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素知吾国知识、民运诸分子擅争好斗,尤好内斗,去年上奸坛以来,对此有了更深的感知。其实争论是好事,各树旗杆各敲锣,各是所是非所非,各抒所见,真理愈辨愈明也好愈辨愈糊涂也好,都有助于开拓眼界、传播真知、提高认识,有助于促进思想解放,推进社会进步。同时,也让大伙儿有热闹可瞧。

   然而,奸坛诸君斗着斗着常常就水往下流了,从观点之争堕成意气之争,从思想相击堕为人身互击,从华山群雄论剑堕为市井泼妇打架!惨不忍睹啊。

   例如著名汉奸芦爷,明见万里,视通千秋,拈花摘叶,伤人胜剑,端的十分了得。可自从荣任“扫荡”主帅以来,时位移人,渐渐唯我独尊起来,喜欢贬低论敌以提高自已,动不动给对方戴上“惊天动地的愚昧”之类帽子。好象别人全是弱智、白痴,天下只有他最高明,一副教师爷口气,这就令人讨厌了。

   又如威名赫赫的民运大将刘国凯,远见卓识,宏论滔滔,前辈风范,果然不凡。可他在与芦爷放对时,却使出了些下三烂的招术,诸如“无中生有信口雌黄诋毁民运者,心术不正人格低下,才是可耻!”、“栽脏诬陷清白之弱者、邀功取宠污浊之强者。良知泯灭,殊属可恨!”,未免给自家脸上抹黑、鼻梁抹白,有损光辉形象。

   老枭世外高人,除了在民主与专制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分得清一些,对于其它种种是非黑白,往往笑熬酱糊,难得糊涂,也懒得多看。所以虽见芦刘双雄最近在奸坛上各弄神通,斗得十分热闹,但到底斗些什么,分歧在哪里,立场有何不同,也还迷迷糊糊的。只记得他们在台湾问题上,如两只黄鼠猫给一只鸡拜年,目标目的,都无二致。

   老芦暂时“不统不独”,以求“双赢双和”,最终民主统一的高见,就极具建设性,值得各方深思。如果老枭是中国国家主席或台湾省“总统”,对台办主任或陆委会主任这两个位子,非请老芦大驾不可。因为这样的局面最符合两岸民众长远利益。刘国凯则强调:民主要实现、自由要获得、土地一寸也不丢!掷地作金石声!他日政治民主化了,如果老枭懒得出山竞选中华总统,一定唯贤是举,投老刘神圣的一票!

   老芦希望作为政治人物的民运领袖们,要能承受别人的攻击,不能一有反对的意见就暴跳如雷,这当然是对的。但这不成为别人嘲笑、恶攻他们的理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各位都是饱经沧桑、洞明世事的大豪,都知道“yu蚌相争、鱼翁得利,豹虎比赛,童子得肉”的道理,也都明白宽容互谅、团结一致的重要性。思想之争愈激烈愈热闹愈有趣有意义,但同道之间论战,宜互相尊重、不伤和气,不影响团结。

   我以为,只要认同民主自由理念者,就是同道、是一条战线上、一道战壕里的战友。不论统派独派、急统派缓统派、鹰派鸽派、革命派改良派、暴力派非暴力派、民主缓行派激进派、崇美派联共派,包括体制内赞成宪政同情民运者,都是朋友,都是民运的主力或团结的盟军。对他们,我都有一种亲切感、一份尊重心。

   大敌当前,切戒内斗内耗,国难当头,最忌自伤手足。希望广大独知分子、民运分子齐心协力,求同存异,为开创民运事业的新局面、为开写中华民族的新篇章,携手并肩,共同奋斗!

   东海一枭2002、8、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