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欣闻日前凌晨北京海淀区一网吧发生大火烧死24人的消息,不觉额手庆幸:吾党有救矣,吾罪可赎矣。

   何出此言?请听我细细道来。

   网络,本是人类文明的结晶、现代科技的骄傲。它极大地提高了信息的传递效率,提高了人们生活的质量。为人们带来了极大便利。然而,福兮祸之所伏,利也弊之所生,网上暴力、色情等“网毒”,已经严重侵蚀着青少年的心灵,危及着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其中遍及全国城乡的所谓“网吧”,更是“网毒”的重灾区。

   多年来,许多社会知名人士和教师、家长,都在不同场合发出呼吁:“斩掉噬啮青少年心灵的网上妖魔”;“荡涤‘网毒’刻不容缓!”;“莫让‘网吧’毁了我们的孩子”;“救救孩子”。几年前,张海迪大姐就在政协大会上联络几位委员,提出逐步取缔各地营业性网吧伟大议案。理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青少年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其实互联网的危害远不止此。真正的有害信息,不是什么黄色网页、游戏、聊天室,而是西方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宪政等思想和理念。同时,它泄露了大量国家机密,如官场腐败的丑闻、专制邪恶的真面目,让许许多多见不得人的丑事、恶事和黑幕,大白于天下;它使人民群众擦亮了眼晴,增强了分清是非善恶的能力,从顺民变成刁民,从忠心变成反心,对专制政权产生了愈来愈强烈的不满乃至反抗情绪;它扰乱了人心,影响了稳定,挖空了专制主义的墙角;它是一片自由的镜子和土地,人们通过它可以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到底发生的形形色色事件,可以知道在“主流媒体”上无法知道的事实真相,人们在这里还可以畅说欲言。

   “古先册书,圣智心肝,不留京师,蒸尝之宗之子孙,见闻yan婀,则京师贱;贱,则山中之民有自公候者矣。如是则豪杰轻量京师,轻量京师,则山中之势重矣。…”(龚自珍《尊隐》)。网络,成了与“京师”对立的“山中”,与朝廷抗衡的江湖草莽。江湖和山中有了与所谓的“核心”思想迥异的是非标准和价值观。在网上,至高无上永远伟光正的吾党,成了人人喊打的过网老鼠,成了正邪两派黑白两道都不属、不耻的采花淫贼、下五门奸贼、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贱贼!

   这才是互联网最大的危害和危险。互联网横空出世,对我党的铁腕统治和至尊权威产生了致命的威胁和挑战。正如出尘公子所尖锐指出的:“自从互联网出现以后,我们的党群、干群关系出现了一些不利的情况和问题。我们的干部开始报怨群众越来越不听话、越来越难管。因为从互联网中的部份反动份子别有用心地揭露社会主义阴暗面的不正确的消息,使部份群众对我党干部的领导产生了抵触情绪,使我们的群众与干部不再象革命时期那样官民鱼水情深、干群息息相通。因为这些反动的信息,误导了部份群众,对党的正确领导产生了不必要的怀疑。直接影响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和形香,也伤害了干部们的工作积极性,使群众疏远领导干部,在干群双方协调处理利益关系时,甚至产生了紧张对立的情绪”。

   对此,应该说吾党是有清醒认识的,前几年,有关部门就在着手实施网络管制的计划,那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的宏伟系统工程。包括耗巨资实施“防火墙”计划,颁布《互联网管理规定》等。遗憾的是,由于网络世界的顽强抵制,《互联网管理规定》没有得到严格地实施。按照这个规定,全国所有网站都必须得到批准或者备案,否则即为违法,其中交互式空间,包括留言本、论坛要经过特别批准,个人不得建立交互式空间。按此规定,绝大多数的网站都属于非法,都应当取缔。

   各地还有许多管制网络的土政策,如某地发布规定,一个县市只准开办一个网吧。有的地方制定了对上网吧的人登记身分证,记录上网时间等措施。北京网吧惨灾发生后,市长刘淇宣布北京市要开展全面防火安全大检查,为期一个季度。同时,继续集中开展清理整顿“网吧”工作,认真开展“安全生产月”活动。他明确提出,今后在北京不鼓励发展“网吧”。从今天起,所有的“网吧”都停业,有关部门对“网吧”也不再审批发证。全国许多省市都已纷纷行动起来,掀起了一个清理、整顿网吧的高潮。

   窃以为,这些行动是远远不够的。一是缺乏全国性的统一指挥和行动,各地各自为战,力度参差不齐,效果优劣不一;二是仅仅“不鼓励发展”,仅仅清理、整顿,仍属治标之术,短暂的高潮过去,马上又进入漫长的不应期,网毒的暗潮,将在地下以更加汹涌的势头泛滥开来。而且,众所周知,只要吾党查禁什么,什么东东就会愈加流行。如扫黄,总是愈扫愈黄;如禁书禁电视片,总是愈禁影响愈大愈广。

   加强管制,限制网吧数量,唯一的效果,只怕是为腐败又开了一扇方便之门。由于供少于求,开网吧利润很高,想进来的人多了,管理者们灰色、黑色收入自然水涨船高啦。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刀砍,以北京网吧火灾事件为由头,从取缔非法网吧开始,取谛一切网吧,最后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互联网。如果嫌这回借口不够堂皇、理由不够充分,不妨再烧几十、几百家网吧,再死它妈个几千、几万学生,那时,民愤汹汹,众口滔滔,网络成了罪魁祸首替罪羊,吾党纵不想取谛,不可得矣。而且这样一来,可谓一举两得,不但消除了眼前的危害,而且排除了将来的隐患──那些爱上网的学生,受到不良信息的毒害,了解吾党吾国各种事实真相,大部份必定成为日后反党、动乱份子。

   当务之急,应由吾党命令国务院统一指挥,果断行动,打一场全面封杀、坚决取缔互联网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输赢,直接关系到吾党的生死存亡。因为互联网作为一门先进的、跨时代的高科技产品,发展势头之猛,可惊可怖。据统计,中国网民的数量近年以一年翻倍的速度猛增,目前已近4,000万,按此速度,再过几年,落网人数将达数亿,待到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小泉小河成滔天之浪,再来试图扑灭之、阻挡之,可就晚喽。

   互联网已对世界各国政治、经济、科技、军事、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愈来愈重要的影响。利国利民,原无疑义。吾党之所以这几年来半推半就,下不了彻底禁网的决心,恐怕是顾虑失此利器,不利于我国各行各业的发展。但是,它不利于、甚至大有害于吾党专制统治,已是人所共知。毒蛇啮臂,让士断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要维护吾党权威,就得牺牲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现在是吾党诸棍发挥高超的政治智慧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的时候啦,砍掉所有网吧,销毁所有电脑,从源头上革掉互联网的命,此其时矣,迟则自误。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听群众人议以治国,国危无日矣”,这都是孔夫子、韩非子早就阐明了的道理。咱们不是民主、自由之国,如果任凭下民了解各种机密和真相,任由草民们七嘴八舌瞎议论,批评政府、嘲笑党国要人,不就乱套了吗?知识份子嘛,自古以来就是贱种,待他们客气了,他们尾巴就翘到天上去啦。还是先帝毛爷英明,干脆把他们都打成右派或反革命,打向乡下或牛棚,从而成就了自己空前绝后的文治武功。

   一些自由派独知,动辄叨咕什么“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陈词,别有用心者举周厉王为例,说周厉王“使卫巫以监谤者”,不让老百姓说话,结果不到三年,被老百姓轰下台了。其实,是那周厉王太愚笨,不知道坚持“寡人指挥枪”的原则,牢牢抓住兵权。不然,坦克压将过去机枪扫将过去,小老百姓还不轰的一声作鸟兽散?

   民主利国利人民,专制利党利特权。唯独开明专制,利不了国,利不够已,不伦不类不上不下,最是危险。要专制就专制彻底、厚黑到底。例如荧屏上人气最足的康熙、雍正、乾隆诸位大帝,皆以超乎寻常的高压铁腕黑厚神通,将专制主义推向了极致,从而创造了万国共仰、千古传领的康雍乾盛世,至今他们的光辉形象,依然活跃在媒体上。正是他们以严密的文网、血腥的文字狱手段,将治国方针、英明政策高效地贯彻到基层,落实到人心,从而强化了黎明百姓的皇权观念,把他们的思想统一起来,把他们的理想信仰、才智情感凝聚巩固帝王统治的事业中来,激发他们忠君爱国的朴素情感和建功立业的高尚冲动,为维护大局稳定,推动社会发展、经济繁荣创造了有利条件。

   明王朝前期,吏治清明,民风淳朴,主要也归功于几代帝王的高度独裁,归功于严刑峻法、森严律典和特务制度。帝王们敢打(庭杖)、敢杀、敢株连(九族乃至十族),设锦衣卫剌探和监视各级领导及知识份子,以文字狱威胁他们的人身安全。开国领袖朱元璋,因当过僧和贼,凡呈报他的祝贺文表中有与僧、贼读音相同之字,一律视为对自己的大不敬,处以死罪。他还制定法律:“寰中士大夫不为君用,其罪皆至于杖”,借故滥杀知识份子。在他的严酷统治下,知识份子能苟且偷生就谢天谢地啦,还有谁敢放肆胡言、动摇国本?明后期,领导干部和知识份子玄谈空议,妄谈国事,恰恰成了明王朝覆灭的主因。

   张海迪大姐、出尘公子等爱党人士关于取谛网吧和互联网的建议是很及时的,可能是他们人微言轻吧,至今未蒙采纳。俺老枭乃网络名家、江湖大豪,素有一代国士之称,今为吾党千秋大业着想,敢不放下身段,上书苦谏,同时也是自赎罪愆。盖老枭前一阵子猪油蒙了心,网络迷了魂,讲啥子良知正气,居然说了不少真话,严重败坏了吾党形象,危害了吾党安全。吾党对我不抓、不关、不杀,只是将我主页一封了之。如此深恩厚谊,敢不勉思图报?今乃改正归邪,悔过自新,投入党的怀抱,不但在政治上、思想上,也争取在经济上、待遇享受上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特上此书,聊表忠心。吾党万岁万岁万万岁!

   东海一枭诚惶诚恐百拜 敬上 2002.6.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