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老子说的:赘]
春秋战国
·民运的败因之二:投机心理指导下的民运领袖
·民运的败因之三:买办性质的多党制
·论自私 ——感悟神的爱
·植桔淮南何产枳——回高寒
·民运的败因之四:“外部分散不合作”与“内部合作不分工”的体制
·法轮力量猜想一:国内力量真空化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子说的:赘

   老子说的:赘

   【原文】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译文】

   踮起脚的人站不稳;迈着大步的人不能远行;自逞己见的人并不聪明;自以为是的人不能得到表扬;自夸的人不会成功;自高自傲的人不能长久。从自由主义的大道来看,这种行为都些应该进垃圾堆去的残渣剩饭、不应该生长出来的肥肉。事物或许会让人讨厌,也正因此把握自由之道的人,并不去盲目下个结论,甚至去动手处理。

   【评析】

   继前两章通对于自然现象的总结,进而推论出自由主义的真理。本章是通过对人情事故的观察,展开对于理性结构主义者们的批判。开篇陈列的“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一般社会经验,并非是老子先生要加以重点突出,而是通过这一种常识性的规律,来指出功利主义与理性主义者们重大的缺陷。

   特别是“跨者不行”一句,不由使我想到了几十年前在中国大地上发生过的“大跃进”运动。以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发动全民,讨论40条纲要,掀起农业生产的新高潮》的论讨为发端;以1958年3月8-26日在成都会议上的毛泽东讲话为起点;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正式通过鼓足干劲、为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肯定这个“一天等于二十年”的伟大时期,号召尽快超越英美,批判1956年的反冒进为发展;以1958年8月27日《人民日报》社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为代表;以“大炼钢铁运动”为高潮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实践,最终以1961年“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政策结束,并用了5年时间来克服这个3年其的“跃进”产生的严重后果。最为经典的就是63年的“自然灾害”,只信阳一地就饿死百万人口,刘少奇总结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这所谓的人祸,正是指毛泽东为首的一伙“功利主义”者们,以他们的“自见”“自是”“自伐”“自矜”的马克思主义,用“企”与“跨”的革命手段,强行改造社会而产生的“不立”“不行”“不明”“不彰”“无功”“不长”结果。

   而在老子先生所生存的哪个时代,正是一个文化多元、思想多元时代。不只是诸子百家争相创新,而上古的一些风俗也都存在,而且对于他们来说当时的奇巧的工具,淫乱的传闻也都在刺激着人们的精神。了解到当年的秦始皇的老娘,能同光屁股在大街上玩阳具的流氓通奸,还生下两个孩子,就可以想见一切的传统在当时是没有意义的。也正是这样一个自由的社会中,使得老先生能真正的了解到人的本性,认识到一切的共同的特定的目标目的都的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人能知道谁是对的,哪个又是错的,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放任自流。

   在老子先生的眼中,这一些自以为能成为人类自己的神的行为,都不过是些应该进垃圾堆去的残渣剩饭,不应该生长出来的肥肉。并指出,以我们的个人的思想是无法了解到一切的事实的,如果只是以自己是不是喜欢,自己是不是讨厌为标准的话,也只有发展到“大跃进”式的局面了。他要求我们要做到“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也就是要能在自己不认同的前提下,也能保证其自由与权利,使之能得以发展。

   但是,老先生也并不是说要求放弃一切个人看法,与处事原则。他要的是我们尊重,我们所认为不正义,不正确的事实。用现代的自由主义告诉我们,“一项正当行为规则的作用,乃在于对众多个人所具有的不同尽相同的目的进行协调;而一项命令的作用则在于实现特定的结果。与一项正当行为规则不同,一项命令不仅会限制个人的选择范围(或者说不仅会要求他们去实现它们刻意创生的预期),而且还会要求他们按照一种并没有要求其他人的特定方式行事”,简明扼要的下一个结论就是:“具体命令对偶合秩序的‘干预’只能造成失序”。 这一点我们可以结合前边提到的“大跃进”来加以理解,而对比一下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更能让我们体会深刻。

   正如老子先生所说的“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我们要对于身边的一些所谓的正义与非正义,以及看的习惯看不惯的事情,有一个“自由无为,自然而然”的“不处”之心,才能让我们达到“立、行、明、彰、功、长”的结果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