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春秋战国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郎咸平在《财经郎闲评•农民进城:安得广厦千万间?》中,请来了——法学士,经济管理学博士,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现任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总编缉,中国体改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理事长兼院长;兼 职: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经济信息网高级经济顾问,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特聘专家,中国宏观经济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之——温铁军先生,来谈中国农业人口城市中的如果不出现可怕的:城市边延贫民窟。

   在通过郎先生如同街坊大妈一样,连连说:“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的气氛营造之中,温先生讲述了他在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大国的可怕经历,之后以轻松而自豪的语气说:“你可以发现我们中国,解决了一亿多农民工,却没有形成他们哪么大型的贫民窟。”(郎:哇!有巴西全部人口哪么多了!)“这得利于我们中国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农民在城市与农村之间进行钟摆运动。”而且,温先生很有信心的认为,这种情况才是中国最佳的一个选择,通过“小城镇建设”把农业人口就地解决,通过城里人认识到“农民进城”给他们的危险性,就能一步步的使农民问题解决在他们本地解决,形成上班到城市,下班回农村的大好局面。

   小城镇建设,这一个光芒万丈的名词,在中国人的口头上、报纸上也出现了不知多少次了,但是我们看到了有多少个小城市成功的发展成为一个新兴的工业化城市了?就是郎咸平在某一期的节目中也说:“全国上下,都成为了一个工地,谁能保证他们工作不是白费力气?”谁又能想像这些小城镇中的,某一个能达到大中城市的水平呢?假如说这些城镇只有百分之十的可以达到城市化,这引进的产业化的链式反应,又能给中国这些的脆弱的土地一个什么样的打击?而哪城镇化失败的地区,农业人口是不是还是要进入到城市里去呢?

   而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作为一个阶段性的延迟农民进城的政策是可行的,但是一方面这种把人口长期停滞在小农经济阶段,农民人口的增长将不可能得到扼制,另一方面,农民所要面对的三农问题、教育问题、医药卫生问题,也都让他们忍耐着与哪个“可怕的贫民窟”同样的待遇。

   同时,现代工业文明、信息时代对于人性天然吸引力,特别是青年一代的农民的眼界的开阔,他们主动的流入城市,而放弃农民身分几乎随处可见。八十年代始的第一代打工仔们,他们的子女早就已经不可能回去种地,而成为城市边延人了。这些问题又哪里是一个农村承包制所能左右了的?

   况且,在今天的中国城市里真的就没有“贫民窟”?温先生没有去昆山的打工者之家看一下吗?去广州的冶村、同德围之类的农民出租房中去看一下?在江苏一带,一个出租楼里住了二三百人,合一个厕所,一个水管的情况也不是一个特案吧!只不过是,我们伟大的城市管理者们,他们强有力的手段,保证了足以清除哪些无力租住一个一、二百元房子的流浪者,把他们不断的遣送回原籍就是了。

   为了城市不出现“贫民窟”只不过是光彩了政府脸面,却为中国的下一步的发展打下一个更大危险的伏笔。人口问题,特别是农业人口问题,只能是让城市来解决,根本就不可能在农村得到化解。拖延的结果,正如中国的二元化以后我们所看到的一样,只能是越陷越深。从四万万同胞的民国,拖到了十三亿人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问题还能拖多久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