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春秋战国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与马克思不同,列宁认为被压迫民族拥有,摆脱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民族压近,独立成立民族国家的权力,即:民族自决权。列宁称之为“国家分离权”、“政治分离权”。“从政治意义上来讲,只是一种独立权,即在政治上同压迫民族分离的权利。具体说来,这种政治民要求,就是有完全的自由来鼓动分离、鼓动实分离的民族通过全民投票来解决分离问题。”一方面列宁承认:“无论从经济发展或群众利益来看,大国家的好处是不容置疑的,而且这些好处会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日益增多”,另一方面又认为:“与其存在民族不平等不如建立联邦制,作为实行完全的民主集中制的唯一道路。”

   也有人主张马克思在他的主体思想上,是反对这种分离主义论调的,如1848年的捷克独立运动。虽然1869年,马克思要爱尔兰同英国分离,却补充说:“即使分离以后还会成立联邦。”

   列宁认为,这其实是对马克思的不正确理解,他认为:“民族已经分成压迫民族和被压迫民族”,“压迫民族的无产阶级不能只用笼统的、千篇一律的、为一切和平主义的资产阶者所重复的空谈去反对兼并和赞成一般民族平等。”主张:“无产阶级不能不反对把被压迫民族强制地留在该国疆界以内”,“无产阶级应当要求受‘它的’民族压迫的殖民地和民族有政治分离的自由”。否则的话,就是“那种欺骗人民的并且为考茨基分子所拥护的在帝国主义时代建立各平等民族和平联盟的空想”。

   为了民族自决权,以及“一切的根本的政治民主要求”,“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不经过多次革命也是“不能实现”的。“在帝国主义时代,民族压迫的加剧并不会使社会民主党放弃为争取民族分离自由而进行的……斗争,相反地,会使社会民主党加紧利用就在这种基础上发生的冲突,作为群众行动和反对资产阶级的革命发动的导火线。”

   因此,列宁要求英国社会党人支持各殖民地和爱尔兰有自由分离的自由;德国社会党人支持殖民地、亚尔萨斯人、丹麦人和波兰人有分离的自由;俄国社会党人支持芬兰、波兰、乌克兰等有分离的自由。不然的话,就是“沙文主义者的行动,就是沾满了血污的帝国主义君主派和帝国主义资产阶级的走狗的行动。”

   一切的在分离主义上的动摇,否定民族自决权的行为,都是在“资产阶级各种诡计、背叛和欺骗”的结果。“被压迫民族的资产阶级经常把民族解放的口号变成欺骗工人的手段:在对内政策上,它利这些口号去同统治民族的资阶级实行反动的妥协;在对外政策上,它竭力同相互竞争的帝国主义强之一相勾结,来实现自己的掠夺目的。”

   在理论上,列宁认为这种民族自决权、国家分离权、政治分离权是一种必然,“正如人类只有经过被压迫阶级专政的过渡时期才能达到阶级的消灭一样,人类只有经过一切被压迫民族完全解放的过渡时期,即他们有分离自由的过渡时期才能达到民族的必然融合”。这就把这种分离主义,同无产阶级专政并列,成为了列宁主义中不可缺不一个部分。

   当然,如果是到了无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时代里,这种分离就是资产阶级的阶谋,也就是对于社会主义的反抗,是对于共产主义的不理解,所以要去帮助他们理解,让他们接受。必要的时候,以无产阶级的专政来修正一下,那些对社会主义的自由与民主不信任的“狗东西”也就没有说不通的了。

   结合到二十世纪的今天,联系到我们的中国的现实,列宁主义的这一伟大观点,现在又能以一种全新的名义出现,并使一些以反共产主义为职业者们为之献身。特别是在台湾岛上的一群人,以他们的行动又为“民族自决权”写下了历史的新篇,这就是列宁所不可能想到的成就了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