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老子说的:独]
春秋战国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独

   【原文】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阿,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泊兮,如婴儿之未孩;亻累亻累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风?兮,若无上。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译文】

   恭维与呵斥,相差有多远?赞美与厌恶,区别在哪里?人们都畏怕的,个人也不可以不畏怕。荒诞啊,这样的风气从远古就这样,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众人熙熙攘攘,像是在享受盛大的宴席,像是春天里登上高台眺望美景。唯独我浑然无觉,一副不开化的样子;混混沌沌,像婴儿初生连嘻笑也不知道的时候;疲惫闲散,像是无处可去的浪子。众人都自得其利,唯独我仿佛遗失了什么。我的心真是愚笨啊!世俗的人自以为聪明,唯独我总是昏头昏脑弄不明白。世俗的人都能通达一切,唯独我总是迷惑不解。广阔呀,好像是海一样;狂放呀,好像直达天堂。世人都有用以谋生的本事,而我独自顽固不化而且百无一用。我一切都不同于他人,是因为对于母亲哺乳我时的婴儿状态却很珍惜。

   【评析】

   老子先生在这一章中,以反嘲的笔调,向我们展现了他深刻的个人主义思想。老先生指出,我们很多的观点都不过是在人云亦云,人家说好我们也说好,人家说不好我们也说不好,人家说要畏惧我们也不用去想就必须去畏惧。可是“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阿,相去若何?”呢?我们真的是总在一种荒唐的从众意识、集体主义思想是苟且的活着,而且还看不到这种风气到什么时候才能真的结束。

   作为一个真正的觉醒者,老先生自己就亲身实践去打破这种恶俗,也便有了以下的描写“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泊兮,如婴儿之未孩;亻累亻累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 不去自作聪明,不去人云亦云,不去阿谀奉承,其傲世而独立的自由主义者形像,特立独行的个人主义特点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老子先生之后有,屈原作《离骚》,谓自己是“他人皆醉我独醒”,不正是对于老子先生,“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的一种解读吗?但是无论是从层次上,还是从表达上,还是从思想的深度上,又绝对的不能同我们老先生的微言大义可以并论的。这是一种中国人深入到中国人骨子里的“个人主义”,也正是对于个人主义精神的一种最为准确无误的示范。这是真正的个人主义!

   在老先生的笔下,人只有“婴儿之未孩”及“食母”时的状态是最为宝贵的。这一种观点,我们也同样的可以在西方文明核心《圣经》中找到,《马太福音》第十八章“当时,门徒进前来,问耶稣说:‘天国里谁最是最大的?’耶稣便叫一个小孩子来,使他站在他们当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所以凡自己谦卑像这个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了这小子里的一个。我告诉你们,他们的使者在天上常见我天父的面。……’……”。老先生的思想,好像是同样的得于上帝灵的启示,东西方文明竟然能在这样深的层次上进行勾通。

   而西方个人主义的发达,也正是源于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他认为,人是上帝的创造,每个人都是被上帝给予了灵魂,而上帝也要求每个人“谦卑像这个小孩子”,因此没有人能成为专制他人的人,每个人都要去做“婴儿之未孩”。认为人要直接的同上帝交通,而不是通过一个组织,以向组织会报的形式,把自己“天赋人权”去做他人的奴隶。在马丁路德之后,个人权力的神圣不可侵犯,这成为了当时西方社会的共识。也正是他的这一发现,使得欧洲走入了中世纪长期不发展的黑暗期,进入到一个人文、经济、社会、科学高速发展的历史新时期。

   托克维尔进一步的研究认为,个人主义不是自私自利,即“一种强烈的自爱,它使一个人把每件事都和自己联系起来,要把自己放在世上每件事之上”;个人主义的真识本质在于“一种成熟而镇静的感情。”这不正是老子先生在几千年前就提到的“独泊”“如婴儿之未孩”“独若遗”“昏昏”“闷闷”的最全理解读吗?

   但是可以最为精确的来让我们来理解老子先生这一章的,也许是雅各·伯克哈特在《中世纪》中的一段关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评论:“人只意识到自己是种族、人民、党派、家庭或公司的一员只是属于某个一般的分类。这一遮蔽首先是在意大利去除的;在那里,开始将国家和世上万物视为客观来对待和考虑。与此同时,主观的方面以相应的力度来突出自己。人成为一个精神上的个人,并且自己就这样认为。文艺复兴使社会世俗化了,教会的警察作用随之下降,普通人才有可能突出自己的个性。这一解脱引起了人类能量的突然释放。不消说,在激发人性中的积极面时也必然触发其反面。不断恶棍与英雄同来,都显示出非凡的力量。”

   所以,我们正是要尊从老子先生的话,即“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保持我们有一颗吃母乳的纯真婴儿之心,才能真正的把个人主义的力量正确发挥,成为人类正义事业的英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