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老枭出身山村,野性十足,大半辈子行走江湖,大架三六九,小架天天有。今退隐已久,好战依旧,只不过战场从街头转移到网上了。

   谁没年轻过,谁没点脾气?敢言敢怒,敢骂敢打,原是男儿本色!何况当今中国,恶棍邪徒地痞官痞何其多,不仁不义不公不平之现象何其多,多么需要蛮气犹存、血性未泯的真汉子大丈夫,挺身而出,采取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和手段,打抱不平,弘扬正义,为贫弱群体说话撑腰,为日渐平庸、冷漠、邪恶化的世界,留一脉正气良知,留一份光明希望!

   只不过,骂人打架,得看对象,拳脚所向,锋芒所指,应该是那些仗势欺人、以权压人、为钱害人、因私损人的明明暗暗上上下下的黑恶势力,而不应恃强凌弱,对老百姓下手。

   以上感慨,是看了 “杭州作协主席李杭育殴打一女子致伤”的报道而发的。据浙江《今日早报》:7月9日晚上,46岁的宋凤英与丈夫驾车回到高尚住宅区——德加公寓时,一辆白色富康车挡住了去路,于是下车与保安交涉,并与车主李杭育等口角。混乱中,李一拳打中宋的嘴部﹔宋满脸鲜血倒在地上,李不顾保安和朋友的劝阻,一脚踩在宋身上,李的一名女同伴也补了几脚。警方赶至现场时,宋和丈夫方知打人者是知名作家。报道称,两名保安目睹李杭育打人的全部过程。当晚,医院出具的验伤报告证实,宋凤英右下唇挫裂伤、牙龈裂伤、胸部软组织挫伤、左第四根肋骨骨折…。至今不能洗澡、不能翻身、只能靠喝流质度日的宋凤英说,入院至今,李杭育没有支付过一分钱医药费……

   李杭育可不简单:他45岁,新当选为杭州市作家协会主席,系上世纪80年代我国“寻根文学”代表作家之一,他创作了著名的“葛川江系列”,被誉为新时期十大走红作家之一。其《沙灶遗风》曾获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老杭州》一书也充分体现了吴越文化的内涵。 对一个知名作家、公众人物而言,这种对老百姓当众施暴的行为,堪称不可饶恕的低级错误。不要再说“作家也是人”这种屁话,那就象贪官落网后用“领导也是人”来为自己辨护一样无耻。且不说“人类灵魂工程师”之类大道理,人生在世,不能把什么都占全了。要当官,就得牺牲一点财富物质方面的享受;要当一方文坛领袖,就得注意公众形象,管好自己的拳头,别动不动往老百姓身上砸去。老枭就很有自知之明,性子暴,素质差,大半辈子就不敢往文坛、官场凑。而且,随着年龄老大,脾气渐小,“而今而后,当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已,以仁义礼智信等道德标准自勉自期,待人接物,更加宽容和平,与人为善,特别是对底层贫苦人,只要不是无缘无故欺我辱我太甚,或危胁到人身自由、生命安全,一定能忍就忍、能让则让。都是世间大苦人哪,何必鹬蚌相争、釜豆相煎?”(《老枭的遗书之二》)

   李杭育打人一事在德加社区以及杭州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迫于社会压力,事发3天后,李与其女伴上门道歉时说:“我很忙,9月就要出版新书,到时会有许多全国各地的名人来,我们的事可不可以压后处理”,其女伴则称:“没有办法,是组织上让我们来的,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

   这真是他奶奶的“名人的道歉”,出版新书,好了不起啊;许多全国各地的名人来,好了不起啊;组织上让我们来的,好了不起啊。难怪愤怒的宋家人拒绝了他们的水果花篮。我倒觉得,这些事统统都可以压后处理,对于一个以写“人”为主的作家来说,学会尊重人关爱人才是最重要的;对于小李来说,怎样弥补挨打者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狗屁!

   西哲有言:没有宗教或哲学的信仰,人类就会变成不仁爱,恶毒和凶残的动物。由于信仰的缺席,更由于政治的罪恶,当今中国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善良隐匿,邪恶猖獗,人性之恶,泛滥成灾。“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顾炎武),放眼学术界、教育界、文化界,与政界一样,丑闻层出不出,劣迹千姿百态,连著名作家、文坛领袖也纷纷异化成了“不仁爱、恶毒、凶残的动物”,这个国家能不成为动物园吗!

   确实,作家也是人,也与工农兵学商各界人民一样,心头蕴蓄着一股不平之气。一股股野火和熔浆在社会上潜伏着沸腾着。然而知识分子又不是普通人,他们担负着历史和现实赋予的重责:把野火和熔浆引向何方?愿有力者出力,能打者出拳,敢骂者就骂,会写者就写,把形形色色有名无名的愤怒集中起来,升华上来,对准上上下下的黑恶势力砸去…!

   东海一枭2002、7、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