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老枭近年厌倦了商场上的勾心斗角、诗场上的附风装雅和情场上的吹牛拍马(拍马子之马也),心血来潮,以呼唤自由弘扬民主为己任,与革命先烈和前辈们可谓志同道合,却犯了革命成功后我党之大忌,传统媒体当然不许我开口,那就逃到未能封死的互联网的个别角落,口不绝吟,手不停披,目无暇以赏美色,耳无暇以听娇歌,然而不但不能“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反而“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踬后,动辄得咎”,甚至招来了无数冷嘲热讽乃至邪击恶攻。

   鸦鸣雀噪,鸡啼犬吠,倒也不值得去理它。让我伤心的是网上网下一些颇有才学的朋友,也跟着瞎捣酱糊,说你老枭别摆出一副为民请命为百姓说话的架式,只怕你上了台,也不比现时官儿们好,没准更坏!如慧远山僧:“此公心有凶念,笔带杀气,恐良善之辈,切记慈悲待人,怀德予世,方成正果。以现时之修行,当难登峦山,即使越顶,也是生灵涂炭,而己也近油枯灯灭。慎记”。 暗示老枭我一旦掌了权柄,便会“生灵涂炭”。

   先严正声明一下:老枭年将不惑,官念早绝,且丰衣足食,生活无忧,只想当家(诗词家思想家)不愿为官。在《枭眼看世之一七九:只开风气不为官》就说过:“我对龚自珍在创作上只开风气不为师的风采极其敬仰,我希望自己在政治上也只开风气不为官、只居幕后不居先,不让定庵专美于前。”、“之所以出山说法(治)登(网)坛论政(治),是见朝野上下,包括学者专家,蠢才庸夫太多,忍不住想指点一二,过过嘴瘾耳,当然,如真有助于推动中国政治民主化,那可是意外之喜了,不过对此我不抱啥子希望”。

   言归正传。我谈不上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毫无私心杂念的大圣大贤和大慈大悲的救世观世音。在专制政体中,万一成了体制中人,能不能当一个小小清官,我自己就毫无把握:不贪财或许勉强做得到,要我不贪色不贪玩不报恩不循私不关照亲戚朋友,只怕定力不足。

   我国现有体制最容易让好人变坏,恰似一个大酱缸大粪坑,别说本来就是脏肮腐臭之蛆虫进去,如鱼得水,便是干净者落入,也难保清白。这就是造成中国当今官员在各国中数量最多、质量最差的根本原因。官之坏,如一个先生教出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其规则不外乎倾轧、逢迎、欺压、虚伪,其手段不外乎心狠、手黑、皮厚、足稳,等等。

   坏的层次有高低、境界有大小,但一个假字,乃是最基本功夫。自古伪人皆伟人、佳人皆假人,要成为政坛上的伟大人物、政治上的“美人香草”,非假道学、伪君子不可。

   而老枭生平为人疾伪如仇,喜欢堂堂正正坦坦荡荡,既使“丑”,也要丑得光明正大;既使“坏”,也要坏得光天化日,“把自己丑陋的一面拿出展览”(梅雨时语),恰恰证明我的大男人本色。不象某些人,擅长弄虚作假文过饰非当面为人背后捣鬼,更不象某集团,把自身的丑陋、错误千般遮掩万般雕饰,乃至以丑为美、指鹿为马、颠倒是非、装鬼为神,把一身脏病的臭婊子打扮成唯我独美的新娘子,强逼着人们非娶不可!

   其实,政治不是婊子,不是厚黑学,不是争权夺利的权术诈术霸术,更不是营私舞弊、祸国殃民、指鹿为马的特权。政治乃是一门非常高尚、非常重要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如此而已。这才是政治的美好形象和本来面目。

   对于政治权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这个道,古代是民本主义,表现为“三不欺”:“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宓下贱治单父,民不忍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史记》)。这个“道”,在现代,就是民主主义,表现为三权分立制度和四大自由等。抓纲治国,以道治官,这个体制,才是纲和道,“良知呀道德自律呀思想教育呀,有效,也有限,关键时候未必靠得住。只有常规有效的制度才是铜墙铁壁,挡住欲望的浊流;只有舆论监督和权力制衡,象俺老妻一样,虎视耽耽狮吼连连鸟笼深深地监管着当官的,他们才会少花一点心少贪一点腥少犯一些错误…”(《如果我当了官…》)。

   在不少朋友看来,我是个有很多弱点缺点乃至很“坏”的人,例如在梅雨时眼里,“你老枭不过是一禽兽而已,动物系。” 有必要“群起而攻之”。我以为,“坏”又何妨?只要我的“坏”,外不触犯法律,内不违反良知,就属于我的私德、私生活,关起门来看黄片,上得网来吹牛皮,“思想情趣和道德情操”固然不高,别人也无权干涉!

   这就是我年轻时尽管官欲炽热,却总下不了决心“下海”逐日去的原因之一。我以为,要当官就得有牺牲,就意味着失去许多人生的乐趣和自由,而不是相反。我赞同培根之言,“身处高位者是三重意义上的臣仆——君主和国家的臣仆,荣誉的臣仆以及事业的臣仆。所以,他们没有自由——没有人身的自由,没有言行的自由,也没有支配时间的自由”。

   当今制度下我远离了官场,是不甘下贱怕堕落;万一日出西方、民主东来,我也会远离政治,因为我怕“牺牲”个人自由,不愿当真的公仆“为人民服务”。呵呵

   东海一枭2002、10、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