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春秋战国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民主茴香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扬言一首】

   儒门自古第一臣,弃置百家吾至尊。三皇去后五帝没,唯我人民天下君。

   也有袁氏称洪宪,万箭齐发攒其心。忠义礼智仁有信,克己复礼为人民。

   【国书一段】

   《论语·八佾》:“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论语·颜渊》:“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强调一篇】 在以上的论述中,我们可以明确无误的得出,儒家核心理论正是在定在这个“礼”上的。对于颜渊这样的小子,只要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也就达到了修身的目的。而对于齐景公这样的公爵来说,就是要尊守“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礼数。这话明显的是在教训齐景公,要他对周天子进忠,不可以忘记。可惜的是这位文景公,满脑子要以他自己为中心,让他的臣对于他这人君进忠,而他自己反而不记得他只是周朝的一个大臣了。孔老夫子的良苦用心也就成了泡影。

   不知为什么在现代的新儒家中,大多都与齐景公相似,在复兴儒学的工作中,竟然没有去明确“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正如我们孔夫子所说的:“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可见“克己复礼”是“为仁”的基础;而社会各阶层都必须要“安分守己”才能达到“复礼”的要求;进而“名实相符”却正是“安分守己”的前提;所谓“名不正,言不顺”,诸位大儒们如果不能明明白白的让人们知——谁是君,谁是臣,谁是父,谁是子,一切工作的都也同样的如孔夫子一样要成泡影了。

   而且在于孔子来说,他只因季氏先生在家里看了一场,天子才能看的舞蹈,就顾不上他老人家的儒家风范,而大骂季氏:“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这句在“文化大革命”中听最多的名句,正是我们的红卫兵常用的语言,能从温、良、恭、俭、让的孔圣人之口出来,可知一定是把孔老给气极了。但是,如果他老人家知道,这些现代新儒们打他的大旗,竟然不能行“克己复礼”之事,不知道是不是要把他从千年的黄土中气醒过来。

   不过各位儒家也不必急于争论,有我们国父孙中山先生来代你们来回答这个问题。孙先生在他的《手书三民主义》中说:“彼辈既承认此革命后之新国为中华民国矣,而又承认中华民国之主权在于国民全体矣,是即承认四万万之人民将必为此中华民国之主人矣;而今之行政首长,凡百官吏与及政客、议员者,皆即此四万万人民之臣仆也。”看看我们孙先生的大头象正在世界最大的广场上,而且除开台独分子,我们台海两岸的中国人,从来也认为这位孙先生是“国父”,他又是结束帝制的第一人,他的话当然是可以信赖的了。

   皇帝是人民,“而今之行政首长,凡百官吏与及政客、议员者,皆即此四万万人民之臣仆也”。这样一来,我们的儒家就有了可以立论的基础,而不会再出现什么“‘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的大错了。我们伟大而尊敬的孔圣人地下也当安心,不会出现无礼之事,出现以臣压君的怪事了。至少在我们儒家的理论上不会出现了。

   欲听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