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佛怀煽仇录》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佛怀煽仇录》]->[第二章 谁谋杀了他]
陈沅森传记
《佛怀煽仇录》
·《佛怀煽仇录》简介
·第一章 会爬坡的骷髅头
·第二章 谁谋杀了他
·第三章 大山里的隐者
·第四章 宴乡邻小论贫富
·第五章 可怜巴巴的财主们
·第六章 勇敢分子的诞生
·第七章 红色恐怖
·第八章 惨绝人寰
·第九章 揭掉你的天灵盖
·第十章 冤冤相报,了无尽时
·第十一章 莫敬斋漫谈“中共与农民”
·善语哀言话《佛怀》
《笑泯恩仇》
· 前言
·一、豪宅主人
·二、麻园湾
·三、入住阁楼
·四、忘年交
·五、肺腑之言
·六、笑泯恩仇
·七、妻子初来
·八、001号案件
·九、“反动”了一回
·十、结友何须多
·十一、融化在工人中
·十二、黑脸大汉
·长篇连载 《笑泯恩仇》十三、转忧为喜
·十四、夜战“打击办”(上)
·提堂在即,「肥黎」卑躬屈膝求「外援」
·暴徒死捉警員「小辮」唔放,監警會公平公正勇撐警隊
·「暴力黑布秀」難掩黑暴,「真攬炒十步」寸步難行
·鋃鐺入獄絕非「浴火重生」,年青人當睇清現實「再出發」
·唔喺「嬉笑怒駡」而喺顛倒黑白,《頭條新聞》停播實喺香港之幸
·教育係培育主流價值觀嘅途徑,唔係傳播仇恨祖國、暴力違法思想嘅「無掩雞籠
·立法護港彰顯決心 亂港宵小如喪考妣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章 谁谋杀了他

陈沅森

     请别过分介意“骷髅头爬坡”事件,这个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奇闻,仅仅只是本书的引子。真正令人飞魂动魄、心惊肉跳的是,骷髅头主——那个可怜的、老实巴交的贫农,被他“情同手足”的“阶级兄弟”活活扼死的时刻。那时,正值中华大地翻天覆地的土地改革运动,上百万条无辜生命在那场惨烈的暴力革命中,作为革命的对像,被新政权大张旗鼓地残酷镇压了。

     茅塘边上这个卑微的生命,枉死20多年后,冥冥之中冒出一个极端的偶然,把他的头颅骨连同那枚五寸长的锈蚀铁钉从泥土里翻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的沉冤才得以昭雪。在沉冤昭雪的过程中,通过大量调查,我发现,那是个制造冤魂屈鬼的时代。那些当年被理直气壮、以“革命”和“正义”为名义屠杀的百万之众,有谁为他们平反昭雪呢?——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斯大林曾说过:杀死一个人是惨案,杀死一百万人,仅仅是个数字。

     为骷髅头主昭雪沉冤,是十分曲折,非常艰巨的。年深月久,人事沧桑,证据缺失,记忆模糊,真正要在错综复杂、千头万绪的如烟往事中正本清源,找到死者姓甚名谁,找到杀人真凶及其无法抵赖的事实经过,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当责任落在我——林南县公安局侦察科科长黄晓阳身上时,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任务有如此艰巨。

     昨天下午,随县委领导处理“骷髅头爬坡事件”后,在回县城的吉普车里,上级给我口头下达了侦察任务。回家后,一夜没有睡好,总是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刚刚进入晕晕乎乎状态,那颗骷髅头便忽地跳出在眼前,展现令人毛骨悚然黑洞洞的眼框、黑洞洞的三角形鼻塌和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我们这些侦察员,长年累月与死人打交道,绝对不会因一颗平常的骷髅头而心生畏惧。我收检过血肉横飞的断肢残腿,触摸过恶臭难闻的开棺腐尸,直面那些惨不忍睹的亡灵,一心想着找出死亡因果的蛛丝马迹,根本来不及动心思去畏惧。但是,昨夜,颅顶正中那颗五寸长的锈蚀铁钉,总是在眼前晃来晃去,时刻撩拨着我被职业训练得十分敏感的神经。铁钉仿佛在向我挑战——姓黄的,你有能耐找到狠心下毒手的那个人吗?

     不得入眠时,耳边总是传来隐隐约约的哭泣声。睁开眼睛认真谛听,万籁俱寂,没有任何哪怕是细微的声响;刚刚合上眼,哭泣声又那么清晰、真切,呜呜咽咽,如缕如丝……我被深深感动了。我之所以梦魇不断,产生幻视幻听,是因为冤魂在躁动不安,是因为良知在呼唤正义,是因为责任感在为我请缨!——多么残忍呀,是什么人,与你有多大冤仇,一定要置你于死地呢?我发誓要把这个谜底揭开!

     睡不着,脑子里便思绪万千,浮想联翩。忽然想到古时候那个“一枚钉审出二枚钉”著名的推理案件:

     一位姿色艳丽的妖娆妇人,丈夫暴卒,疑为奸情。但是,县官审案既无法确定奸夫,又撬不开妇人的嘴。于是命令仵作(旧时官府检验命案死尸的人)验尸,希望在尸体上找到突破口。仵作第一天没发现疑点,被县官臭骂了一顿;第二天施展所有本领,仔仔细细在尸体上上下下搜寻,仍然没找出破绽。县官大怒,惊堂木一拍,掼下签子,声言“若明天再找不出原因,打20大板,逐出衙门”。仵作回家闷闷不乐,茶饭不思。其妻问之,据实以告。妻子笑着说,这事不难,明天你到死尸头顶的百会穴摸一摸,看看那里有没有一枚钉子。第二天,仵作喜形于色地报告县太爷,颅顶正中头发丛里发现了一枚铁钉头,拔出来有五寸长……真相大白,这个妖娆妇人勾结奸夫杀害亲夫的命案,得以告破。破案之后,县官把仵作叫过去,仵作以为有赏。县官问,头两天你没有发现钉子,第三天又怎么那么快找出来了呢?仵作据实以告,县官便叫他妻子来“领赏”。仵作把妻子带进衙门,县官见她两只勾魂眼,一段水蛇腰,走路扭扭捏捏,掩着嘴笑流露出万种风情,便心中有数了。县官将仵作支开,当堂突审。原来这妇人在原籍,与奸夫合谋用铁钉将前夫钉死,后来案发,改名换姓逃来这里,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下嫁给仵作为妻。——这就是“一枚钉审出二枚钉”的故事。

     古语云,“十桩人命九桩奸”,古今是不是一脉相承?……我忽然产生一种强烈的预感:十之八九又是一桩勾结奸夫谋杀亲夫的案件!……很有可能,很有可能!我喃喃自语。

     第二天,我和侦察员小马,骑着自行车,一起下乡去。——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大事、小事、假公济私事,动不动就调小轿车,车子档次低了,还咕咙咕咙生气。当年有自行车骑,不用走路,就心满意足了。——我背着海鸥牌国产照相机,小马背着印了“为人民服务”红色字样的黄绿色军用挎包,包里装着皮卷尺、放大镜、铁钎、毛刷、记录手册等简单刑侦用品。

     为了保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没有在县公安局开介绍信,而是由县政府办公室开出介绍信:

     为破除封建迷信,开展社会主义教育,决定展出‘骷髅头爬坡’事件。兹有黄晓阳、马XX两同志,前来摄影,了解有关情况,请大力协助为感。

     我们骑单车直奔清泉镇,经过竹木社、铁木机械社、供销合作社,到达半边街中部清泉公社大门前。大门两旁两条巨幅大字标语,十分醒目。一条标语是:誓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另一条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为了表示“办展览”的重要性,县委领导已与公社葛社长通了电话,下达了协办的“政治任务”,并告之我们会来,要他们全力支持。见了葛社长,我立即掏出介绍信,他瞟了一眼,笑眯眯地握着我的手说:县委已经电话指示,你黄科长亲自光临,还要什么介绍信罗!

     我笑着回答,公事公办嘛。说着,把介绍信塞到他手上。——实际上,开介绍信,是用来掩饰我下乡搞侦察的真实目的。

     葛社长忙把我和小马让进他们的大办公室。那个年代,公社一级干部,多没有单独办公室,书记、社长和几位部门负责人,都挤在一间大办公室里办公。公社也没有什么单独功能的豪华接待室,遇到需要保密的谈话,还要上楼,打开招待所的空房。我们办展览是完全公开的,因此,在大办公室接待,反而显得客气、热闹些。这位就是神枪手、公安局侦察科黄科长。一进门,葛社长便向大家介绍,因为有的人,没见过我。众人都站起来迎接。

     葛社长,您别这样称呼,大家叫我小黄好了。我一边说,一边跟众人点头致意。名不虚传!焦书记与我握手后,竖起大拇指说,一点也没孱假,只一枪,骷髅头窜出几尺远,便不动了,神,真神!

     狗戴帽子碰中的,狗戴帽子碰中的。我连连谦虚答话。

     经过昨天那场震撼人心的枪击,今天大家见面,加上我又来了,话题自然脱不了“骷髅头爬坡”。焦、叶两位公社领导,还绘声绘影,逐条逐项介绍了我在现场的判断和分析。

     谈了一阵,有人问:黄科长,既然你的分析,已从几个方面证明了骷髅壳壳下面是一只爬行动物,又开什么枪罗?是不是有些小题大作?派个人下塘去,把骷髅壳壳翻转来,将活的癞蛤蟆扯出来,不就真相大白了吗?何必浪费那么多子弹,多此一举!

     这你就不明白了,我回答说,我听到郭书记夸奖叶县长,这一招非常高明。当时,我站在塘基上条分缕析之后,已做好下塘的思想准备。还有一个人,自告奋勇要下去,叶县长没有同意。事情闹得这么大,万人齐聚,满城风雨,如果处理不好,你想想,是什么样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我们县哪一次搞过规模这样大的群众集会?而且是不请自来,全场鸦雀无声,秩序井然。郭书记说,那个时候混迹于群众中看险的,大有人在。他们在暗中窥视我们共产党人有何能耐,能不能很快平息风波。看险的是什么人?阶级敌人,地、富、反、坏、右。表面上看来,只是一个骷髅头爬坡的千古奇事,实际上是一场阶级斗争,短兵相接的较量。难得这样的机会呀,叶县长看到来了武警战士,灵机一动,决定放排枪,以振声威。这个点子相当好!一个人下塘去,不声不响揭开谜底,有什么意思?这是一个难得的大舞台呀,在舞台上演出,要有声有色,要有戏剧性,渲染气氛,制造一个高潮,产生震撼人心的效果。高潮是什么呢?就是放排枪,然后我一枪把骷髅头撂翻。这样,就产生了强大的震慑力,让群众看到了惊心动魄的场面,让阶级敌人感受到人民政权的强大威力。——这种效果,哪里是几粒子弹能够换来的啊!

     大家都静声屏息地听着,我振振有词地转述完县委郭书记的话,办公室里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发出感叹:县委领导,思想境界到底不同,确实比我们高一筹。

     你是怎样想到骷髅头下面有一只爬行动物的?又有人问。

     又是狗戴帽子碰中的,我笑着回答,这里面有个故事:

     我读小学时,有蛮调皮,哪知有个同学,比我还调皮。有一天,他到学校里来,从书包里掏出一只火柴盒,从火柴盒里面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枚邮票大小的剪纸乌龟,放到课桌上,那小小的纸乌龟竟然向前爬起来。大家都感到惊奇,纸乌龟怎么能爬呢?那位同学不准我们动手,只准看,我便弯下腰去看。那同学手工艺蛮好,剪纸时,做了裙边罩着,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奥秘。逗了半天,他才将纸乌龟翻转来,大家一看,原来他把一只活苍蝇的翅膀涂上浆糊,粘在底下,只要苍蝇不死,这只纸乌龟就会不停地爬动……

     

     哈、哈、哈哈……全场一阵大笑。

     所以,今后谁家小孩调皮,搞恶作剧,大人不要打骂他们,要让他们随心所欲、尽情地玩,发挥他们天才的创造性。不是那位同学会玩,我哪能看到那个爬动的骷髅头,就一下联想到小时候看到的纸乌龟,就猜想壳壳下面有一只爬行动物呢?

     我的说词,既是玩笑话,又是实话。

     一会儿,又有一位提问,黄科长,有个问题想不通,特向你请教:那只癞蛤蟆既然能钻得进骷髅壳壳,为什么它不钻出来,非要顶着那么硬、那么重、那么碍事的壳壳爬来爬去呢?

     我回答说:你问得很好,这个问题已有了答案。癞蛤蟆不是“非要顶着壳壳”,而是没有办法,无可奈何。大家知道,癞蛤蟆冬眠,是钻到地下打个洞,在洞里睡觉。这只癞蛤蟆钻到地下时,恰巧遇到骷髅头,并发现了与躯干连接的那个较大的口子,于是,它钻了进去。骷髅壳壳内部,空间宽大,它趴在里面,舒舒服服越过一冬。本来,它还没有醒,躺在里面睡大觉。想不到前天张老三挖树蔸,把骷髅头和它一起带出来,滚到没有水的塘底。昨天温暖的太阳一晒,癞蛤蟆提前苏醒过来,想从壳壳里钻出去。虽然经过一冬,减少了一些脂肪,但它的躯体仍然太胖,比洞口大,卡住了,钻不出。当初骷髅头埋在土里,四周泥土固定着,卡得紧紧的,一动也不动,因此,癞蛤蟆可以挪动身子,左挤右挤,用力钻进去。现在骷髅头出土了,失去了固定和依托,癞蛤蟆便无法用力钻出来了,它只能把四条腿伸在空洞里,无可奈何地顶着壳壳慢慢爬。我估计,像这样大的老癞蛤蟆,是很有经验的,也许,它意识爬到有荆棘和石头的地方,将壳壳卡住,然后再钻出去;也许,它没有这样聪明,只是由动物本能驱使,在爬着,爬着。但是,塘基斜坡太陡了,它无力带着骷髅壳壳跨越这一障碍。没想到,最后挨了一枪,一命呜呼。看来,这只癞蛤蟆运气不好,倒霉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