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东海一枭(余樟法)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来,许多美好的事物和词语都遭受了全面的解构和彻底的颠覆,如小姐、同志、农民之类称呼。特别是农民二字,不再是俭朴、诚恳、老实、勤劳的象征,而是成了窝囊、卑贱的同义词。连我五岁的儿子都知道骂老爹为“农民”了。

   老枭出身农村,干过农业,确曾是百分之百的农民。对此,我不既以为荣,也不以为耻。出身是不容选择的,就象老妻出身小市民、儿子出身大知家庭一样。

   有人说农民贫困愚昧、无知无能、不懂民主、素质低劣。就算这些指责有一定道理,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谁又是罪魁祸首?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农民已是革命的先进分子、同盟军和主要力量之一,而解放五十多年了,在三个代表的领导下,怎么反而越来越落后、愚昧啦?

   既使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党在解放前、解放初对农民以及全体国民许下的民主、自由的种种诺言,无法兑现了。党和政府为了自己的长治久安,也应该在政治、经济、科技各个领域热诚的帮助、引导广大农民,采取切实措施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道德修养、民主素质,而不是不断加大压迫、剥削的力度,以空前沉重的苛捐杂税去榨干他们的血汗脂蒿,以无比严密的天罗地网去封杀他们致富发展、当家作主的愿望,任凭他们沦为共和国的低等、劣等公民!

   而且,不少地方的农民,不但村官、乡官的选举权有名无实,不但享受不了人的尊严,连最最基本的财产、生产安全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看了正式媒体上《为让领导一览无余,下令拔掉百亩玉米》的报道,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据《大河报》6月7日报道,为让上级领导参观路边工程时能“一览无余”,邓州市彭桥乡政府领导竟断然下令将沿公路边正在生长的高秆作物统统毁掉,彭轿乡沿公路五个村的村民因此遭殃。据估计,共被毁玉米地不下百亩。记者采访了柏林村党支部赵书记。赵书记说,毁玉米事乡里催得急,他也没办法。记者问:乡里让毁玉米究竟是何意图?他回答说:主要是路边样板田里的高秆作物有碍上级领导检查。

   吹牛拍马,巴结上差,欺上瞒下,教条主义表面文章,并不奇怪。只为了耽心有碍上级领导的视线,居然毁粮百亩,手笔可谓大矣。如此荒天下之大唐的大手笔,既使在官尊如神民贱似草的封建极权专制时代,想必也是难以发生的。据《大清律例-户律》“弃毁器物稼穑等”条:“凡弃毁人器物,及毁伐树木稼穑者,计赃,准盗窃论”,“擅食田园瓜果”条:“凡于他人田园,擅食瓜果之类,坐赃论。弃毁者,罪亦如之”。又如《宋刑统》中:“诸在官侵夺私田者,一亩以下杖六十,三亩加一等。过杖一百,五亩加一等。罪止徙二年半,园圃加一等”。在官,即居官挟势也。当官的侵犯、损害在百姓田产,是要挨打屁股和被流放的。

   可是,类似事件,在号称三个代表的我党英明领导之下的当代中国,却层出不穷(不用举例了罢,去查查公开发行的刊物也就知道啦),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我相信,既然上了报刊电视,天下皆知了,而乡政府级别也不太高,毁玉米事件是有望得到严肃查处的。问题是,这仅仅是该乡领导的责任吗?是怎样的“上级”和上级的上级,是怎样的执政党和体制,纵容他们胡作非为?如果该乡领导是由百姓选举出来的,要对治下百姓负责,如果他们知道这样做的严重后果,还敢明知故犯吗?

   我是旗帜鲜明的网上著名的反暴力革命分子。然而,如果既不创造必要的条件让广大农民实实在在而不是形式上选举村官,并逐步让他们选举乡官、县官,又不允许农民成立农会之类组织维护自身利益,而党国又拿不出有效办法制止类似事件的发生,那么,有朝一日,忍无可忍的农民揭竿而起,杀掉当地谄上压下的狗官,推掉当地残民以逞的政府,无论从古今道义上、马列革命理论上,还是从现代国家的法理上,都是站得住脚的。

   无论何处都站不住脚的,是那些王八蛋政府和娘希匹官僚!

   焚林而田,明年无兽;竭泽而鱼,明年无鱼。是到了与民休息、给农民以国民待遇的时候了。农民,我的父老乡亲们,是老枭心中最大隐痛,也成了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啊…。

   2002、6、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