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人生在世,各有所好。有的好酒,劣等的叫酒鬼,高级的叫酒仙,如李白,动辄“会须一饮三百杯”、“一醉累月轻王侯”;有的好色,好听点是风流,难听点叫色鬼,这就多了,俗话道,自古英雄皆好色,那有才子不风流?有的好财,甚者就成了守财奴葛朗台,为了金钱,亲情甚至性命都可以不要;有的好使气好弄权奇石好古董好网络好朋友好赌博好诗书画印好山川自然,还有的好骂人玩人甚至虐人杀人…,真所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老枭盖世奇才,所好颇博,诗书酒色外,财货、奇石、邮票、山水、网络,皆素所嗜。当然,也好名----这是常遭老妻及网友们一致嘲弄的。

   例如这回戒网事件。疑虑于自己的文字,徒凝泪血,却无法照亮人心和世界的黑暗,无法唤醒民众的蒙昧,无利于政治的民主化和国家的现代化,发誓戒网,乃引来了懦夫逃兵之讥。因老枭戒网宣言发布没几天,网络新的一轮严打行动就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了。网站被警告、网页被删除、bbc被封杀、网吧遭火灾…,坏消息不断传来,风声鹤唳,人心惶惶。一些网友以聪明人之心度傻书生之腹,以为老枭有先见之明或内线之密,闻风尿遁了。

   还有人更逗(添乱),以为我在扮演“陶谦让徐州”中的刘备。“这边是网友们真心的挽留,那边是再三的假意推托。推来让去,营造千呼万唤始出来之势,又是为了哪般? 如此这般做作,何苦来的!-- 是沽名钓誉?依俺看是没这必要了,枭老兄的文采已是诸文学网站和诸网友公认的了。不管怎样,我只为那些怀有依依不舍之意的年青网友的纯真和朴实而感到遗憾--有一个问题值得网友们深思---对于在中国大陆上的抨击政治、政府、体制和制度的不仅仅是老枭一人,而唯老枭能独善其身。虽然老枭有一些经意不经意的解释,表面上看入情入理,而本质上看呢?---党和政府的眼睛里是不揉砂子的。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人不是已经在牢里吃免费的三餐了吗?”。

   为洗清自己亮明心迹消除谣言,只好迅速卷土重来。

   这一来,更坐实了老枭的作秀,纷纷断言我上窜下跳、自我炒作,为一点虚名所累。看鱼的船长怒斥:“你还打算发多少篇?发到什么时候呢?真要等天下人皆知你丑态方才罢手么?我看你既立志欺世盗名,是停不住的.但是小视天下的人,必然被天下不屑”;连我的老战友老陈已开始质疑:“老枭皆网,老陈送一下,老枭不戒了,老陈也就不用迎了,本来这事就会是这样,只是时间快些而已——老枭效率高,罢戒网自然也是很快的。不过这事过去就过去了,老枭一如既然往投入战斗就是,在这事上做得文章太多,别人说你(也就显得实际上是)作秀,这可就使老枭的形像受损。因为不管别人当你是朋友还是敌人,如果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就连作为敌人也失去了份量。所以老枭要正心诚意”。

   我承认,我确实一向求名如宝、惜名如金。不过,君子爱名,取之有道,我追求的是名符其实的嘉名,是真诚、正直、高洁、贤德、豪勇的美名。而且不仅仅局限于“网上一轮才涌出,人间万众点猫看”。

   这些芳名,是不能苟致巧取的。“桀、纣贵为天子,富有天下,能尽害天下之民,而不能得贤名之。关龙逢、王子比干能以要领之死争其上之过,而不能与之贤名。名固不可以相分,必由其理”,这是《吕氏春秋-功名》中的一段话,意谓天子未必能享有贤德之名,纵忠心盖天如关龙逢、比干,也不能给他贤名。

   而且,好名仅仅是我执迷不悟、一网情深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迫切地希望弘扬枭心、传我剑法、批亢捣虚、激浊扬清。戒网也罢破戒也罢,炒作也罢作秀也罢,我都是以此为由,表明我既不反抗也不投降的不合作态度,表明我呼吁政治改良的思想和愿望。

   古人说过,不好名者不自爱,人不自爱,则拍马舔痔,坑蒙拐骗,无所不为;太好名者过于自爱,则又一无所为。自爱者先占爱,实利于天下国家而迹不足以白其心则不为;自爱者先占利,有利于天下国家而不利于富贵荣华、有损于身家妻子则不为。天下事待名利两全而后为之,则所为无几矣。

   明人吕坤之言,说中了我的心事。以前就是太爱惜羽毛,怕沾灰尘,对一些虽利国利民但不利于一己名声的事,就敬而远之了。这回吸收教训,不辞作秀、炒作之讥,就是相信我的悬河苦口,如椽大笔,我的狮子怒吼、当头棒喝,终将“有利于天下国家”,虽“迹不足以白其心”,纵使“有损于富贵利达、妻子身家”,也顾不得了。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还是相信一片苦心,终有知音了解。

   我仍将一如既往地珍惜、维护我小小的名声。欲知小圈子里老枭名声之佳,略举一斑可概全豹:

   某老前辈,诸般观点与我杆格不入,如在台湾问题上,我强调和平统一,他主张武力解决,斥我“借统一之名,否定我国政治制度”、“奇谈怪论”…。但他闻知我因故关闭公司消息,立即函电交驰鼓励我“振作起来,重集资五百万,二次开张”,并表示如需入股的话,“算我一份。届时,如我仍健在,定当携款来杭报到,协助小兄弟你策划经营”,把我这个裘髯大汉感动成了小娘们,双眼都红了。类似的感动,那一阵子几乎每天都要一演一二回。此德此惠,当永铭心底,不断完善自己,时时激动自己做一个真诚、正直、高洁、贤德、豪勇的人,一个对得起自己更要对得起朋友的人,一个无愧于男人和诗人的大写的人!

   我不想干事则已。如我将来重新出山干点什么,这小小好名,也是我的资本和品牌之一哩,能不珍惜吗。呵呵

   老枭好名,其来有自。盖我前身、晚明思想界著名异端李贽李卓吾老子,就是一位狂傲绝世、好名如痴的怪杰。且听下回分解吧。

   2002、6、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