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东海一枭(余樟法)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风笛mm曾以qq追着下问:一个诗人平时应该多做什么?答曰:穿衣吃饭喝酒骂娘闲着泡妞忙着打架上山从政下海捞钱闷去吹箫狂来说剑…,做不完咧。

    此言半调侃半当真。陆游不是说过嘛: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诗,有时就象调皮的妞儿,你念兹在兹,天天追着时时求着,她反而不领情,跑得没影了;你只管埋头忙自己的活,她却会掉过头来纠缠你。

    诗内功夫是基础。一个诗人,当然要尽量掌握有关具体的法则和理论,但这毕竞是属于形而下的术,对人生社会宇宙大道的深入体验和高度感悟,才是形而上的道。缺乏道的升华,术最高明,不过术士和诗匠而已。

   元明以来,有关诗法、诗词技巧的书籍多如牛毛,什么《诗法家数》呀《木天禁语》呀《诗法正论》呀《诗学禁脔》呀《诗家正法眼藏》呀《诗教指南》呀,对技巧的研究愈来愈精细,清规戒律愈来愈繁多。如《末天禁语》中的“律诗篇法”,列有十三格:一字血脉,二字贯穿,三字栋梁,四字连贯,中断,钩锁连环,顺流直下,单抛,双抛,外剥,内剥,前散,后散,令人眼花缭乱。当年小枭学了之后,反而缚手缚脚,不知如何下笔了。

    从诗史上看,元明及其以后的诗,技巧愈来愈讲究,整体上却失去了唐及汉魏的那种浑然气象,多了匠气,少了元气。

    对技巧类的知识,有所了解也需要,但钻进去还要出得来,不必可于迷信。就象求爱,方式方法不可少,更重要的是自身真诚热烈的爱。

    喵喵2001网友的《梦猫楼诗话之一—谁是诗人》对此也有精彩的论述,诗人必读,谨全文照抄:

   “谁是诗人?

    李白不是,他从少年到白头,想的一直是出将入相,否则不会入永王幕府,也不会拍韩荆州之流的马屁了;

    杜甫不是,他总把“工部员外郎”这个最多正科级的官衔挂在嘴边;

    白居易倒可以算是诗人,但他写诗为的是“讽喻”,还是为了政治。

    岳飞是将军,辛弃疾是能吏,韩愈是教授,苏轼欧阳修是政治家,黄巢是强盗,鱼玄机是女道士,高适岑参是官僚。。。。。。他们都能诗词,但都不是诗人,不写什么“纯粹的诗词”。

    李贺是诗人,但如果他老爹不叫“晋肃”以致自己不能科举,他一定不做这个“纯粹诗人”,从他的“万户侯”“提携玉龙”之类大言就可看得清楚了;孟浩然和王维也是诗人,但他们一句“不才明主弃”后悔了半辈子,一个一时搞了曲线救国而被挂去政协搞闲差,当诗人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些不是诗人的人,却写出了千百首流传千古的诗词,而我们当中许多以诗人自居的朋友却相形见拙,不能望其项背,且不论如何学习,总不见多大长进,原因何在?

    原因恰恰在于,我们只是在学这些不是诗人的前贤的诗词罢了。

    寻章摘句,斤斤于流派章法,师承传授,汲汲乎联诗排韵,命题作文,殊不知自己奉为权威的前辈们并不是这样学、这样写的。李白何尝学过《李太白集》,辛弃疾又何尝背过《稼轩长短句》?他们不过把自己的感想身受、认知体会,用自己掌握的技巧——诗词,完美地表达给时人、后人,或者仅仅给自己罢了。诗词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种交流,一种宣泄,一种寄托,一种表达或希望罢了。

    他们如果擅长的不是诗词,而是别的什么,他们一定会用别的形式来表达,所以王羲之为文,李延年弄乐,阎立本丹青,李泌言神仙道术,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技巧就是他们的诗词,就是他们表达交流宣泄寄托的方式。

    如果我们不从前人身上学到这种为诗为词的本由,却沉湎于词句章法之中,只能是技法圆熟而言之无物的诗匠乃至诗奴罢了。

    许多朋友在入门一段时间后会突然发觉自己才思枯竭,无物可写。因为你总在想“今天我能写些什么内容的诗词”,自然越写越枯竭狭隘;而古人只是用一种叫诗词的形式来抒发自己仕途、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感,所忧虑所希望,所感慨所寄托,则何日无见闻?何日无感想?何日无希望?何日无忧思?喜怒哀乐,何日无之!或入诗词,或奠酒杯,或酬知己,或化丹青,写不写皆在于己,何愁无可写之事?

    谁是诗人呢?如果你认为你是,那么你离诗词的真谛已经越来越远了。”

    只要葆有一颗童心、一颗活泼泼的不老诗心,人间天上,处处有诗;甩手投足,触处皆春。有了源头活水,灵感就永不会枯竭。袁枚曰:“意似主人,辞如奴婢。主弱奴强,呼之不至”。所谓有感而发,所谓诗以达意、抒情言志,都是这个道理。

    去吧,去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去爱所当爱恨你所恨,去古今中外人间天上,去体验、感受、领悟,你将发现,诗的世界是多么辽阔无涯。

    风mm又问:枭大哥的诗为什么做得那么好?答曰:因为人做得精彩。诗品出于人品,诗之魅力源于人格之魅力。请看安徽刘梦芙君对拙作的评语:

    “君最可贵者,处金粉楼台之地,抱仁人赤子之心。故诗中有真性情,见真胆魄,为国家忧,为黎民哭,刺贪入骨,嫉恶如仇。诗人之喜怒哀乐,皆倾泻于诗,如春潮澎湃,烈火燃烧,令人读之感发兴起。盖性灵为作诗之本,倘离此而事雕饰,则剪彩为花,了无生气,随园早有高论。然性灵若仅写小我之情怀,未能紧密融合社会现实作深刻之反映,或流连风月,或放浪江湖,诗纵情真意切,亦无重大价值。萧君之作于愤世嫉俗中每申兼济苍生之抱负,虽多遭坎坷,欲事退藏,而磊落不平之气,如剑在龙渊,时吐冲霄之光焰。论者谓君亦狂亦侠,有类定庵,实则热血男儿,发抒情感,未必有一古人模特横亘于心中;而积郁深悲,不吐不快,其表现手法、艺术风格或与古人略似之,身世、个性则大异焉。今日之诗,病在情伪,尤乏胆识,所作无非歌功颂德,粉饰升平,纷纷献媚若黄葵向日,嘒嘒低吟若寒蝉咽秋,敢于吐露鸣发若狂飙怒卷者万难得一,故愈形君诗之可贵也”

   附老枭《论诗》绝句:

   其二

   思当远处诗方远,境到高时语自高。可笑时人多匠气,堆花砌叶大无聊。

   其三

   诗花欲共春花发,笔管宜通血管中。句少真情难入境,诗含热血自然红。

   其六

   令人烦恼令人猜,独扣柴扉久不开(借句)。终日寻她她不见,平时不找忽然来。

    还有另外一种诗外功夫,即“炒作”,则非老枭所知。老枭新旧双栖,商政两擅,大才益世,国士无双,作品数万篇,出书八九册,至今寂寂,皆因不懂炒作所致。却有不少高山顶上打鼓-----不通又不通的小文人小诗人,或平步青云或暴享大名。这里隆重推荐一位炒名大师。请看他为桓侯宫苦心经营的两副对联:

   赤绿青蓝紫战旗七彩乌骓增色

   关张赵马黄虎将五员莽汉亚军

   崇品德不分区域蜀人祭祀燕人翼德图奋飞可跨时空张氏魂邀岳氏同飞

    平仄声韵皆误,且遣词俗套意境平庸,且张冠李戴。曾闻此君出了一条长联重金向天下求对,老枭找来一看,笑得满地找牙:狗屁不通嘛,欺世上无人呀。此君还写什么《中华世纪坛赋》,马屁拍得震天响!可就是这么一位宝贝,却成了什么“四川的良心”,名动天下,据说一篇碑赋什么的,动辄卖价数万银子,可见诗外功夫何其了得,诸君有兴趣不妨入川讨教,老枭这可要失陪了。

    东海一枭2001、11、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