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老子说的:退]
春秋战国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子说的:退

   老子说的:退

   【原文】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也。

   【译文】

    持久把持大权充盈自利,不如适时停止;掌据军队显露锋芒,看来是锐不可当,却难以保持长久。经济发达财产充足,是不可能守护掩藏的;即富且贵必然骄奢淫逸,为自己留下福根。事情完成了就要退职出场,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是合乎上帝之道的。

   【评析】

   自然界中,有一荣必有一枯,有生也就必有死,这是自然法则。人类自己的活动也是被这一个规则所指导的,没有哪一个皇族不想成为万世千秋的永恒帝国,没有一个皇帝不想长生不死、永葆青春,也没有一个时代不是想盛世繁荣、太平稳定,却没有一个帝王、没有一个皇族、没有一个朝代是能逆反自然法则达成目标的。据此,孙中山先生在其文中也同样的指出:

   “今之所谓志士党人、官僚政客者将欲何为也?既不甘为诸葛亮、文天祥之鞠躬尽瘁以事其主,又不肯为伊尹、周公之训政以辅其君,则其势必至大者为王莽、曹操、袁世凯之偕夺,而小者则图私害民为国之贼也。此非民国所宜有,当归天然淘汰之列也。观欧洲百余年来之政治进化,人权竞争,其始也,少数聪明才智之人以自由平等为号召,而革独头专制君主之命;及其成功也,则此少数人又从而行专制,其为祸更烈于君主之专制也,而大多数人又起而革此少数人之命,必至政权归于平民而后已。今之武人官吏乘革命之赐,幸而得有高位,而不尽心民事者,勿以人民可欺,而能久假不归也。世界潮流,天然淘汰,必无幸者也。民国之主人,今日幼稚,然民国之名有一日之存在,则顾名思义,自觉者必日多,而自由平等之思想亦必日进,则民权之发达终不可抑遏,此盖进化自然之天道也。顺天则昌,逆天则亡,此之谓也。”

   这里的“天然淘汰,必无幸者”、“进化自然之天道”、“顺天则昌,逆天则亡”,无一不是老先生在几千年前就指出的“功成身退”的自然之道。国民党人循规蹈矩,完成“军政、训政、宪政”三个阶段,最终还政于民,其“功成身退”不只没有成为历史的烟灰,反而在民主制度之下重启新生,可谓是以其“无私故成其私”。老子先生之道,真是玄之又玄。

   功成身退,于个人、政党如此,于现代政治也是同样起到作用。四、五一次的大选,没有人说在任的总统与执政群于国于民无功,但是人们好像并没有认真的为他们去歌功颂德,反而对于他们的病灶抓住不放,这正是“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同时,做为执政者也真正的做到了老先生指明的“持而盈之,不如其已”的要求,一方面积极的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另一方面又决不去做打击种种不正确的,甚至可以说是恶毒的攻击,不否定别人批评的权力,因为他们真正的了解到了“揣而锐之,不可长保”的真谛。

   如最终依然“难逃其咎”,其执政者可能是内心中不服气,但也是心甘情愿的完成自己权力的交接工作,安心成为在野党反对党,为下一次大选做准备。这真正是“功成身退,天之道”呀!

   为了证明老先生的真理性,我们可以在二战之后的国际政治中,找到最佳的例证与反例。法国在二战中为德国人所全面占领,而戴高乐依赖几个非洲的殖民地,坚持抗战为法国人在国际上保持了荣誉,并最终得到了胜利。但是,战后大选一开,反而为人民所弃置之不用,这位久经战阵的将军没有拉杆子去井冈山打游击,而是平静的“功成身退”直至人民再一次的想到他,才又一次走上了政治舞台。直至今天,这一切无论是他的战功政绩,也不能同他这种“功成身退”的美德更为人尊重。

   而苏联的斯大林同志,战功可以说是与戴高乐将军齐名,确无法做到戴高乐这一种合乎“天之道”的平静心态。把持苏联政治、军事、经济大权直至生命的终点,又把自己的名字命名一个城市,并自我加封元帅衔,结果“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人死名毁,为其党内同志所批判,为苏联人民所唾骂。

   有兴必有衰,这是自然界中的规则,老先生从来主张“自然而然”,对“功成身退”这一点他的认识真是千古的至理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