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春秋战国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毛泽东在他的《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一文中认为:“现在国民党新军阀的统治,依然是城市买办和乡村豪绅陀螺仪级的统治,对外投降帝国主义,对内以新军阀代替旧军阀,对工农的经济的剥削和政治的压迫比从前更加历害。”“中国迫切需要一个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这个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才能完成。”“中国的民主革命的内容,……包括推翻帝国主义及其工具军阀在中国的统治,完成民族革命,并实行土地革命,消灭豪绅阶级对农民的封建的剥削。”

   如果把其中的“国民党”三个字替换成为“共产党”,把“军阀”换成“财阀”,这一篇文章立马就变成了某民运人士的讨共文章。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就是,有些人每天骂毛,但是他们的每一言、每一行都是在毛的指导下行动的。同时对于毛泽东的“中国迫切需要一个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这个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才能完成。”认同之强,也是让人吃惊不已的。

   奇乎哉!怪乎哉!以毛的思想方法来看的话,是这些人打起无产阶级的大旗,不断的推广“资产阶级民主制”。又为了实现资产阶级的民主,而要求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们去不断的斗争,直到胜利。私有化、多党制、三权分立……给人们一个欧洲代理人的形象,同时在说到无产阶级与平民们被资本家们压榨与剥削又是很有红卫兵色彩。

   而总为有趣的是,中国的民主化是一个历史的必然这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一场民主化运动会是谁来领导?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因为依“阶级论”而言,只有这两个阶级有这个力量。而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却一脸的不屑,认为是“知识分子”为领导也就是他们自己,因为阶级论过时了。

   固然“阶级论”过时了,但作为一个现实的空间来说,这个社会的变化真的是这样的快速吗?毛泽东可以用阶级论来指导他的军队战争,指导他们的政党执政,还能发动文化革命,如此一来他是错的便是“阶级论”也无用吗?就是不说阶级,阶层的存在也不可否认。至少,在民运中的种种实际运作中,阶级斗争色彩也是显而易见的很。

   资产阶级因为他们的资本属性必然的引发的贪婪,是很让人讨厌的。但是,一旦无产阶级争取专政大权,也同样的没有看到过什么善良。问题不是出在这个两个阶级上,人性本恶,没有必要在这此指责。问题在于制度设计上的专政与专制,是不民主的制度使他们的恶无法抑制,善得不到发扬。

   而相比较来说,资产阶级比较无产阶级更加需要自由、民主与法制,也更加的有组织性、有责任感。特别是在中国实际情况来说更是如此。因此,如果说中国是迫切需要一个自由民主化的运动,这个运动必须由资产阶级领导才能完成。

   对于无产阶级来说,在民主化问题上更好的选项是陈独秀当年的认识。在一九二七年的十月共产党中央扩大会议期间,陈独秀给中央写的三封信中,反对当时的共产党的武装起义,特别是农民暴动。认为一九二七年革命后中国资产阶级对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已经取得了胜利,国民党所建立的已经是资产阶级政权,它的统治已经稳定,中国社会已经是资本主义占优势的并将得到和平发展的社会。因此,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已经完结,现时不应该去触动国民政府,而只能进行以“国民会议”为中心进行的合法运动。

   中国是迫切需要一个由资产阶级领导的自由民主化运动。而在这个运动的同时阶级间的问题,要在合作互利的前提上才能真正的得到长远的解决。如果在没有认清社会发展的前途时,只强调一方的阶级利益,无论是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都会为历史所唾弃。遏止自由民主化向阶级斗争化发展,无论何时都是最为重要注意项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