有道”嫌于“有盗”也。

    帝制已矣,皇帝亡矣,专制的鬼魂却依然在人间游荡。“文革”刚开始时,向全国通报了一起“恶毒攻击”林彪和叶群的“严慰冰反革命匿名信案”。严慰冰是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兼文化部部长陆定一同志的夫人。50年代后期林彪权势增长,叶群更加骄横跋扈,严慰冰念在旧交,写了封信想劝劝他们,结果却给自己和陆定一招来了大祸!林彪的那句名言:“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就是这时说的。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人,都充分领教过造神运动的厉害,领教过“反革命罪”、“恶毒攻击罪”和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可怕! 历史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哪一个国家自称是反民主的了,朝鲜、古巴、伊拉克、塔利班、前苏联,也是口口声声大喊民主的,而且自封是比资产阶级虚伪的民主更真实、更全面、更广泛、更先进的社会主义民主。哈哈。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笑话:美国人说,我们有自由,我们可以在大街上骂总统。苏联人说,我们也有自由,我们也可以在大街上骂美国总统。这个笑话启发我们,区分一个国家专制还是民主,不妨看那个国家的老百姓有没有权力在公共场所和新闻媒体上“骂”他们的政府和总统(或者领袖,委员长,主席之类)。

   据悉,在海湾战争后,伊拉克安全部门曾通过用录音机录下对领导人和政府不满的言论的方式,惩罚了一大批军官、官员和公务人员。据(北京晨报)报道:伊拉克安全部门开始实施一项新的严厉规定:谁胆敢辱骂总统萨达姆或对他的家人出言不逊,将被割掉舌头!而与此同时,伊拉克的有关法律对辱骂总统者的处罚是6年监禁。由萨达姆的大儿子乌代领导的一个安全机构“萨达姆敢死队”曾割掉了一个人的舌头,用汽车载着这个人在巴格达闹市区示众,他们还通过高音喇叭向众人揭露此人的罪行,说他诋毁萨达姆,因而罪有应得。别瞧这个国家小,造起神来,整起人来,几几乎可以与咱文革比美矣,呵呵。

   文革过去几十年了,文革的阴魂可没散尽,还经常改头换面,出来坑人。“恶攻罪”,“反革命罪”没有了,谁胆敢批评我党和政府,很可能被套上“危害国家安全罪”,“妄图颠覆政权罪”等罪名,被抓被关被判刑。2000 、8 《深圳特区报》就报道过四川一教师网上攻击党和政府被捕 的消息:

   日前,四川南充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利用因特网危害国家安全的刑事案件,南充一网吧个体老板持续数日在网上公告栏中发表反动文章,目前已被南充警方留置盘查。8月14日上午,南充市公安局在因特网当地一网页公告栏中,发现一个化名为“庶民”的网民从8月11日晚上11时55分以后发表了许多恶毒攻击党和政府的反动文章。这一恶性事件震惊了当地党政领导。14日、15日,南充警方对该“公告栏”进行全天监控,晚上则派干警以网民身份赴网吧卧底。15日,项目组将“公告栏”中“庶民”的反动言论删除,当晚11时多,“庶民”竟在网上斥责删除者,接着又开始大放厥词……经摸排监测,查出大放厥词的计算机IP地址。16日晚11时23分,“庶民”又在网上放言,干警迅速出动,终于在一个叫“硅谷”的网吧找到了该IP地址的计算机,发现正是这台计算机连续数日在网上发表谬论。硅谷网吧老板承认“庶民”系他网上化名,网上危害国家安全的文章系他所发。

   批评党和政府,就是恶攻,就是反动,就会危害国家安全!这依然是帝制的逻辑、文革的逻辑。人民有权自由地批评政府和执政党,有权“骂”总统,这是一切正常社会的公民的特权,也是老枭的特权!

    东海一枭 输入时间:2002-10-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