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春秋战国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在本文中,我只是要论证这样的观点:没有国家无法保障自由!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是相互支持的两个范畴!

   在之前,首先要理清一下“国家”这个概念。在马列主义者们的教材中,国家是阶级社会的产物,是阶级压迫的机关,是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用来维护本阶级利益,巩固统治地位,压迫被统治阶级的工具。国家是暴力机关。国家是一个历史范畴,它随着阶级的产生而产生,也将随着阶级的消亡而消亡。在这样的一个理论基础上,爱国主义就成为了一个敌对势力,是资产阶级的腐朽理论。打破一切的阶级的专政工具——国家,也就成为了马列主义者们的任务。而且要用为了打烂国家暴力机器,要以大畏的阶级精神以革命的手段加以现实。在这一方面,马列主义者要相对自由主义们自由的多,不用说什么把某个国家分裂成为七块了,是要这个国家消亡呀!

   而在自由主义的学说中,国家是随着人的智力的发达、交流的扩大自生自发形成。国家是人民利益的福址保证。国家保证他的公民不为野蛮人所侵犯,保证国家内公民自由不为人所侵犯。虽然,有时专制者与君主垄断国家权力,侵犯人民利益,但这是一种根上违反国家意义的行为。一切的专制者都是爱国主义者的敌人,一切的爱国主义者都应该去、也必定会去反对专制。

   在自由主义者眼中,国家是人与人关系的仲裁人,其任务是主持公道,防止滥用高压力量。国家提供一些它认为是好的东西,而并不强迫任何人去利用这些东西。例如,国家可以设立医院,尽管任何一个付得起住院费的人仍旧可以自由地请他自己的医生和护士或者去私营的医院。国家可以推行而且确实正在推行公费的教育制度,以保证每一个公民不因经济问题而失学。同时也让每个人自由地开办私营学校或进私人学校就读。国家兴建公益事业,但并不强迫每一个人参加。……因此,自由主义认为大部分的社会控制的发展,是追求更有效自由的愿望所造成的。

   关于一小部分的国家强迫行为,作用是要压倒个人的强迫行为,当然也要压倒国家内任何个人联合组织实行的强迫行为。国家就是用这个方法来维护言论自由、人身和财产安全、真正的契约自由、集会和结社权利。当然,国家为了公正执法,必须对这些权力进行监督,宪政体系的建立也就成为必然的要求。

   而一些个人、政党、地区或利益集团及其联盟也会利用自由的名义,去做侵犯他人自由的事。但是,这几乎可以说是自由主义者们所要面对的,最为复杂的简单问题。因为,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说他有权力去做什么,而集体在限制他的行为,这是对他的自由的侵犯,这个说法即使是用到希特勒先生身上也有一定的合理性。发生这些问题主要原因是:自由主义者无法简单的用利己行为,或是利他行为来划分他人行为的正确与否的。例如,深圳工人罢工时竟然要求,延长加班时间。而我们的执政党以人民素质不高为理由,延迟还政于民的时间。面对爱国主义问题时,更是自由主义者们的最为头大的事。台湾可以不可独立?中国要不要先裂成七块?仇视日本的游行是不是人民自由权力?等等。

   最佳的解决理论问题的方法是案例法,依据历史总是能给我们一些切实的回答。例如,历史表明,法国人和英国人,尽管历史上存在一切宗教信仰、言语和社会结构方面的争端和差异,却融合成了加拿大这一民族;认为当年零星的小城堡所组成的德意志是一个民族的信念是正确的;还可以对梅特涅所谓的意大利是个地理表现这句轻蔑的话加以嘲笑。但是,面对着要求成为一个独立自主单位的台湾地区,还是不大容易解决。

   毫无疑问,自由主义总是倾向是赞成自治,但是,面对着再分问题以及集团与集团这间的复杂问题,它必须依靠历史的具体教导,以及政治家的务实眼光去确定如何为自治划定限制。在这个理论指导下,面对台湾独立与日本对历史反醒问题,我不认为作为一个大陆人要持一个支持的态度才是合乎自由主义,而以爱国主义为要求的人就是与自由主义为敌。

   分裂主义者与专制主义者历来都是自由主义传统国家的敌人,英国的北爱问题可能是最有力的证明。而我们真正的去看,以民主与自由为卖点的布什,还是自由主义发源地的英国首相,都是以一个爱国主义的形象出现在公民面前,而这一点不但不同自由主义想冲突。反而我们看到在他们身上,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相互支撑,使他们的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尊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