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春秋战国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所谓“权威”是“法西斯”的中文意译!意大利Fascio一词,则来源于拉丁文Fascis,拉丁文原义是指古罗马共和国时代的“法西斯笞棒”,这种笞棒的形式是捆在一起的一束棍棒,中间插一柄斧头,它象征着国家最高长官的权力。“权力的大棒”加上“威力四射的斧子”,这一切合在一起的中国词正是“权威”,而且是“法西斯笞棒”所象征“国家最高长官的权力”的最佳解读。

   我这里有一个关于“法西斯笞棒”小故事,可以让我们深入的了解权威主义:

   “公元前六世纪后半叶,罗马的统治者是塞维·图里乌的女儿与她丈夫塔克文,杀死了老塞维,当上了国王。这位塔克文非常专制独裁,个人主宰一切。然而,他又非常害怕别人用阴谋手段来对付他。因此,他变得多疑猜忌,动不动就用残酷的手段对付他不喜欢的人。他喜欢动兵用武,四出打击,而且大兴土木,装潢宫殿,修建城市。 连年的战争、繁重的劳役引起了人民普遍不满,肆意的屠杀暴行终于引发了人民的反抗。 塔克文曾处死了罗马最富有的一个贵族和他的长子,只留下了年纪很小的小儿子鲁齐。一次,塔克文的儿子依仗权势,当众侮辱罗马最尊贵的妇女,激起了公愤。鲁齐在人民大会上发表演说,历数塔克文夫妇杀害亲人篡夺王位,滥施劳役,残割无辜罪行,号召人民推翻塔克文残暴的独裁统治。大家一致推举鲁齐为首领。人民大会决定剥夺塔克文的权力,把他们全家驱逐出罗马。 罗马人赶走塔克文后,决定不再立新的国王。人民大会宣布,个人专制要处以死刑。他们选出两个人替代国王执政,开始称为军政长官,后来称为执政官。这一职位没有薪俸,但享有很高的荣誉。罗马人甚至用他们的名字来做纪年名称。 执政官有12名侍卫官。侍卫官肩上荷着一束木棒,中间插着一柄斧头,它象征着国家最高长官的权力。这种束棒被叫作“法西斯”。执政官平时是罗马的统治者和法官,战时是罗马军队的统帅。但是他们的权力是受到限制的:两名执政官权力均等,其中一名随时可以发出撤销另一名的命令。执政官执政期一年,到期又变成普通公民;如果人民对执政官有不同意见,可以在人民大会上提出。另外,还有由300名退职执政官和氏族长老组成的元老院,负责管理国家财政、外交和占领区事务,批准所有法律,选举公职人员。执政官和元老院成员,都是从贵族中选出的。这样罗马变成了一个贵族专政的共和国。共和国第一任执政官之一,就是为推翻塔克文专治统治做出重大贡献的鲁齐。 塔克文被逐出罗马后,暗中联络贵族青年反对共和国。而在这批贵族青年中,竟有鲁齐的两个儿子和另一位执政官的两个外甥。两位执政官把全城人民召集到中心广场,由他们当众审判叛国罪犯。 鲁齐首先审问自己的两个儿子,他们供认了自己参加阴谋叛乱活动,并含着眼泪请求父亲宽恕自己的罪过。“这两个人犯了反对共和国的严重罪行,”鲁齐表情庄重严肃,“应该用‘法西斯’处他们死刑。”说罢,他向站在一旁的侍卫官坚决地挥了一下手。 侍卫官们立即从肩上解下棒束——“法西斯”,狠狠地抽打面前的两个罪人,直到把他们抽得皮开肉绽,然后拉他们跪在地上,从“法西斯”中抽出斧头,砍下了他们的头颅。 另一位执政官却提议把他的两个外甥放逐出罗马,以代替两人应获的死罪。 “不!”鲁齐坚决地说,“这两个叛徒同样应当受到‘法西斯’的惩罚,砍下他们的头颅。”人们都拥护鲁齐的宣判,侍卫官立即执行判决。这位执政官被罢免,并放逐出罗马。”

   总结以上的在历史事件,我们可以得到以下特征:

   一, 反个人独裁,推翻帝制。(人民大会宣布,个人专制要处以死刑。他们选出两个人替代国王执政,开始称为军政长官,后来称为执政官。这一职位没有薪俸,但享有很高的荣誉。)二, 有限的选举,分权制衡,议会制。(两名执政官权力均等,其中一名随时可以发出撤销另一名的命令。执政官执政期一年,到期又变成普通公民;如果人民对执政官有不同意见,可以在人民大会上提出。另外,还有由300名退职执政官和氏族长老组成的元老院,负责管理国家财政、外交和占领区事务,批准所有法律,选举公职人员。执政官和元老院成员,都是从贵族中选出的。)三, 法治严明,公开公平。(公开审判罪犯,不徇私处死执政官的儿子与外甥,罢免流放不法的执政官。)四, 权力集中,独断专行。(执政官平时是罗马的统治者和法官,战时是罗马军队的统帅。) 在上一个世纪上半叶出现的法西斯主义,也同样的是具有以上的特征,而且有起一步的发展。这一主义起源于1919年3月23日在米兰成立的“战斗法西斯”,它反对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主张建立以超阶级相标榜的集权主义统治,实行全面统制和恐怖镇压;进行反垄断资本的社会蛊惑宣传,并极端仇视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狂热鼓吹民族沙文主义、奉行重分世界的战争政策。

   1933年1月,阿道夫·希特勒通过民主选举在德国上台,2月制造国会纵火案,3月通过《授权法》,继之一系列法西斯法案出笼,至次年8月颁布《国家元首法》,对国家生活进行了全面改组,建立起极权统治的法西斯体制,并且加紧扩军备战。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起,日本走上了战争和法西斯化的道路。在日本以就军部为中心,从首先发动侵略战争着手,然后通过天皇制机构,自上而下的逐步法西斯化,以适应进一步扩大侵略战争。1926年日本基本上建立起法西斯统治,1940年大政翼赞会的成立,标志着法西斯主义体制的形成。

   法治,多党,议会,选举……这一些有民主符号在法西斯制度中依然存在,并运行良好。而在于我们来说,印象最深的是却是他们的种族主义,排犹政策,而到底是什么使得这些民主的制度产生出了这一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悲剧?是权威的存在。

   有很多人,一直把法西斯主义的出现归因于人民的民主修养,并引以为证开脱真正的罪魁——权威。好像从来就没有看到,在马克思主义的专政制度之下的苏联的清洗、中国的文革、红色高棉的“自我灭绝”。纳粹的执政自然是因民众的选举,而如果没有民主制度与自由保障机制的破坏,希特勒先生的也许只不过是德国一两届政府的首脑。而他们也绝不可能拥有无上的权力,去实现他们的罪孽。

   “战斗法西斯”采用了古罗马执政官前放置的棒束作为标志和名称,正是要使之成为最高权力标志,象征着万众团结一致,服从一个意志,一个权力。当一个民主的社会,有一个可以成为人民权力全权代理人的时候,最高权力权威也就出现。这样的一个代理,以他在一段时间内的无上权力,来保证“一个意志”最对权威,而在这之下的社会也自然不会有违反这一意志者的生存空间。权威,不只垄断了民主,打破了制衡,更扼杀了自由。

   权威主义可能不会再次的发展成为法西斯主义,但同样的也没有人能扼制它,产生法北斯主义、法南斯主义。权威主义可能不会再出现希特勒与波尔布特,却无法保证他们不出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