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春秋战国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中国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吗?中国是一个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或者说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吗?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无产阶级先锋队并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党吗?中国的知识分子是依附于无产阶级的吗?中国的问题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吗?毛泽东的思想是指导中国意识形态标准吗?……是的,中国曾经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但现在的中国一切都改变了!
   
   今天的中国是:以资产阶级官僚与官僚资产阶级为基础的——极端资产阶级专制国家。并且团结利用了新兴中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知阶识分子,形成了以资本官僚为中心的右翼统一战线。

   
   在官僚资产阶级利益为中心导向的“三个代表”理论指导下,中国共产党早己实际上放弃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甚至于邓小平理论,构架起了资产阶级专制的理论为基础全新意识形态。
   
   官僚与资产阶级在权力与金钱的互动过程中,组成了牢不可破的铁血盟友关系。他们利用国内国外一切可利用的方式与管道,扫荡现在遗存下来的左翼思想与制度。法轮功就成为了其国内的官僚最佳代理人,而九评也就在这种现实的发展中出现并大量的加以传播。
   
   正如毛泽东在1966年7月8日写给江青的一封信中指出的:“我的这些近乎于黑话的话,现在不能公开……也许在我死后的一个时机,右派当权之时,由他们来公开吧。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这个同盟军因其在寄生在共产党体内,只是初具规模尚显幼小。而且为了方便于他们通过权集政体来凝结经济、政治、文化的本钱,对于有利于工人、农民利益的民主要求必然的加以打击。同时对于大力支持资产阶级发展并认同于阶段性专制的知识分子们加以保护,并利用其现有权力扩大其影响。
   
   同样的在这封信中,毛泽东还认为:“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中国共产党内一些自以为清醒的左派人士也正是如此的去做的。此刻的中国 “一条红线”与“一条黑线”的斗争正在 “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语境之下如火如荼的展开。
   
   历史是无法预知的,没有人能证明自己就是真理的化身。做为一个中国人只有希望这一切都能以:和平、理性、文明为原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