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春秋战国
·法轮力量猜想一:国内力量真空化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如果有一个自由主义的中国学派的话,胡适应该是这个学派的魁首。而无论是从胡适的思想上还是行动上,他都更加的强调实用主义。所以,他是道地的新文化运动思想领袖之一,又能同蒋介石成为朋友,并能同其共患难到台湾岛。在胡适之的派系中,自由主义的目标必然要以务实精神为方法的。

    而作为胡适在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的同道人陈独秀,以他同样甚至更强列的对于自由的追求,走上了共产革命的道路。以革命为手段,以自由解放为目标,陈独秀的理想在毛泽东手里实践的结果,正如李敖在复旦所揭露的:“邓小平说,下一代人比他聪明,邓小平这一辈子,45岁以前打了22年仗,45岁以后有20年走错了路,然后他有机会来挽救这个局面。”

   自由主义重要,还是自由宪法重要?李敖在这里提出给我们,也明白了他此行的精神主旨。这个主旨就是:放弃自由的主义,给中国以自由!

   李敖是胡适钦赐为“比胡适更了解胡适”的道统传人。在李敖看来主义之类的争论,都是一个小尼姑对于来世与极乐世界的追求,是一个虚无的理想。而在他来看, 寺院里的“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她看到一些男青年以后,她把眼看着眨,眨巴眼看他,眉来眼去,叫思凡,就是比较务实的一面。”而李敖这个有名的自由主义老尼姑,同八十多岁的共产党的眉来眼去,是思春的开始,也是务实的一面。

   “……尼姑思凡,为什么叫做思凡?就是女的下辈子要变男的,男的下辈子要变成佛,这是佛教的整个精神。女的下辈子成男的,这是尼姑的理想,可是现实上面她觉得花花世界,灯红酒绿,觉得很遗憾,这是现实问题。所以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不要再谈理想问题,可以谈一点现实问题。”李敖又举了一个例子说:“美国有一个报纸,办报的人叫ABBOTT,他晚年的时候写回忆录,他爸爸是一个写儿童书的作家,他爸爸临死告诉他说,他爸爸感觉到人间所有的教会的争执,90%都是名词之争。这个小ABBOTT老了以后,他回忆这段话,他说我回忆我爸爸告诉我,所有人间宗教的争执90%都是名词之争,他说我发现我爸爸数学不好,原来最后那10%也是名词之争。”因此,他说要放弃自由主义“我要宪法,我不要自由主义”,主张不要为名词之争,而放弃这个花花世界的现实成就。

   这个现实中国,是一个“人心大坏,形势大好” 花花时代。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通过了党政干部的腐败,企业主的剥削,农民的失地进城,商人们的广告,小姐的内裤……深入了中国人的心灵。这可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纯洁的人心都“坏掉了”。但是,个人与自由的影响深深的种在了人的心里,个人的权力超越过集体给人的责任,这不正是为民主的时代进行打下最为必要的基础吗?

   在现实中国,是一个汉唐以来最为开放与自由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没有了强人、偶像的地位。这里“讲到中国禅宗的语言,就是杀佛,逢祖杀祖,是什么意思?不是杀人,他是消灭你的思想。”没有了这些成为人心灵中的捆绑的东西,中国人才能真正的成为自由的人。脱去了所谓自由与民主等等概念的极端偶像化,而才能得到的是一个纯正的宪政。不明白为什么有关人士,放弃了马恩列斯毛这些神像之后,又要为中国人压上上帝之道的圣经,这可能就是一种东施效颦。

   在现实中国,不是几个时髦名词就可以骗到民心的。“中国的那语句话,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时髦不能动,这才是大丈夫,什么叫时髦?对着那些希望你说他好话的共产党,赞美共产党是时髦,对着那些居心叵测的台独分子,小日本帝国主义者,对这些人,你骂共产党这是时髦,这还能活吗?我们该说就说,该骂就骂,可是再讲一遍,我是很讲究技巧的,没有技巧是不好的。”回忆起当年的二十八半的真共产主义者,就可以用他们的话语,让四万人臣服这去赶共产主义的时髦”,这种现实不是更加的让我们能得到一个自由的结果吗!自由也好,不自由也好

   在现实的中国,是共产党老虎请人来摸他的屁股的时代。“大家看看两天前的文汇报,大家注意到一件事情,香港有60位的委员,……人有三分之一可以到外国随便走,可是门口把他挡住了,你不要到内地来,所以有三分之一的议员,主张民主的议员来不了祖国。两天以前他们可以来了,并且欢迎他们来了,中央政治局的大员亲自欢迎他们来了。大家注意什么?注意到当我们有机会,当我们有信心,不要以为共产党不会开放,我们认为它会开放,我们逼他,哄他,骗他,劝他,他会开放。”

   在这种神州文化之旅的最后,李敖把他的手摸到屁股最为敏感的地方,“我希望我的小老弟胡锦涛真的风流一点,不是坏事。不但他风流,英雄割据今已已,谁要阻止祖国统一这些人都没有了,祖国统一了,可是文采风流被留下来,今天我们的中国文化,中国文字,精神,中国的怪物都留下来了,我希望我和大家一起文采风流和胡锦涛一样……”如此确实而实际的词汇,不正是确实而实际的自由的境界吗?

   反而是一些所谓自由民主派,到底是真的自由主义者,还是只用自由的叫骂来换一分民主人士的虚荣。为十年、二十年后从政经商打下个基础,成为在民主时代的中国的新贵在今天是不好看出来的。但是以能不能以务实的精神,去支持他们自由的理想,就是在这个时代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的。“科以人重科亦重,人以科传人可知”,还是要人民与历史来做出结论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