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春秋战国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民主茴香豆
·某民运
· 泡坛有感
·文革的意义
·新闻短评:党纲已腐 宪纲不立 ——山西爆炸事件的联想
·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属于人的新宗教
·寓言一则:孪生连体
·自编顺口溜
·儒生论民主
·儒生论宗教
·一台弯弯:绿色大决裂·台独之死!
·说理评论:错把冯京作马凉——评不锈钢老鼠:[社论]中国泛蓝联盟应该欢迎泛绿联盟成立
·一台弯弯:把耶稣漆成绿色!!!信仰之死!
·听民运:民运里面的三种人
·听民运:学会3P法 速成理论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这个标题放了有几天了,却一直没有动手来写。一方面是有其它的练习作业也不急,另一方面,关于这一部分有自由主义学者们很精确的论述,我写出来也不过是起狗尾的作用。不过这几天发生的浙江省东阳市画溪镇的群体事件,使我找到了好的素材,因而可以来加以例证题目所指出的论点。

   打开画水镇网站,看到的这样的描写“画水镇位于东阳市西南部,距市区18公里,依山傍水,“南来秀水朝如画,北峙英山俨若狮”是画水镇的真实写照,素有东阳“歌山画水”的美誉。画水镇东临南市街道,南接永康市,西界义乌市,北与白云街道相连。2003年10月8日,撤消画溪镇、黄田畈镇建制,合并成立为画水镇。全镇总面积120平方公里,下辖74个行政村,5.3万人口。耕地面积24748.4亩,山林面积129746亩”。能在山青水秀的江南称为“歌山画水”之地,自然是美不胜收了。

   但是,根据另一篇新闻,“2005年3月20日左右至今,一连十多日来,每天有成百上千人员围堵着位于该镇西南角的“画溪工业园区”,强烈要求具有极大环境污染的化工厂、农药厂从这里迁出去,为了不再让它继续毒害这里勤劳善良的人们,不再继续毒害离厂区不远的小学、中学,不再让毒气、毒水不断侵蚀孩子们稚嫩的身体和心灵。”这是因为,画水镇是东阳市化工园区的所在地,这个园区的存在不只是占用了,这个镇的人的大量田地,也对此镇的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我们可以理所当然的把原因归罪于这个园内的化工厂,推委于工业化过程中的不可避免的成本,可是只要是我们认真的分析一下,就能找到这个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是——政治特权的存在。

   一个地区经济发展的最基本的目的,是要当地的人得到利益;而做为商人来说,就是要找到一个能保证安全,获得利益的生产场地,选址时第一要想的就是会不会出样,如画水镇民这样的麻烦。这个画水镇本是可以不要建设化工产业的,而商人们也可以同样的不必在这里设场,毕竟地利不如人和,中国的商人们不至于这么没脑子。但是,我们看到的正是一个根本就违反这个经济规则的例子,一方面是镇民们失去土地,饱受污染之苦;另一方面,商人们的企业也无法正常的生产,并要支出各种道义、经济的成本。可是这种两难的局面,毕境是发生了。是建厂之初当地人没有想到现在反攻倒算?还是这些商人愚蠢,竟想强龙镇压地头蛇?

   此时,我们的主犯自动出场认罪了。前几天,“由于市政府的决定,几千人在凌晨四时分几十辆大巴进入化工厂附近的中学,然后从那里开始驱逐在化工厂路口静坐的老人,使用催泪弹,警棍,强行拆除老人们搭建的休息棚。由于市府的人只有少部份警察,有近千人是花钱请的,素质低下,开始打人至伤,穿警服的人叫嚣打死人也要做下去,从而导致村民和政府人员强烈冲突,最后隔壁城镇的人也开始支援,人越聚越多,失去理性后开始大打出手。到现今,已确认死亡人数已经有一个,重伤几十人。”我并不是想对这个事件做道义上的批判,而是可以用来分析,这个政府出头来直接维护商人利益原因。

   只要我们轻轻转动一下大脑,我们就可知道政府部门在企业与村民之间,做一些什么事情。对村民做的事情是很明显的。第一,是强行征地。“该镇上集中着六个行政村,挨家挨户,分别叫一二三四五六村。工业园要设在一村和五村的良田上,部分土地要被征用。这两村村民极力反对征地,迫于村民压力,这两村的村委会开始的时候不敢同意征用土地。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是怕被人唾骂千古,有的是村里的许多小组生产队长不同意征地,不签字许可。在暂时僵持了一些日子后,村民们突然得知土地被征用了(第一次约是70亩),村民们背后破口大骂那些签字同意征地的队长,村长,许多有关人员收受好处费的消息也在村中广泛流传。”

   第二,是不行职责。“各个化工类生产企业从一开始就做好环保工作,处理好三废、三渣等问题,我想以后的事就不应该会发生了。最主要的问题我想应该归结于这些生产企业没有执行国家有关环保的规定,没有重视环境问题。有些人自以为给主要的若干个村部各种好处就可以相安无事了。”从这一点上我们也可以看出来,在建厂之初政府部分是对这些企业做过保证的。保证商人的用地,保证商人们的生产,没有这些特权的保证,商人们是绝不会做这些神经失常的事情的。

   根据画水镇农民说:“这些化工厂搬到山区里面去。画溪是我们东阳人口最密集的地方,我们就要它搬出去”。 我们是知道,画水镇是这个市里最不合适建化工厂的地方,作为企业经营者们不会不知道,如果没有政府的保证他们是不会在这里建厂生产的。如果当时没有这些政府官员,这些厂是建在山区里,种种的事件绝不会发生。

   正因为当地是对上不对下的特权性质政府,他们的权力不是来自当地的民众,而是来自上一层权力的给予。他们的政绩只是做给上面看的政绩,而不是真正使当地人得利的政绩,所谓的百姓利益也只是他们向上负责的幌子。实际上商人们在特权的帮助下,在民众的威胁中,一步步的走向了自己本来不想成为的官商。因为他看到了强权的好处,也因为他的现实利益同特权也成为一体,这样官商一体化,真正的垄断资本(至少在一个地区)也就出现了。

   而这种特权性质的垄断,才是真正的罪孽的开始,在画水这件事上表现的淋漓尽致,最高潮的发展成为用百姓的税金,找黑社会暴打百姓。单单的以经济而论,自由经济的信仰者们认为:垄断“真正具有危害的,实际上并不是垄断本身,而是对竞争的禁止”。特权的加入使得“某些垄断者在其优势地位的原初原因消逝之后,依旧能够保护并维续其垄断地位的那种垄断能力”。而我个人看来,如果一个垄断者没有阻碍竞争的对手的加入,而又因此没有特权来保证自己的创造力下降之后还垄断地位,这就已经可不称之为垄断了。

   同样的,如果一个商人在他的天生经营之后(如比尔•盖茨),并不能依靠这种私营企业完成对政治权力的控制(而事实上政府中分权,也正是完成了这一任务)。也就是说不是从垄断达到特权,也同样的不可能形成对于市场的惰性控制,也就不可能形成如上所述的垄断。这种商业强势,我也同样有理由不把他叫他垄断。

   相反依画水镇的事件为例,其商业规模无论有多小,还是经营有多么的不得力,只要是同特权结合垄断也就发生了。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也没有垄断不是依赖特权的。经济中如果有特权在加入其中,阻碍市场,破坏规则,危害人民的垄断之祸,就会不断的出现。没有特权也就不可能有垄断,致少不会有如马克思主义所认为的垄断之祸。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