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皇帝老爷辛苦了]
沧海一叶集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给我一寸净土给我一分钟
·你走了我们没有哭
·自由表达意见绝不是示威
·我们应该在以哈冲突中学会宣传
·他们那里是什么理想主义者
·保钓--中国人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他只是“借”钱你却“故意杀人”
·我们是人不是零件
·我们应不应该舍身出门
·执法--上海式的
·伟大爱国者的嘴脸
·中国在你的胸堂容下一颗心
·抗议“干涉内政”
·警枪响起后反差巨大的二种即时反应
·发展英国式的
·一个女人之死与一个男人之死
·换一种方式冲击网络言论自由
· 强加给谷歌都不敢接受的赞扬
·网络审查并不可怕
·其实他们想要的是我们的良知死亡
· 谁偷了我的选票
·选票被偷走以后
·刀口下的孩子
·你可曾想过枪口下的孩子
·三个人的一个难民故事
·请让他自由地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吧
·罂粟花杂感
·拆迁----法保护下的强抢
·和谐社会”抢劫者的天堂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政策只给占领国提供子弹而已
·母亲的手“摔”断了
·挪威很近长乐很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帝老爷辛苦了

    皇帝老爷辛苦了
    林键
   
    前一阵子,山西的警察与北京的警察吵了嘴,结果山西的警察叫了一批进宫释放人员打死了北京的警察。无权无势加无钱的小民们心底里一高兴:“你看你看,警察打死警察了,不是特权思想作怪是啥!这下中央可能要治治特权思想了。”想不到高兴没两天,那边就放话出来了,搬出数字来说明:呵!我们警察可是弱势群体,执法一年被打伤了多少民警,又被打死了多少民警,安全没保障。今天又是扫黄,明天是打双抢,一天工作十三四个小时呢?累着呢!加班又没加班费,工资又不是高,穷的很,成了弱势群体。
    这几年“弱势群体”几个字吃香,谁都把它往头上戴,似乎一戴上这帽子,就真成了“弱势群体”。可小民们不看帽子,也不以有无帽子来分辩,谁有权有势又有钱是强势的,谁是无权无势加无钱却一清加二楚。一阵炮轰把它打了回去。“警察是弱势群体,没安全又累又穷,让我干干,不要工资。”连不要工资小民们都干,可警察大人们却舍不得放弃,只要不是笨蛋加三级,谁不明白这是为啥。


    这回《瞭望新闻周刊》以“县委书记们的自白:压力锅中、钢丝绳上”作了标题,让小民们看看当县委书记是怎样的“累、穷、软、险”。且精彩表演:
   
    “表面看我们这些人满面红光,其实许多人都是高血压,仔细看眼圈是黑的,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睡眠不足。”此言出自山东曲阜的张术平之口。
    “我们整天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像惊弓之鸟,生怕安全生产、突发事件、群体上访等重大事件事故发生,被追究责任。”福建乐清市委书记黄正强如是说。
    表面上,他们大权在握,对治内的事情一锤定音。内心深处,他们有着太多压力和责任、太多的苦恼、太多的困惑、太多的酸甜苦辣。他们便是处在中国社会经济转型期的县委书记(包括县级市市委书记)们。 (一叶按:原来我们还生活在帝制时代,还有皇帝天子高高在上,只得“朱批”不得“蓝批”。“朱批”不下谁敢乱动,圣口一开谁敢违反“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这还跨入二十一世纪了呢?新华社的记者大人们果真是当御用文人的人材,皇帝老爷乱干一通出了大事,还不是要照样的负责。我们的县委书记们乱干一通出了大事,却不要负责,二十一世纪就是进步。御用文人自然要为他们诏告天下,歌功颂德一翻。)
    2000年12月28日,通渭县还缺三个月工资,但是一点来源都没有。当晚县委书记郑红伟和县财政局长赶到兰州,一天没有吃饭,一夜没有合眼,眼巴巴地等着第二天一上班就到财政厅要钱。一个处长说,你们怎么不早一点来,已经把剩下的钱给基层分完了。郑红伟对记者说,听了这话他当时脸都黄了,一下子瘫在沙发上。处长看他脸色太难看,就问他钱差多少,他说差600万。处长在各地市还没有拨下去的钱里给他们凑了600万,他心头这才轻松下来。(一叶按:12月28之前忙啥去了,自已一天没吃饭才记起还有1.1万多人快三个月没饭吃了。一夜没合眼,上帝知道在干啥。)
    浙江省苍南县委书记余梅生总有一种“走钢丝”的感觉。去年,这个县矾山镇受周边县地下金融风波的影响,出现大规模的“标会(通过投标付息方式非法聚集民间资金)”,涉及民间地下融资资金2亿多元,4000多人。由于大多数人收不回资金,全镇一度出现绑票等混乱现象(一叶按:绑票是混乱现象,不是重大刑事案件吗?)险些引发大规模群体性流血事件。
    在各种矛盾一触即发之际,苍南县委、县政府立即介入处理。余梅生说,这种地下融资行为,目前法律上尚难界定其性质是金融犯罪或扰乱金融秩序。不好简单处理。而且涉及面广,资金额度大,清会(清退资金)的难度也很大。常规手段是扣人、抓人,一判了之。但是,简单扣、抓、判都不利于问题的有效解决,政府处于抓与不抓的两难境地。(一叶按:县委书记凭啥断案,常用规手段是扣人/抓人,一判了之,非常规又如何。)
    在这种情况下,苍南县委决定实施“软抓人”,即把会主“请”到宾馆里,好吃好住,实行“软清会”(钱不退清不放人)。余梅生说,这相当于纪委的“双规”。(一叶按:这可不是“软抓人”,是非法拘禁他人,依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就是使用:第二百三十九条 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的,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致使被绑架人死亡或者杀害被绑架人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都不为过。)
   
    他称,采取这一特别措施,还不能请示上级(一叶按:违法的事怎么可以请示上级)。请示了非但不会获准,反而有推卸责任之嫌。他称此举是“走钢丝”,搞砸了谁也不会为你担责任,搞好了也是应该的,是你县里的事情嘛。
   
    山东齐河县委书记李风臣在县这个层次上工作了13年,从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县长,一直干到县委书记。他说,国家不同部门的政策有时互相矛盾,而且都持有尚方宝剑,(一叶按:“尚方宝剑”不是帝制才有的是啥才有的。)令县委书记们无所适从。
    齐河地处黄河北岸,是典型的黄泛区,土地沙化严重,植树可以涵养水源、保护环境,而当地农民又有植树的传统。根据这一实际,2003年齐河县决定大搞植树造林,春天植树26万亩,到了秋天又植树40万亩。(一叶按:2002年春天植了多少,秋天植了多少,2002年、2001年又植了多少。)
    也有一些县级干部经受不住钱、权、色的考验,走向腐败和堕落。县委书记、县长这一群体因权力寻租出现问题的确实比较多。如安徽省就有17个县(区)委书记因卖官受贿被查处。蒙城县的三任县委书记王保民、孙孔文、孙克杰竟然前腐后继,接连落马。(一叶按:这叫也有一些呢?没有落马之前他们也都是好书记呢!)
    “郡县治,则天下治。”这一自中国建立郡县制度以来治国理政的金科玉律,深刻揭示了“县令”在国家治理中的重要性。如今,一个把几十万、上百万人的冷暖挂在心头的当代“县令”,(一叶按:那里是什么几十万、上百万人的冷暖挂在心头,齐河县委书记不是说了吗?挂在心头的只有一把“尚方宝剑”,随时让他们落马,成为王保民、孙孔文、孙克杰)他的冷暖如何?他们工作、生活、精神上面临的苦恼和困惑,谁在关心,该如何关心?(一叶按:当了8个月的书记就能收五百万元人民币,这收钱的工作、数钱的生活,太兴奋的精神苦恼和困惑,真得要关心,有必要研究一下如何关心。
    当皇帝有啥不好,一叶实在想不通。一叶笨如牛了,却作梦都想弄个皇帝当当,说当皇帝的好处就能说出三天三夜也都说不完,在这里就不说了,以免大家说我卖弄。可当了一方皇帝的县委书记们,却像比我们的农民,农民工,下岗的城市人等弱势群体更委曲状,更痛苦的难受,只好让文人们四处宣传,“看啊!当皇帝老爷多累、多穷、多软、多险”成了要关心的对象,当然不用自已动手,比起警察先生们可强的多了。
   

此文于2015年04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