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春秋战国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在这个以混合经济结构为主要制度的现代,以如何以合理的方式分配社会财富以使市场良好运转而社会更加的稳定可能是学界最重要的课题了。何祚庥先生作为一个社会责任感强,以天下苍生己任的人本马列主义者自然是有其个人的认识。例如以下的一段对话:
   
   问:您看过《盲井》(注:一部反映小煤矿死人的电影)吗……

    答:我告诉你中国死人最多的不在煤矿,在小轿车(交通事故),每年12万!
    问:交通事故死人,其他国家也是一样,是没法避免的……
    答:你为什么认为小轿车(死人)是没法避免呢?为什么这就不是问题?哈,你这话就对了,没法避免!中国煤矿死人也没法避免!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太穷了。
    问:您认为是穷而不是腐败吗?
    答:主要是穷,而不是腐败。为什么工人能接受较低的工资、较危险的条件?老百姓不是傻子,他们不是不知道啊。那为什么还接受?因为不接受活不下去。
    问:那他们就该接受这样的命运吗?
    答:(怨就怨)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
    问:您不是说中国发展得很好吗?
    答:是的。但我们中国的问题只有一步步走,社会发展要有个过程。中国要发展,某些代价是不可避免。
    问:但不应该死无辜者,有些是可以避免的……
    答:谁是无辜的?谁是可以避免的?它有一个概率分布。答也不希望死人,但有时候发展过程中的牺牲是不可免的。你希望没一点牺牲,是很不切实际的想法。
    问:那您的意思就是煤矿工人应该死了?
    答:煤矿工人应该是做了贡献的。他们的贡献我们应该正确评价。
    问:他们什么贡献?提高了GDP?
    答:一点不错。解决了中国的能源短缺问题。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何先生在这里运用的正是某些自由主义经济学主张的自由放纵思想,以纯市场的运作方式来解决中国的“劳动力商品积压”问题。在这个市场无形之手的控制下,只要是工人们自己并没表达对自己的存在现状的改变的热情,就证明了这些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必然。何况贫穷的与否也是相对的概念,现实中有很多的农民为了能得到矿工的这个位置还有送礼给工头的事情。
   
   如果不以民族主义的情绪面对他所说的:“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我们也依于自由主义经济学者们的看法来认识,就是说所谓的福利式的公平都是要有有巨大成本的。任何的以公平社会为目标的政治与社会的手段都是无法变革他们的贫穷,反而反成为社会成本转而又要回到他们的头上。最多不过是从我们视野中转出去罢了,正如圣经中所说:“贫穷,你将永远随着人们”。而如同中国的穷人数目之大,与富人的比例如此的悬殊,以实际上平衡收入的社会性的成本是不可能担负起的。
   
   总结以上的观点,何先生虽然自称为人本马克思主义者,并以科学精神得出了自由主义者“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他们凭自己想法办事。自由主义的信条是与科学发展观相对立的,他们只知道发表感想,对中国没什么好处”的结论。却是没有办法掩藏他对自由放任的市场盲目信仰,以及其只论结果不论代价的实用主义投机分子的嘴脸。
   
   最后在这里请何先生关注以下的几个问题:一、现存的财产、收放、教育和经济机会的分配是过去的历史结果,并且未必是代表了今天社会所需的最优组合;二、在我们的制度中政治、经济、文化等垄断因素的存在,以及完全自由放纵的市场可以把以“劳动商品”为代表的生产将很少被推动边际成本达到价格点;三、自由放任的价格决定在处理与社会中的其它部分需要中失效的问题,特别是在劳动者工资水平的问题上;四、在以马克思主义为主的宏观经济学中指出的自由放任市场不可避免的经济周期性破坏,以及社会矛盾积蓄可能发生的社会革命的危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