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给中共讲个小故事---算我亲自向胡哥温仔讨饶了呵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关于《仁者必有大智慧!》的一点更正
·写怀
·一间草堂足矣!-----兼谈制度建设和道德建设
·中国需要自由,自由需要运动!-----驳斥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略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
·孔孟支持我“夜遁”!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美色怀中致和谐!---关于召开“中华和谐大会”的倡议书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虎口狼窝智勇双!----老枭“退坛”事件回顾及其它
·自题示友人
·我为每一篇枭文负责!
·通权达变与时偕行的“圣之时者”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平昌老人:自嘲
·平昌老人:自嘲
·芦大侠佯狂卖傻,平昌公逃之夭夭(一枭拟题)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儒门大智慧
·丧心时代
·杨万江:改东海一枭《《一声长叹:只能这样了》》
·揭破甚深微妙义,如来低首不能言
·此是乾坤万有基!----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五:本体揭奥及儒佛辨异
·平昌老人:题东海一枭《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修正稿)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川歌:爱我大师,护我国宝(一枭附言)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北京之春---无题(组诗).......(广西)东海一枭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推倒陈良宇》
·道不同,不妨为友!
·怀明锵丈兼向杭州诗友问好
·乐乐乐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坚持“三本”不动摇!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傍晚接王老云高电话:陈政老已于今日下午4.30去世了!
   陈政,1919年生于广东省新会市,著名老书法家、文字学家、书法理论家,陈氏书法,擅甲骨、钟鼎、小篆等先秦文字及汉隶、魏碑、行书等多种书体。
   相识以来,时相过从,谊结忘年,情深莫逆,以诗唱和,以道相砺,不愧良师,又是益友。患病住院十余日,老枭或携妻儿、或随王老去探望,陈老每见到我们,皆喜乐开怀,以致护士耽心老人过于激动,屡下逐客之令。我们都说,陈老最少还要再活二十年。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许多诗书未完成,还有许多话语待说、许多朝夕待共,还有陈老书法、王老、老枭诗词的百花百鸟诗未展览未出版啊。
   谁知陈老忽弃我们而去。相知相敬的忘年前辈,同嗜同道的生平挚交,又少一人。呜呼痛哉、呜乎哀哉!
   自今而后,在邕江之滨,我忧天之热泪向谁洒、愤世之块垒向谁吐?我满腹锦绣和经纶向谁展示啊?在经文街头、纬武路旁,还有谁配与我老枭平起平起,谈天说鬼、诗唱词酬?悲伤时谁相慰,激奋时谁相劝、消极绝望时谁相激励啊?此地还值得住吗?
   双眼模糊,此心如碎,搜遍枯肠,竟无诗以祭,且淘出旧文一篇,聊以寄我伤悼思念之情吧。2002、7、15
   众生忧乐 时代风云
   -----再记陈政老先生
   自拙文《诗开新世界,笔系大中华小记陈政老先生》在《书法导报》、《广西政协报》等报刊发表及转发以来,海内外旧雨新知函电交驰,或让我代索墨宝,或命我中介识荆,或向我打听陈老各方面情况,并希望我更深入地写一写陈老。以我与陈老忘年交谊之深,以我对陈老了解、理解之切以及拥有材料之丰,把陈老进一步介绍给世人,原是义不容辞,乃命笔“再记”,一一道来。
                 一
   先简略介绍陈老身世。
   正如陈氏门人、著名老作家王云高先生所说,陈老是“跟日本人打过、跟美国人谈过、挨国民党抓过,又与我们党和人民共过50年患难挫折的世纪老人。”这“四过”,高度概况了陈老丰富多彩、正气守真的一生。其强烈鲜明的个性,爱家爱国的情怀,其来有自。
   1918年,陈政出生于广东新会市一个华侨之家,其父陈象骢,早年跟随孙中山先生从事革命工作。陈政中山大学毕业以后,即投身抗日游击战争,转战于深圳、东莞、潮汕等地,并于1939年入党,后因负伤留地方疗养,与组织失去联系,病愈后加入田汉所领导的抗日剧宣四队,当过演员、乐队指挥。而后随夏衍等来到当时称为文化城的桂林,从事抗日宣传。桂林沦陷,他撤往昆明,任教于滇西五台中学,与闻一多、李公朴等民主运动人士时相过从。特别是闻老,介绍他加入民盟,在学术上对他也多有启迪,为他后来的教学和学术研究扎稳了根基。闻一多曾为他治印一方,他至今珍藏。
   此后在白色恐怖笼罩下,闻、李二老为国捐躯。陈老为创作《民主大合唱》而遭杜聿明追捕,遁入云南白族及纳西族人聚居之地从事教学工作。不久,便因母病辞职东归。1951年,调到南宁市第二中学,粉笔生涯四十年。退休后又创办书画夜校,传道授业,至老不懈。
                  二
   从四十年代至今,陈老著述颇丰:有中篇小说《第三年》、长篇新诗《听呵,人间在哭泣》、《鬼子杀人交响曲》;有《民主大合唱》、《东罗煤战大联唱》等歌曲五百余首;解放后由国家出版社出版《怎样写记叙文》、《学生字帖》、《字源谈趣》第一二三集共九十万字,《专科书法课本》、《陈政多体字帖》、《陈政魏体千字文》、《无白斋诗文集》等十余种。
   陈老集教育家、古文字学家、诗词家、书法家于一身,尤其是书法,从私塾开始,在先生、母亲督促下开始习字,到文革期间,被贬入“牛棚”,仍潜心练字,每天坚持写六体书法,始终把书法艺术当作一项事业,毕生热爱之、追求之,矢志不渝。直到今天,他的书法勒石于各地河山261处,为中外人士及联合国、各国政要名流收藏。
   陈老书法、擅长甲骨、钟鼎、秦篆、汉隶、魏碑、行草多种书体,所作卜辞书契、吉金文字,出入于商周之间,深得甲金风范;所作魏碑,以“二爨”为体、晋楷为用、汉隶为法,秦篆为意,熔魏碑、隶篆、行草于一炉,高古朴茂、风神超逸、创意标新、自成一家,书坛誉之为“陈氏魏体”。
   三
   所谓文以载道,艺以德显,以传统诗书画艺,弘扬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爱国主义精神的大“道”,是陈老一贯主张。他常说,精神文明建设,爱国主义教育,不能徒托空言,需要国民每一分子,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需要每一个艺术家,从一点一滴、一砖一瓦的小事做起。
   无论其诗其歌其文其书法,笔之所及、情之所至,或寓时代之精神,或寄殷切之期望。特别是陈老的书法,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已上升到一个颇高的精神境界。
   他为轩辕黄帝陵所作碑联:“相许丹心献祖国,敢将碧血荐轩辕。”充满了赤热的爱国情;
   他为丝绸之路碑林题诗:“道劈汉唐接亚欧,丝绸之路物华稠。安得天山溶浩雪,戈壁黄沙化绿洲。”字里行间充满着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和对未来、对生活的憧憬;
   他所写的辛亥革命群塑诗碑:“辛亥举旗帝制倾,英风浩气两间盈。成仁取义雄今古,瞻像犹闻喊杀声。”深情讴歌了中华民族先烈们正气凛然、视死如归的高贵品格;
   他勉励工人:“丹心纺出南棉志,巧手织成大地春”;
   他赞扬边防战士:“担道举义凭鸢胆、驱敌卫疆仗虎肩”;
   他希望学生“毋辞拔地苦,成长自参天”……
   他出国及多次参加国际国内重大书法展赛并获大奖,如中日、中美、中新、中澳等书法联展、毛主席纪念堂、周恩来纪念馆书展、1989年中国书法博览会“中国书法五十名家展”等。在1995年9月三日中共中央文津老干部活动中心举办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名人书法邀请展”中,他的“如果敌人不投降,就把他消灭光”之词,赢得好评如潮,荣获金奖,许多老将军参观后情不自禁地在中南海里高唱起陈老1941年作曲的抗日名歌《送儿上战场》……
   他写的书法条幅:“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在一次书法展中,江泽民主席驻足良久,并命随同人员抄录下来。
   他以书法艺术,塑造民族魂,呼唤英雄气、净化世风士气,催人奋进!
   我有一付联语:“众生忧乐心头挂,一代风云笔底牵”,颇为陈老赞赏,引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比。“小子何人,敢攀诗圣?”忙敬谢不敏。陈老正色对我说:“王国维说‘有第一流人品,第一流境界,第一等胸襟,斯有第一流诗’。作为一个诗人,就应该学习杜甫,身居茅屋,心忧天下,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如果一个诗人艺术家,笔底找不到时代的风云,眼底看不见大众的忧乐,那是不会有出息的。”说得何等的好啊。陈老将拙联写成书法赠我,希望我真正以此自勉。
                    四
   陈老的创作态度十分严肃,可谓一丝不苟。常常一幅送人的应酬之作,也要写几遍甚至十几遍才满意,至于参加国内外各种展览的作品就自求更苛了。其弟子,王云高(中国名作家)与我都常惋惜其所弃“废品”,向他索要,他笑答:“不许缪种流传,以免遗笑方家、遗笑后人。”
   书品与人品往往是一致的。陈老很喜欢郑板桥的书法和人品,曾背诵郑板桥幽默而辛辣的“润格”给我听。但他自己在这方面却与之相反。对于索书求字者,总是有求必应,至于润笔费,给也罢不给也罢,多也罢少也罢,并不计较。虽然他生活并不宽裕。他多次与我说:“在经济上,你老弟已是求发展时期,而我还处于求生存阶段。”虽是玩笑话,生存当然也不成问题,但他生活颇为困窘也是实情。因为退休早,多次加薪他无份;由于清高自重,许多政府补助,如国务院专家津贴,也与他擦身而过。他目前的生活来源,除了寥寥无几的退休金外,便是时有时无的“润笔”了。我和他的亲友学生常劝他不要再无偿奉献了,他故态难改,有时随手留下一些诗句作答。比如:“但愿人常富,何妨我独贫”、“死犹未骨输心去,贫亦其能奈我何”、“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等等。当然,一些崇拜者力所能及,酌付酬金,他也不峻拒,特别是一些领导同志、包括国家领导人,有所馈赠,他也欣然笑纳。
   陈老与我谊结忘年,情深莫逆,相互之间,可谓无话不谈、同声相应。
   一次陈老写“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句相赠,我为足成一首五律回赠。诗曰:“我与陈夫子,品行互援勋。洋烟飘古典,老酒煮新闻。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驰思无白室,灵感斗缤纷。”我们还常谈及祖国百年来的内忧外患,谈及官场、商场腐败、丑恶现象与现存体制的种种弊端,不胜浩叹。在陈老鼓励下,我写了大量讽剌、讽谕诗。虽一时无处发表,却颇获陈老好评,以“诗史”相勉。
   唯有一次,陈老很坚决地拒绝了我。那是我因私谊设宴招待来到广西的国家某领导人,特邀陈老作陪,陈老以“不能饮酒、不耐久坐、不擅应酬”为由坚辞,令我夫妇感叹不已:这才是大艺术家、大知识分子的风范啊。清高是自然界梅菊莲的品格,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传统品格。不媚俗、不随俗、不攀附、不受污染和引诱。历史上,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狂奴故态的严子陵、笑傲王侯的李白、梅妻鹤子的林和靖……,都是知识分子清高的典范。对比陈老,自觉俗不可耐。从此,我对一些无谓的酒食应酬,也能避则避、可辞便辞,不轻易露面矣。
   五
   陈老的头衔,不可谓不多,粗略列之,便有如下几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西书协顾问、中国甲骨文书法研究院院士、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广西分校校长、世界书协(加拿大)组织顾问、美国四海诗社名誉顾问、广西诗词学会理事、广西文史馆馆员、南宁书协名誉主席、广西楹联学会常务理事、“石涛”研究学会顾问等等。但许多文学、诗词、书法界同道却认为这仍是实不符名、实过其名的。根据陈老在教育、书法、古文字学等方面的造诣和成就,理应享有更好的待遇、更高的尊崇。这与他淡泊名利、不求闻达的性格有关。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主人公郭靖有句名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我戏改一字为“艺之大者”,借来形容陈老,是恰如其分的。在我、在他大批弟子的心目中,陈政早已是一位杰出的大艺术家。正如我一首诗所写,诗曰:“仰君龙象俦,一塔镇邕州。报国文章可,持家礼文周。箪瓢能独乐,德艺羡双修。老抱传薪愿,笔耕乐未休。”南宁青秀山有一塔名龙象塔,龙象,佛家语,称诸阿罗汉中,修行勇猛有最大力者为龙象。恰巧,陈老常常在落款时自署:佛陀蜜多尊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